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愛心,是一顆心喚起一片心

寒冷的冬天,人渴求溫暖的本能,總比以往更強烈。這種溫暖,有物理意義上的多穿衣、多喝熱水,也包括心理和情感上的,容易被一些「暖聞」感動。

今天,就有兩則這樣的新聞。一個是一位化名「順其自然」的捐贈者,最近又向寧波市慈善總會捐款105萬元。說「又」,是因為Ta從1999年起持續捐款,已有23年,累計金額1363萬元。

另一個是,福建石獅市湖濱街道曾坑社區金曾一路上有一家「永恆陽光饅頭店」,老闆在10年多的時間里,免費送出超300萬個饅頭。

「一個人做一件好事不難,難的是做一輩子好事」,很多人如此評價。十幾二十多年,於人的一生,當然算不上「一輩子」,但故事中的兩位主人公,確實受之無愧。這既是因為,他們做到的事,已屬難得;也因為,他們的愛心之舉,還在延續,與生命同步。

兩人有個共同點:始終不肯透露自己的真實姓名。「順其自然」是男是女,至今沒人知曉,他還特意將匯款地址的門牌號寫成空號。免費送饅頭的店老闆,只說自己是姓吳,湖南人。這說明,他們在捐款時,從沒有想過得到任何回報。雖然古語說「施恩圖報非君子」,但現代人顯然不這麼認為。特別是作為受益方時,我們更認同「滴水之恩,湧泉相報」。這樣一看,兩人的行為,頗有點傳統文化中的「俠士」韻味。

人們也難免好奇:到底是什麼,促使兩人堅持了這麼長時間的愛心舉動?

吳老闆的心跡很清晰:大學畢業後,他經歷過一段拮据的生活,萌生了賺到人生第一桶金後,開店向困難人群免費送饅頭的想法。後來他收入頗豐,就付諸了行動。這個歷程的動人之處,在於不管「窮」或「達」,他都想到了「回饋社會」,而這種「回饋」,並不是基於某次具體受助後的愛心接力,而是個體之於社會的某種抽象的責任感。尤其是,自己處於低處時,還能想到幫助別人。這種境界,論心論跡,都是大寫的「高尚」。

「順其自然」因為到位的信息保密,我們無從得知Ta的心理。不過,我曾遇到過一個類似的案例,或許能給大家的好奇之心打開一點思路。

那是很多年前,我在報社做記者。有一次,我寫了篇一名白血病兒童急需醫藥費的報導。第二天,有人通過報社熱線聯繫到我,讓提供患兒家長的銀行卡號,說要匯款2萬元。這讓我很興奮,因為這樣的求救新聞,多數情況下是沒迴音的。我聯繫家長,要到卡號,再回復給他。下午,家長收到了錢,讓我代謝對方。沒想到,他說以後你們再報導需要幫助的人,你可以直接聯繫我,我怕我沒看到新聞,錯過了。後來,他果然給我們報導過的十幾名求救人捐款,從幾萬到10萬元不等,加起來有100多萬元。

出於職業習慣,我多次在電話裡表達想採訪他的願望,都被他彬彬有禮地回絕了:這沒什麼,我只是做了自己該做又能做的。我也沒什麼故事,不值得報導。而且,他明確否認自己被別人幫助過。

當然,我有辦法打探到他的身份,但還是放棄了。我承認,我有讓他繼續幫助更多人的考慮,但更多的,還是想尊重他以自己舒服的方式奉獻愛心。

或許就是這樣,有人慷慨解囊幫助他人,是因為自己受過幫助,想將這份溫暖傳遞下去,有人純粹是因為與生俱來的善良與愛,有人兩者都有。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釋放的善意,溫暖了一個個具體的人,也引導了社會整體向善向美。「順其自然」帶動5000人次捐款超5000萬元,吳老闆收到過63萬左右的社會捐款。

愛心,從來不只是一個人傳給另一個人,它還是一顆心喚起一片心。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