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克力戰爭」專題 認識屏東「可可」崛起之路

20多年前,臺灣屏東的農業發展,從金黃色的稻田變成清一色的檳榔園,以六堆客家鄉鎮居多,屏東農民在2002年,開始在檳榔樹下種植可可樹,並在2010年用自己生產的可可豆,做出第一塊巧克力,客家電視今天開始為您製作《巧克力戰爭》專題,帶您了解屏東農民種下可可樹後,對屏東地區帶來的影響與改變,屏東是全世界可可樹,種植的最北邊地區,經過不斷的嘗試與努力,做出具有豐富的油脂,與微酸帶甜,風味獨特的巧克力,並在屏東縣政府舉辦的,世界巧克力亞洲區預賽中,更獲得多面金牌肯定,在農民與政府通力合作下,打響屏東巧克力的名號,吸引年輕人返鄉務農種可可,要為客庄打造巧克力王國。 「拍照拍照拍照。」 世界上頂級的巧克力,除了出自大師之手,所選用的巧克力原料「可可豆」,更是不可或缺的美味關鍵,日本巧克力大師土屋公二,106年到屏東內埔鄉參觀可可園,在田間驚訝的發現,可可豆中的極品Criollo,希望農民將它做記號,做為Criollo的臺灣特有種。 日本巧克力大師 土屋公二:「如果看到這種形狀的,切開裡面是純白的話,就把它做記號,做為Criollo的臺灣特有種。」 土屋公二表示Criollo因為栽培難度較高,產量僅占全球總可可產量的3%,做出來的巧克力甜度和濃度高,只要做好後續發酵及乾燥,臺灣巧克力相當有潛力,也讓農民開始學做巧克力。 「這樣磨要磨多久?兩天。」 好吃的巧克力,初期的研磨,在做巧克力機器發達的現在,需要兩天以上的時間,不過在2010年以前,農民以土法煉鋼的方式做巧克力,收入不但沒有增加,做出來的巧克力味道並不好。 屏東縣客務處處長 陳麗萍:「它的風味沒辦法讓大家感受到好吃,因為那要經過很多的調溫,10幾道的程序,也包括要如何去晒,太陽與土地的香味都不一樣,在高成本又是人力的成本,以及土地成本之下,它是較高價的,又沒有商品的特殊風味,遇到這樣的問題。」 可可農 陳瑞光:「對我們來說沒怎麼,沒怎麼賺到錢,因為我們不是專業在做。」 可可農 邱濬宇:「我們又要肥料又要人工,因為發酵,其實發酵到晒乾,這個過程是很長的,對 這人工都是算我們自己的,所以慢慢的覺得說,很像沒什麼利潤,一開始也想要說砍掉。」 屏東縣客務處處長 陳麗萍:「(103年)啟動了第一期的種植,田間管理及肥培,還有我們巧克力原豆原製這部分,開始的技術。」 屏東縣客務處表示,屏東縣是全臺種植可可樹,面積最大的縣市,因為農民大多兼種在檳榔園中,客家事務處在2018年,委託工業技術研究院執行盤點,推估有200公頃以上,於是開始扮演起,輔導可可農的角色,從103年度開始推動濃情巧克力,屏東縣客家可可產業發展計畫,104年度進行第一期的產業培力計畫,舉辦巧克力盃巧克力創意競賽,105年度進行第二期培力計畫,針對品牌形象包裝與設計產業研習,106年度進行可可品質認證及輔導計畫,107年度進行ICA亞太區巧克力競賽,以及可可跨域推廣所行銷推廣計畫,一直到110年度屏東可可園區開幕,以及舉辦第一屆屏東可可,臺灣巧克力節,屏東縣客務處積極輔導可可農,以及扶植巧克力產業,讓年輕人願意返鄉務農。 可可農 邱銘松:「這是我們當初說這樣子做的話,年輕人就會回鄉下這個地方,我們自己的東西,當然他們就可以自己製造可以賣,我也有看到年輕人回來了。」 「這是脫殼後的豆仁。」 經過屏東縣客務處的輔導,屏東縣的巧克力在當年的世界盃比賽,共為屏東奪下3金6銀2銅,內埔鄉的青年曾志元,以一款85%黑巧克力,摘下「世界賽金牌」,2019年獲得95%以及60%,黑巧克力金牌,讓臺灣巧克力造成一股轟動,也讓和曾志元契作的可可農,感到相當光榮。 可可農 鄒先生:「對對對!做冠軍的巧克力。」 可可農 馮先生:「他裡面參加世界冠軍的,裡面有我的豆子,我們也引以為榮。」 「滿滿的,真的就滿滿的。」 桌上擺滿各式各樣,屏東可可做出來的產品,除了巧克力之外,富含可可油的保養品及化妝品,由於屏東的可可,從樹上採收到製成巧克力,是全球最短的距離,加上有世界冠軍巧克力的加持,越在地的產品越是國際化,可可全果運用的結果,為屏東可可增加更多價值。 屏東縣客務處處長 陳麗萍:「因為有這種市場的時候,大家願意去開發機器,對人力的問題較沒問題了,產品有人做研發,有生意人願意投資,慢慢的一項一項的出來,造成現在我們對屏東可可臺灣巧克力這個問題,第一在比賽世界上已經定位了。」 陳麗萍表示,從前總認為自己不夠壯大,擔心自己的商品沒有特色,甚至受到威脅,經過專家學者的培訓,以及業者潛心研究,開發出屬於屏東縣的巧克力商品,屏東縣並在11月27日,舉辦臺灣巧克力節,這是自信的邀約,要讓世界看見臺灣的巧克力。

https://youtu.be/kKFdSUNngXc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