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散夥「全職太太」補償金怎麼算

原標題:婚姻散夥「全職太太」補償金怎麼算 來源:法治日報

婚姻散夥「全職太太」補償金怎麼算

記者調查浙江法院離婚經濟補償適用情況

職場上,你在公司的價值與薪資直接挂鉤。不管是高管、經理還是月嫂、服務員,職業不分貴賤,薪資一目了然。然而有一類人,他們的「工作」是圍著灶台轉、一心撲在「帶娃」上,當婚姻走到盡頭,他們的權益如何保障?

於今年1月1日實施的民法典提出了針對這類人群的「離婚經濟補償」概念,讓以家務勞動為主的群體看到了自我價值體現的曙光。

民法典實施以來,司法實踐中,離婚經濟補償相關法條的適用情況如何,經濟補償金額如何確定?帶著這些問題,《法治日報》記者在浙江省部分法院展開調查。

經濟補償保護權益

現實案件佔比較低

嘉興市的董先生與趙女士均系二婚,二人經人介紹相識並於2009年登記結婚。婚後趙女士辭去工作,在家專心操持家務,並料理農活,董先生則負責種菜賣菜,二人以種菜養殖收入為生。後來,趙女士生病住院,基本失去生活自理能力。因趙女士生活照料等原因,雙方家庭產生矛盾,二人感情逐漸破裂。今年6月8日,董先生向嘉興市南湖區人民法院起訴要求與趙女士離婚,趙女士同意離婚,同時表示自己在雙方共同生活期間對家務付出較多,要求董先生支付經濟補償金。

法院經審理認為,趙女士與董先生結婚後,趙女士的主要精力用於操持家務及料理農活,而二人家庭經營取得的收入則主要由董先生掌管,趙女士對家務付出較多,貢獻較大,而經濟地位較弱。考慮到趙女士在夫妻關係存續期間的經濟地位、對家務的貢獻、目前的身體狀況及董先生的負擔能力,法院酌情確定董先生支付趙女士經濟補償金2萬元。

法院作出判決的主要依據正是民法典第1088條:夫妻一方因撫育子女、照料老年人、協助另一方工作等負擔較多義務的,離婚時有權向另一方請求補償,另一方應當給予補償。具體辦法由雙方協議;協議不成的,由人民法院判決。

承辦該案的法官范春郁認為,家務勞動這種在社會經濟運行中表現不明顯、存在感低、沒有薪酬的勞動方式,創造的經濟價值實則不容忽視,對社會再生產具有重要的意義。家務勞動價值應當得到尊重,有必要為夫妻中負擔較多家庭義務的一方提供離婚經濟補償。

民法典取消了離婚經濟補償只在約定財產制下適用的規定,將經濟補償範圍擴大到法定財產制和約定財產制同樣適用,該規定加大了對家務勞動付出較多一方的保護,體現了對家務勞動價值的肯定以及對經濟弱勢一方的保護。

記者調查發現,目前僅部分法院有適用民法典關於「離婚經濟補償」法條的案件,佔比不高,比較常見的情形為「全職太太」離婚時主張家務補償。比如,2021年1月至10月景寧畲族自治縣人民法院受理離婚糾紛172件,其中要求經濟補償的案件數7件,僅佔比0.4%。具體情形包括生活困難需經濟幫助、身體疾病需看病就醫、撫育子女承擔家庭義務較多等。

綜合考量確定金額

並非按照市場價格

2014年9月,衢州市的陳先生和金女士結婚,婚後先後生育了兩個孩子。為照顧孩子,金女士作為「全職太太」照顧孩子,並包攬了大量的家務活。之後,陳先生和金女士因生活瑣事產生矛盾,夫妻關係不斷惡化。陳先生三次離婚上訴後,金女士同意離婚。她提出,自己一直照顧孩子、料理家務,沒有固定收入,身體也因生育變差,要求陳先生進行經濟補償。

