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抗擊新冠疫情需要有長期思維

原標題:全球抗擊新冠疫情需要有長期思維

  從最新諾Bell獎得主到東京奧運會上「超級變變變」節目的表演者,從阿富汗女足隊首任隊長到「9·11」倖存者,新京報國際新聞欄目「外事」一直以來致力於直達核心事件和人物,將世界的聲音傳達給讀者。

  近期,新京報國際新聞推出《地球連線》欄目,我們從幸福大街37號連線全球。在這裏,沒有時差,記錄來自世界不同角落的故事。

  「歐洲再次成為全球新冠疫情的『震中』。」世界衛生組織表示。持續惡化的疫情讓歐洲多國重新收緊防疫措施。當地時間11月22日,奧地利正式「封城」。荷蘭也從13日起施行為期三周的限制措施。

  11月19日晚,新京報記者連線國際著名病毒學家彼得·皮奧特(Peter Piot),聚焦歐洲疫情與全球抗疫等問題進行探討。

  1976年,皮奧特與同事共同發現了埃博拉病毒。1995年至2008年,他領導了聯合國愛滋病聯合項目。2020年5月,皮奧特擔任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的特別顧問,負責處理與新冠疫情相關的事務。皮奧特認為,不應孤立地看待新冠病毒,人們同樣可以借鑒抗擊其他傳染性病毒的經驗。

  借鑒經驗,抗擊疫情「時不我待」

  《地球連線》:1976年,你和同事發現了埃博拉病毒。在應對埃博拉病毒的過程中,有哪些經驗可以為應對新冠疫情提供借鑒?

  彼得·皮奧特:所有新病毒都是突然出現,我們首先要去認識病毒。如果我們對病毒一無所知,又何談應對?由此,擁有一套能檢測初期新病毒的良好運作系統就顯得十分必要。

  其次,需要及早行動並分享信息。另外,還需要對創新研究進行投資。

  最後,國際合作也非常必要。病毒沒有國界,它們不需要「護照」和「簽證」,可以像野火一樣迅速蔓延。因此,我們需要彼此交流,應該像共同合作應對氣候變化一樣,共同應對大流行病。

  《地球連線》:在你看來,人類應對病毒的過程中,最大的挑戰是什麼?

  彼得·皮奧特:一方面的挑戰在於研發疫苗、藥物的速度。這需要大量的投資和各國之間強而有力的合作。另一方面的挑戰是儘早行動。我曾寫過一本關於發現埃博拉病毒的回憶錄,標題就是「時不我待」(No time to lose),如果我們可以儘早把病毒扼殺在搖籃之中,阻止其進一步蔓延發展,就能防止更多病例出現。

  《地球連線》:去年,你曾被診斷出感染新冠病毒。此次經歷如何影響了你對新冠病毒的看法?

  彼得·皮奧特:我在2020年3月感染了新冠病毒。比利時有句俗話,意思大致是如果你親身經歷了什麼事,那麼你不僅是理論專家,還是經驗專家。

  這次經歷的確改變了我的觀點。像我此前所說,這是一場關於人類的戰鬥。而歐洲更多談的是統計數據和醫療服務,對人類本身談的卻不多。我公開談論病情,也是因為在疫情初期,人們對新冠病毒的了解有限,而感染新冠病毒也比人們想像的複雜得多。

  應推動疫苗接種並加強全球合作

  《地球連線》:疫苗已經推出近一年,相比於一年前,如何看待全球疫情局面?

  彼得·皮奧特:好消息是在中國、美國以及歐洲國家中,已經有大量的民眾接種了疫苗。即便歐洲再次成為新冠疫情的「震中」,正是由於接種疫苗的人越來越多,才有越來越少的人死亡或接受重症監護。

  但問題在於疫苗生產數量並不夠,在世界上其他國家,還有許多人沒有接種疫苗。非洲地區的接種率很低,這些人的處境依舊非常危險。只要病毒還在世界某些地方傳播,就沒有哪個國家是安全的。

  《地球連線》:你如何看待全球共同抗疫的效果?全球合作存在哪些不足,應如何改進?

