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發地:成都雙流 目的地:東南亞 空、鐵、公、海「強強聯手」的多樣化物流解決方案

原標題:始發地:成都雙流 目的地:東南亞 空、鐵、公、海「強強聯手」的多樣化物流解決方案

2021年11月23日,從成都雙流空鐵國際聯運港(以下簡稱聯運港)首次始發經欽州港再到東南亞的海鐵聯運班列。此次運輸共計15個40尺櫃,品名為西藥。

始發地:成都雙流。目的地:東南亞。

「這趟班列的開行標誌著,聯運港實現了國際航空航線、鐵路國際班列網路,海運國際航線三者的有機融合,實現了『空鐵公海』的多式聯運體系的完善。」 成都空港現代服務業發展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鄭雙莉說,聯運港將為外向型企業提供多樣化物流解決方案。

空、鐵、公、海「強強聯手」,能產生怎樣的火花?「聯運」並非新生事物,成都雙流空鐵國際聯運港的特別與創新之處在哪?

提質增效

經濟成本減少三分之一

時間成本縮短四分之三

該批貨物來自於成都某製藥企業。貨物從雙流出發,通過鐵路運輸至欽州港,再通過海運至菲律賓。全程運輸時間5-7天。

「以前,我們常採用汽車運輸到瀘州或宜賓,通過江運至上海,再出海送抵目的地。」 成都捷盛通物流有限公司業務部經理劉姣告訴記者,從成都江運至上海,豐水期需要8-10天,枯水期則需半個月的時間。現在從成都到欽州港,貨運班列只需要3-4天運輸時間,就可以出海,大大節省了時間成本。

雙流出發,經欽州港至東南亞的海鐵聯運通道,實現了空、鐵、海高效集散。劉姣認為,就這批貨物而言,經濟成本較原來減少了三分之一。時間成本是原來的四分之一。

該企業主要的物流運輸方式為:高附加值的製劑產品依託航空貨運出口,而相對附加值較低的產品迫切需要時間和成本兼顧的解決方案。在此背景下,成都雙流空鐵國際聯運港為其「量身定做」設計了鐵海聯運的運輸方式。

需求漸漲

空、鐵、公、海「聯手」

提供了多樣化物流解決方案

這不是聯運港的第一條多式聯運通道。

9月27日,滿載著15櫃跨境電商產品,首趟由聯運港始發的貨運班列,經雲南昆明和磨憨口岸,通過空鐵公多式聯運駛向寮國萬象。2個月後,同樣是在聯運港始發,目的地變成了菲律賓。經由的出境口岸也由雲南磨憨變成了廣西欽州港。

以成都到曼谷貨運為例,空運可能需要2天,海運需要15天,卡車需要7天,鐵路需要5-7天。從經濟成本上考慮,鐵路成本比海運高一點,比卡車低,但比空運低非常多。

據港中旅華貿物流有限公司鐵路中心副總經理夏思思觀察,前幾年跨境電商主要採用航空運輸。這幾年,跨境電商對物流多樣性的需求越來越強烈。「我們收購了幾家跨境電商,感受非常明顯。」夏思思說,受成本壓力,跨境電商對鐵路運輸的需求漸漲。

雙流空鐵國際聯運港為企業提供了多樣化物流解決方案。

夏思思認為,企業可利用聯運港按需求對物資進行區別運輸。例如,企業的產成品價值很高,可以走空運。其零部件和原材料附加值不高,對價格敏感,且對時效性要求不高,則可以選擇鐵路運輸。

搶先布局

搶抓RECP機遇

聚焦「南向」通道輻射東盟市場

空鐵聯運,並不是一個新概念。雙流「空鐵國際聯運港」的創新在於突出了南向通道。

「我們把航空資源與西區陸海新通道精密聯繫在一起。」鄭雙莉告訴記者,在參與建設西區陸海新通道的國內城市中,成都雙流首創實現了空鐵的無縫銜接和聯運。在這個領域,雙流進入了全國第一梯隊。

在目前發佈的三條通道中,包括了自雙流國際多式聯運港始發,經憑祥、磨憨、欽州港口岸南向進出境的3條西區陸海新通道。這也是全國首個「航空+」西區陸海新通道。

為何聚焦東盟?一組數據可以說明:今年上半年,成都貨物貿易進出口總值3679.5億元,其中對東盟進出口735.8億,佔比20%。東盟已經成為成都第三大貿易夥伴,僅次於美國與歐盟。南亞、東南亞擁有23億人口的巨大市場,能拓展四川開放型經濟發展新空間。

與此同時,根據RCEP保管機構東盟秘書處發佈通知,宣布汶萊、柬埔寨、寮國、新加坡、泰國、越南等6個東盟成員國和中國、日本、紐西蘭、澳大利亞等4個非東盟成員國已向東盟秘書長正式提交核准書,達到協定生效門檻。根據協定規定,RCEP將於2022年1月1日對上述十國開始生效。

「在RECP即將生效的情況下,通過欽州港可以構建出輻射整個東盟的直達海鐵聯運通道,為雙流企業和東盟生產製造企業之間的互動提供有力保障,」鄭雙莉說,東盟的合作潛能巨大,雙流進行了搶先重大布局。

當前,雙流主動融入「兩場一體」格局,正以「功能區+生態圈」思維,重塑空港城市空間結構,積極推動雙流機場客貨並舉轉型。國際聯運港是雙流主動融入雙循環,構建國際泛歐泛亞國際大通道的重要著力點。

更優選擇

不僅提供集散服務

還能降低碳排放

西南交大博士、四川中智投資諮詢有限公司總經理楊飛楊認為,對於中國內陸城市來說,能在一個區域內形成多種運輸方式,搭建起一個立體化的對外通道,同時又具備集散功能,這在全國都是屈指可數。

空鐵國際聯運港始選址雙流綜合保稅區。張姣雲認為,這個選址優勢很大,能為南來北往的貨物,提供一個多式聯運的集散中心。

舉例來說,一批貨物從瀋陽空運到雙流,準備運往東盟國家。為保證10天的供應鏈時效,其第一程選擇了最快的空運,第二程選擇經濟適用的鐵路。但是這一批貨物量不足以供應整櫃或整趟列車,它就需要一個集散中心,進行貨物裝箱。空鐵國際聯運港始提供了這樣的服務。

對於雙流本地的眾多外向型企業,無疑是近水樓台享受到便利。實際上,憑藉空鐵國際聯運港,雙流已經成為中國與東盟之間的物流樞紐,成為了連接貨物的集散地。

另一方面,從「碳排放」的角度來看,「公轉鐵」每1億噸公里貨運量約能減排7500噸二氧化碳、80噸氮氧化物、4噸顆粒物。通過空港國際聯運港,將現有長距離公路運輸貨物轉向鐵路運輸,可以使鐵路的綠色環保、節能高效等顯著優勢得到有效發揮,從源頭上降低溫室氣體的排放。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