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苛責那些沒有勝算的撤退

原標題:不要苛責那些沒有勝算的撤退

    有一種情形,能讓痛苦變得更加痛苦,叫做「眼睜睜」——眼睜睜看著親人逝去,眼睜睜放任敵人肆虐……它始於不甘,終於無力。上周末,一些網民就共同經歷了這種情形。

    11月20日,大白天的,北京西城區鑄鐘廠公交站旁,一個男人開始毆打一個女人。

    女人倒地、翻滾、試圖爬起來,又被男人掄起長棍反覆抽打。有人見狀上前勸阻,男人則繼續追打。

    在路人拍下的視頻中,男人邊施暴邊瘋狂叫罵,棍子落在女人身上,砰砰作響。

    此情此聲,見之憤怒,聞之恐怖,事件後續進展更引爆網友情緒。路人報警,男女二人被帶到派出所,查系夫妻口角,女人「無大礙」「不追究」,男人挨批評、受教育,完事。

    事兒是真的,當地街道辦工作人員還接受了媒體採訪,說這二人原是開車出來逛的,妻子導錯了航引發衝突。

    「有本事你打導航啊?!」有網友怒道。

    我理解那種滋味,面前有人施暴,一拳一腳看得真切,可也只能「眼睜睜」地,沒法攔住,也沒法懲處。寄望于執法者,結果更沒能讓人「出口惡氣」。

    挨打的女人像一把裁紙刀,劃破了人們的記憶盒子。那裡有辛勤勞作卻總被父親埋怨的母親,有婚姻里憂傷驚懼的姐姐,有對韓國「素媛案」兇手獲釋的極度不滿,也有對章瑩穎案兇手死刑未至的意難平——法律該如何保護她們?

    有人說,首都大街上「持械傷人」,教育一下就算了,還有沒有王法了?

    那就先往嚴重了說,聊聊我國刑法。和這件事最接近的是第二百三十四條「故意傷害罪」:故意非法傷害他人身體並達到一定的嚴重程度(致人重傷的,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別殘忍手段致人重傷造成嚴重殘疾的),應受刑法處罰的犯罪行為。

    看視頻,那男人行動自如,棍棍到肉,是不是「故意」的,毫無疑問。但令人慶幸又讓人無奈的是,派出所表示被打女性「身體無礙」。

    這就要另當別論了。司法實踐中,從故意傷害罪的構成要件來看,損害他人身體的行為必須已造成了他人人身一定程度的損害,才能構成此罪。與此同時,還要重點把握「故意傷害」和「一般毆打」的區別。

    司法解釋很複雜,但其實不難理解。前者是明知傷害後果嚴重,就是奔著那個後果去的,也造成了後果;後者是類似給我點顏色看看。

    當然,施暴這件事,絕不能單看結果。一棍子下去,誰能說清楚施暴者是只想讓我疼還是就想讓我死。在這件事中,「身體無礙」,是一定沒法以「故意傷害」論處的。我真心相信派出所認定的「無礙」是真的無礙,更何況,妻子諒解,就意味著她幾乎不可能配合公安機關進行傷情鑒定。刑法還有針對家庭成員的「虐待罪」,但因為不了解那對夫妻的日常,無從談起。

    那麼,「一般毆打」就可以算了嗎?必須不可以啊。

    治安管理處罰法第四十三條規定,毆打他人的,或者故意傷害他人身體的,處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並處200元以上500元以下罰款;情節較輕的,處5日以下拘留或者500元以下罰款。這條還有一個細則,意味著更高額度的罰款和更長的拘留時間,那就是毆打14歲以下未成年人、孕婦、殘疾人或老人。

    看視頻,那對夫妻不年輕了,如果妻子超過60歲,打人的丈夫依法應被從重處罰。

    然而,治安管理處罰法同樣規定了減輕處罰或者不予處罰的情形,其中就包括「情節特別輕微」和「取得被侵害人諒解」。

    我清楚地記得,在所有針對這件事的新聞報道里,都提到了妻子的那句「不追究」。非公訴案,沒有傷,沒有嚴重後果,甚至沒有人說「他要負責」……那麼派出所依法執法,何過之有呢?罵基層執法者,實在毫無來由。

    網路怒火的另一條燃燒之路,是衝著挨打的妻子去的。一些轉發相關事件、視頻的微博下方,收穫點贊最多的評論包括「活該」「誰叫你不反抗」「打死你再想著起訴吧」。

    我明白,這些難聽話里其實善意更多,因為哀其不幸、怒其不爭。人們期待看到弱者絕地反擊、一往無前的戲碼,就像喜歡看甄嬛黑化,底層逆襲。更有人憂心忡忡,「原諒暴力,不是高尚,而是放任和助長」。

    然而更觸動我的則是另一條評論里的追問:「(被打妻子)是不想追究,還是不敢追究?」

    就最通常的情況而言,沒有人願意被當街摁倒在地,被辱罵、毆打,就算是被陌生人不小心踩了腳,也會期待一句「對不起」。想象那些在遭遇數次家暴后說著「最後原諒你一次」的妻子、丈夫或孩子,會有一種椎心的難過。

    「不追究」的背後,往往有著極為複雜的原因。婚姻、家庭,既是法律共同體,更實際的層面,它是生活共同體、利益共同體、風險共同體。在大量家暴案的沉默之中,有人懼怕報警后暴力升級,有人擔心分手後生活無著,有人不想「家醜外揚」,有人顧念「舊時恩義」。

    當我們看見一個打妻子的丈夫,往往會馬上將夫妻二人切割開來,分為施暴者與受害者,這種兩分法下,後者不對前者追責顯得毫無道理。須知,他們可能還是父親與母親,任何一方有了「刑事處罰」「犯罪記錄」,都可能影響孩子的前程,比如無法通過參軍或考公務員的政審環節。在現有的環境下,我們可以要求一個孩子「為母親的幸福去妥協」,但如何責備一個母親「為孩子的幸福去妥協」?比起「懦弱」,悲哀和無奈顯然更多。

    「孩子也是無辜的!」我當然認同,而且我知道,發出這樣感慨的網友,和支持對家暴零容忍的是同一批善良、懂法、講道理的網友。正因如此,才不要只警惕血壓高,看不到體重大,「眼睜睜」地見證一個具體的痛苦,卻沒有「眼睜睜」地看到是什麼樣的環境滋生了痛苦。

    千萬不要誤會,我不是在鼓吹「為了孩子」「息事寧人」「家和萬事興」,打人的要是我爹,別說讓我娘跟他分手,我自己也不會再認他當爹。可嘆我爹嬌慣了我娘一輩子,沒給我證明自己三觀的機會。我只是覺得,當我們看見有人流著眼淚說滿意、舔著傷口去原諒時,能少一點苛求。

    永遠支持那些勇敢的反抗者,永遠理解那些沒有勝算的撤退。更重要的是,我們要永遠努力,為不妥協營造更好的環境。

秦珍子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1年11月24日 05 版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