  彼得·皮奧特:在抗擊新冠疫情的過程中,世界衛生組織展現了其領導能力,推動了許多全球性合作。積極的一面在於,中國科學家很早就與世界分享了病毒序列,這一步非常重要。

  但全球合作還遠遠不夠。在歐洲,最初還有一些國家禁止出口防護裝備。歐盟有27個國家,是一個綜合的經濟體。一個國家開始關閉邊界,也會影響到其他國家。我們正在進入抗擊疫情的新階段,因此需要更全面的合作。

  《地球連線》:除疫苗外,近期新冠口服藥的好消息不斷,英國成為全球第一個批准新冠口服藥的國家。新冠口服藥的出現會帶來哪些改變?

  彼得·皮奧特:除疫苗外,我們還需要佩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以及研發新冠藥物。例如已經接觸過新冠病毒的人、老年人以及免疫系統受到抑制的人,他們真的需要藥物,新冠口服藥物使用起來也更加方便。我們不僅要保證藥物有效,也要保證民眾負擔得起,這同樣離不開全球合作。

  《地球連線》:你如何看待全球疫情未來的發展?

  彼得·皮奧特:新冠疫情已經持續了將近2年的時間,目前看來疫情短期內不會立馬消失。我們可能會遇到像流感一樣的情況,每年冬季的病例會有所上升,但由於接種疫苗、戴口罩等其他措施,感染病例、重症病例以及死亡病例都會越來越少。

  因此,我們需要有長期思維,經濟發展和民眾生活都受新冠疫情影響的情況下,我們要為整個社會找到應對疫情的最佳方式。

  多重因素共同導致歐洲新一波疫情

  《地球連線》:近期,歐洲又成為了全球新冠疫情的「震中」,歐洲新一波疫情背後的原因是什麼?

  彼得·皮奧特:多重因素共同導致了歐洲新一波疫情。首先,歐洲多國進入冬季,人們在室內聚集增加了感染風險。其次,今年夏天,感染病例的下降也讓人們放鬆了警惕。另外,我認為疫苗保護民眾免受感染的有效性也在慢慢下降。像我一樣的老年人,我們是在年初的時候接種疫苗,所以現在需要再打加強針。部分歐洲民眾對疫苗一直很猶豫,如何說服民眾接種疫苗是歐洲目前最大的挑戰之一。

  目前許多歐洲國家已經開始採取措施,要求民眾佩戴口罩、限制人群聚集以及加快推進疫苗接種。

  《地球連線》:世界衛生組織認為,歐洲的新一波疫情對於全世界是一個警告。其他國家應從歐洲新一波疫情中意識到什麼?

  彼得·皮奧特:在歐洲發生的新一波疫情在其他地方也都有可能發生。我認為,這意味著放鬆防疫措施要尤為小心,不僅需要加快推進疫苗接種,還要儘可能給中老年人提供加強針。歐洲的疫情也說明,短期內想要完全消滅疫情幾乎不太可能。因此我們需要思考如何在此情況下讓社會依舊正常運轉,同時最大程度避免疫情帶來的危害。

  《地球連線》:你曾說道,「我們很可能進入了一個大流行時代」,我們為下一次大流行做好準備了嗎?

  彼得·皮奧特:回首過去10年,的確有越來越多的大流行病,新冠疫情顯然是其中最嚴重的一次。因此,為下一次大流行病做好準備就十分重要。我們可以從以往的經驗中學習,例如2003年SARS疫情暴發時,我們採取了許多措施,這些措施在應對新冠疫情時同樣有效。例如,中國有實驗室網路和公共衛生預警監測系統,這些措施應該在全球範圍內得到強化。這樣就能在早期進行疫情監測,當有新病毒出現的時候,我們就能及早行動。

  另外,社會全體也需要做好準備。例如,社會應該做好(疫情)演習,看看人們是否做好了準備,醫院是否有足夠的床位,如何隔離病例。除消除貧困、清潔空氣以及應對氣候變化外,為下一場大流行做好準備也應該是各國的重要議題。

  新京報記者 欒若曦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