多款新冠口服藥接連獲批,其將如何改變疫情走向?

2020年底,多款新冠疫苗在北半球的初冬寒風中上市,抗疫隧道盡頭的光似乎觸手可及,然而病毒變異和疫苗效力問題接踵而至,2021年全球仍陷在新冠疫情之中。又一個凜冬到來,新冠口服藥物的突破性進展再度帶來了新希望。

全球首款抗新冠口服藥——美國默克公司和里奇巴克生物醫藥公司聯合研發的莫那比拉韋(molnupiravir)今年11月4日在英國獲批。Ⅲ期臨床試驗中期分析數據顯示,該藥可將輕中症新冠患者住院和死亡風險降低約50%。歐洲藥品管理局19日建議,莫那比拉韋可用於治療不需要氧氣支持、有重症風險的成年人。

緊隨其後,美國製藥公司輝瑞11月5日宣布其研發的口服新冠候選藥物Paxlovid可降低89%的住院和死亡風險。該公司已於16日向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遞交申請,為Paxlovid申請緊急使用授權。

此外,《柳葉刀》雜誌10月底刊發的一份研究報告顯示,常用抗抑鬱藥氟伏沙明(fluvoxamine)也可降低新冠重症和死亡風險,但尚未被證實可廣泛用於治療新冠。

雖然口服藥被普遍視為抗擊疫情的重要突破,但它並不是疫苗的替代品。美國密歇根大學流行病學家對彭博社表示:「最終可能是藥物、疫苗和自然免疫相結合,抑制新冠的嚴重並發症,從而允許人們不採取防疫措施,正常生活。」

口服藥優勢何在?

在與新冠病毒賽跑的科技戰中,瑞德西韋、地塞米松等藥物相繼被用於治療新冠患者,大幅降低了死亡率。之後,注射單克隆抗體顯示出了立竿見影的療效,但前提是感染者可入院接受治療,並有經濟能力負擔高昂藥價——美國製藥商葛蘭素史克生產的單克隆抗體藥物每劑標價2100美元(約合人民幣13403元)。

相比之下,獲取口服新冠藥物的門檻更低。據《紐約客》報導,莫那比拉韋是一種橙色的膠囊,新冠感染者在出現癥狀的5天內開始服藥,一天服用2次、每次4粒,5天就可完成一個療程的治療。

在英國,輕症至中症新冠患者和有重症風險的人群都獲准使用莫那比拉韋,它與治療流感的藥物達菲(Tamiflu)有一些相似之處,包括功能、易用性等,但藥理機制不同。

愛丁堡納皮爾大學學者對英國廣播公司(BBC)解釋說,莫那比拉韋的藥理機制是干擾病毒的遺傳密碼,使病毒過度突變致使其無法完全複製,然後自行消失。

輝瑞研發的Paxlovid屬於蛋白酶抑製劑類,含有抗新冠病毒藥PF-07321332和低劑量的利托那韋,通過阻斷病毒繁殖所需的主蛋白酶來發揮作用。此藥一個療程也是5天,一天口服2次、每次3粒。

兩種小分子藥物均可口服,而非靜脈注射。英國藥品和健康產品管理局(MHRA)的負責人瓊·雷恩指出,這一便利性非常重要,使新冠感染者可以在醫院和醫療機構之外得到及時的治療,降低發展為重症的風險,同時減輕醫療系統的壓力。

眼下,美國政府已與輝瑞公司達成協議,預購1000萬個療程的Paxlovid,並為之支付52.9億美元(約合人民幣337億元)。這意味著一個療程藥物的價格約為529美元(約合人民幣3376元),但使用授權待批准。莫那比拉韋價格略高,每個療程的費用約為709美元(約合人民幣4525元)。

效力與安全性存疑?

