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獲得國企加持后,這家銀行距離「一流城商行」還有多遠?

原標題:連續獲得國企加持後,這家銀行距離「一流城商行」還有多遠?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家俊輝  廣州報導

短短一個月之內,廣東南粵銀行「大動作」不斷。

11月23日,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獲悉,廣東粵財投資控股有限公司(下稱「粵財控股」)日前作為戰略投資者入股廣東南粵銀行,並將成為該行主要股東。

而在此前10月末,南粵銀行已與另一家廣東省屬大型國企——廣東粵海控股集團達成全面戰略合作。 

連續獲省屬國企加持

公開資料顯示,南粵銀行成立於1998年1月,前身是由六家湛江市城市信用社組建而成的湛江市商業銀行,註冊資本78.77億元,資產規模現已超2000億元。目前下轄湛江總行營業部、湛江直屬支行及廣州、深圳、重慶、東莞、長沙、佛山、肇慶、江門、惠州、揭陽、珠海、雲浮、南沙共13家異地分行,1家分行級專營機構——資金運營中心,120多個營業網點,並作為發起行設立了中山古鎮南粵村鎮銀行。

南粵銀行此次引入的戰略投資者粵財控股成立於1984年,是廣東省政府直屬大型金融控股企業,目前已形成以信託理財、資產管理、融資擔保、基金投資為龍頭,涵蓋金融租賃、跨境金融、金融科技和實業經營一體化的綜合金融服務體系。截至去年末,該公司註冊資本339億元,管理資產規模5478億元,資產總額達到1035億元,旗下擁有16家全資和控股金融和類金融企業。

啟信寶顯示,粵財控股由廣東省人民政府控股,持股比例高達92.116%;廣東省財政廳作為第二大股東,持股7.884%。在此次戰略入股南粵銀行之前,該公司早已投資參股廣東華興銀行和廣發銀行,分別持股2.46%和1.61%。

對於此次入股南粵銀行,粵財控股方面表示,此次該公司戰投南粵銀行,意在為該行補充資本、注入客戶資源的同時,進一步發揮國企大股東作用,利用粵財控股資金實力強、金融管理經驗豐富、金融人才儲備充足、旗下金融板塊可與商業銀行業務協同發展、客戶資源聚集和連通省屬國企資源、承接全國金融同業資源等優勢,進一步完善該行的公司治理、提升抗風險能力,強化市場競爭優勢,做大做強做優,將該行打造成為經營穩健、特色鮮明、具有核心競爭力的一流城商行。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10月26日,廣東南粵銀行就與廣東省另一家省屬大型國企——廣東粵海控股集團在湛江舉行全面戰略合作協議簽約儀式。根據協議精神,南粵銀行將為粵海集團提供較大額度的綜合授信,粵海控股也將在信貸融資、直接融資、企業理財、資金結算等方面與南粵銀行開展進一步合作。

在簽約儀式上,粵海控股總經理蔡勇表示,該公司與南粵銀行的戰略合作是省國資委統一部署下達成的重要舉措,雙方將充分發揮資源、管理、服務優勢,在業務發展、股權投資等領域開展全方位、深層次的戰略合作。彼時,就有市場人士分析,粵海控股未來或將入股南粵銀行。

記者查閱啟信寶後發現,與粵財控股一樣,廣東省政府和廣東省財政廳為粵海控股第一、二股東,分別持股90%、10%。不同的是,粵海控股此前的對外投資並未涉及銀行領域。 

發展面臨多重挑戰 

在粵財控股明確表示將成為南粵銀行的主要股東之後,該行的股東陣容無疑將要發生重大調整。

記者查閱啟信寶發現,南粵銀行的主要股東有38個,其中持股比例超過5%的有7個,具體包括湛江晨鳴漿紙有限公司、新光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深圳市金立通信設備有限公司、廣東大華糖業有限公司、香江集團有限公司、廣東恆業集團有限公司、廣東省廣晟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分別持股16.62%、16.50%、8.88%、7.05%、6.95%、6.40%、5.18%。

而根據南粵銀行2020年年報顯示,新光控股、金立通信、恆興集團三家股東存在股權抵(質) 押、凍結情況。其中,新光控股和金立通信所持該行股份已全部質押,而恆興集團出質股權數尚未公開。南粵銀行在年報中透露,新光控股自2018 年三季度發生債券違約事件,目前該公司已進入破產重整階段;而金立通信自2017年開始出現經營危機,目前已經進入破產清算階段。

在股東債務危機的影響下,南粵銀行近幾年的業績表現不容樂觀,儘管資產規模有所擴張,但營收和凈利難以獲得穩定增長。數據顯示,過去三年該行總資產分別為2049.23億元、2062.68億元、2405.79億元。同期,該行營收分別為53.16億元、56.48億元、49.38億元,同比增幅分別為﹣0.99%、6.23%、﹣12.57%;凈利潤分別為14.37億元、16.44億元、15.40億元,同比增幅分別為8.25%、14.37%、﹣6.33%。

南粵銀行最新半年報顯示,截至今年上半年末,南粵銀行總資產為2185.58億元,較年初減少202.87億元。報告期內,實現營收20.09億元,同比減少15.3%;凈利潤7.35億元,同比減少1.58%。

令人欣慰的是,過去三年,南粵銀行的資產質量和資本狀況均有明顯好轉。數據顯示,從2018年到2020年,該行不良貸款率從1.95%降至1.15%,撥備覆蓋率從217.93%升至292.70%,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從9.50%升至11.02%。

除了業績表現不佳,南粵銀行近年來高管陣容的頻繁變動也引發市場關注,最新一次調整就發生在10月末。10月25日,中共湛江市非公有制經濟組織委員會向該行下發調整該行黨委主要負責人的通知,免去韓春劍南粵銀行黨委書記一職,由該行董事長蔣丹臨時負責黨委工作。而自2017年開始,該行包括董事長、行長、副行長在內的高管均有變動。

伴隨著高管的頻繁變動,南粵銀行的內控機制也遭受挑戰。今年以來,該行就多次被監管「點名」。比如今年7月份,中國銀行間市場交易商協會發佈消息稱,南粵銀行因在開展做市業務時參與了倒量虛假交易被誡勉談話,並被要求就暴露出的問題進行全面深入的整改。

如今,南粵銀行接連獲得省屬大型國企加持,上述問題能否一一得到解決,值得期待。

(作者:家俊輝 編輯:馬春園)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