因兩人沒有其他財產糾紛,經過調解,金女士最終同意兩個孩子由陳先生撫養,陳先生則同意給予金女士8萬元的家務勞動補償,並當場全額支付了補償款。

「調解中,女方一開始要求補償20萬元,男方表示補償可以,但是20萬元對於農村家庭來說太高了。」衢州市柯城區人民法院航埠人民法庭副庭長葉柳娟說。她認為,在談補償金額時,主要考慮當事人承擔家庭家務的強度、時長、是否完全脫離工作崗位、支付方的經濟能力、雙方對離婚是否有過錯、當地一般的生活水平等。

實踐中,由於標準模糊,法院最終判決不一定能達到當事人的要求,一般會就當事人主張的金額打折扣。同時,葉柳娟也認為:「家務補償目的是讓全社會認可家庭主婦的付出,不能完全按照做家務的市場價格來計算。」

在寧波市北侖區人民法院判處的一起離婚案件中,由於丈夫與他人重婚並育有兩子,離婚時妻子要求經濟補償與損害賠償共計35萬元。北侖法院對該案作出判決,酌情判定丈夫給予妻子補償15萬元、賠償5萬元,寧波中院二審維持原判。

如果單純用時間和金錢算一筆賬:妻子2006年生下雙胞胎女兒後,孩子的撫養與家庭開支均由女方負擔,15年時光,15萬元補償,一年一萬,一個月不到85元的補償。這樣看,補償金額令人唏噓,但事實上,15萬元並非等價於女方家務勞動的全部價值。

北侖法院法官張新榮告訴記者,家庭事務遍布生活的方方面面,無法通過市場價值直接衡量。法律規定,享有離婚經濟補償請求權的一方必須是付出義務較多的一方,「義務」包括了撫育子女、照料老年人、協助另一方工作等。這一個「等」字,賦予了法院自由裁量的空間,判斷一方是否承擔了較多義務,應結合一方在家庭義務上付出的時間成本、精力成本以及獲得的效益等多方面因素,綜合進行衡量。

司法實踐難點頻頻

詳盡調查破解難題

家務勞動不同於一般的社會勞動,具有封閉性,往往是家庭內部的事情,外人很難知曉這其中究竟誰的貢獻更大。即使是從事了更多的家務勞動,當事人也不會刻意保留相關證據,因此在訴訟中很難舉出證據證明自己付出了更多的勞動,這為法院審理案件帶來了很大的挑戰。

記者在調查中發現,除了舉證難,實踐中法官審理此類案件還面臨不少難點,比如補償金額確定難、「義務」如何界定、補償金給付方式和期限不確定等問題。

無論是婚姻法還是民法典,都沒有對具體的補償數額標準作出規定。在司法實踐中,應該如何界定「一方付出了較多義務」中的「較多」?確定補償金額時應當考慮哪些因素?在家務勞動中,付出勞動一方犧牲了時間和精力,投入了巨大的情感,這些無形的價值應當如何用實物來衡量?

同時,離婚經濟補償究竟是現金給付、實物給付還是其他形式的給付,究竟是一次性給付、分期給付還是一定期限內給付,法律也沒有明確規定。

司法實踐中如何解決這些問題,關係到這一制度能否真正發揮其應有的價值。如果僅由法官自由裁量,極易導致同案不同判,不利於社會關係的穩定,甚至損害司法權威。

葉柳娟談到實踐中在確定補償數額標準時,根據權利與義務相一致原則,法官們往往考慮的因素多為:夫妻關係存續時間的長短、是否生育子女及子女數量、離婚後子女隨哪方共同生活、離婚後雙方各自的謀生能力等。特別是在夫妻共同財產制的情況下,離婚經濟補償的數額,應綜合共同財產分割的情況來判斷,如果法院在對夫妻共同財產進行具體分割處理時已經考慮了承擔家務較多一方的利益,在判決離婚經濟補償數額時則可以酌情減少。

記者在採訪中發現,辦案法官們對於此類案件難點的破解方法,均提到了辦案時要儘可能在作出裁判前開展詳盡核查,在查明事實的基礎上,儘可能確定一個雙方較能接受的補償金額。同時還要加強訴前、訴中調解和釋法明理,儘可能化解雙方不滿情緒,達到服判息訟的效果。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