口服藥成為抗疫彈藥Curry的最新裝備,但其在被寄予厚望的同時面臨諸多質疑。

默克和輝瑞提供的均為Ⅲ期臨床試驗中期分析數據,這是一項藥物試驗在經受安全檢測時判定是否繼續下去的節點。簡單來說,兩種藥物的相關實驗數據都不完整,且尚未在經同行審評的專業期刊發表。

根據默克公司提供的試驗數據,新冠感染者在出現癥狀後五天內服用莫那比拉韋,患者住院或死亡風險可降低50%,但默克公司沒有提供發病三天內服藥的數據。輝瑞的試驗數據也僅來自於患者感染三天內的檢測結果。

加拿大麥克馬斯特大學研究員愛德華·米爾斯(Edward Mills)稱上述製藥商提供的試驗數據似是而非,他在接受美媒《連線》採訪時說:「沒有正常人會設計一個感染三天內服藥療效的試驗。」現實情況是,一般人感染新冠的前幾天只是感到不適,然後去就診並接受檢測,整個過程往往超過3天。

據《紐約時報》報導,從目前的試驗可知,新冠口服藥治療必須在患者出現癥狀的最初幾天內開展。專家預測,這在難以獲得可靠醫療服務的國家將非常困難。假使服藥時間推遲,療效將打折扣。不過,也有醫學專家認為可以藉機推動防疫轉型,人們一旦出現呼吸道癥狀就立即自行檢測,以加快恢復生活常態。

至於藥物的安全性,輝瑞公司和默克公司都表示,服用新藥的患者沒有死亡報告,副作用大多輕微,與接受安慰劑的患者觀察到的副作用相當。 

由於莫那比拉韋通過破壞新冠病毒複製RNA的方式起作用,令人擔心藥物可能會對人類DNA或RNA產生類似影響。《紐約客》21日報導稱,最近的一項研究表明,高劑量和長時間服用莫那比拉韋,可能導致機體正常細胞發生基因突變。

對此,英國生物化學家德里克·洛(Derek Lowe)在《科學》雜誌發表的一篇文章中指出,上述發現可能並不能適用於新冠患者用藥的實際情況,因為那一項試驗是在細胞中進行的,而不是活的動物或人類。實際上,倘若細胞暴露於藥物中超過一個月,即使在最高劑量下,也比短暫暴露在紫外線下產生的突變要少。

分配規則有何改變?

世衛組織公佈的數據顯示,截至10月28日,全非洲只有約7700萬人,即6%的人口完成了新冠疫苗接種,而全球70%以上的富裕國家已達成了為40%以上的人口完成新冠疫苗接種的目標。

在疫苗接種率最高的一些國家繼續儲備更多疫苗時,低收入國家仍在等待疫苗。新冠口服藥的到來會否重蹈疫苗鴻溝的覆轍?

輝瑞公司11月16日發佈聲明稱,同聯合國支持的藥品專利聯盟(Medicines Patent Pool/MPP)簽署協議,將向合格的仿製藥製造商授予次級許可,允許仿製藥生產商向95個中低收入國家供應其抗新冠口服藥。協議中的95個國家涵蓋了世界約53%的人口。

默克公司此前也簽署類似協議,允許105個較貧窮國家廉價生產和銷售莫那比拉韋。聯合國新聞網站報導稱,允許生產新冠仿製藥的許可,是有助於確保抗疫最新工具在全球範圍均可用的重要第一步。

MPP執行董事查爾斯·戈爾(Charles Gore)對美媒表示,全球仍有大部分地方難以獲取疫苗,新冠口服藥相對便宜、使用便利,「它們正在改變遊戲規則。」

當兩家公司的藥物都可以作為非專利藥使用時,醫生們就有可能將這兩種藥物結合起來作為一種治療手段。然而,不幸的是,一些遭受疫情嚴重打擊的國家被排除在兩家公司的協議之外。

《紐約時報》16日稱,儘管默克和輝瑞的協議覆蓋了百余個國家,但巴西、古巴、伊拉克、利比亞、牙買加等國家均被排除在外,而這些國家仍在遭受疫情打擊,它們不得不以高價跨境採購新冠口服藥,供應量堪憂。

實際上,兩種口服藥在獲得監管機構的批准之前就已經開始生產。輝瑞公司計劃在2022年提供5000萬個療程的藥物。默克公司計劃在今年年底前完成1000萬療程的藥物的生產。報導稱,科學家們正在思考的是,當這些藥物被大規模應用時,新冠病毒會發生什麼反應,人們是否又多了一個藉口逃避疫苗接種。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