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婚內強姦妻子獲刑8個月,女性性自主權利不容侵犯

原標題:丈夫婚內強姦妻子獲刑8個月,女性性自主權利不容侵犯

▲被告人趙某與被害人王某系夫妻關係,因感情不和,王某於2021年4月22日向磁縣人民法院提出離婚訴訟。婚內強姦問題從該案開始,逐漸受到社會各界關注。圖/河北法治新聞

近日,河北邯鄲磁縣法院公佈一則案情:丈夫婚內強姦妻子,因妻子反抗且處於月經期,丈夫強姦未遂。

據悉,男方長期酒後家暴,女方當時已提起離婚訴訟,兩人處於分居狀態。女方為了兩個子女著想,希望法庭對男方從輕處罰,目前二人已調解離婚。磁縣法院認為,因違背婦女意志且婚姻關係不穩定,男方構成強姦罪,獲刑8個月。

婚內強行與妻子發生性關係的事情並不鮮見,但鬧上法庭追究刑責的並不多。

1997年上海曾發生一起婚內強姦案成為這類案件的典型代表。被告人王某某與被害人錢某從分居發展到判決離婚,在離婚判決尚未生效時,王某某到原居住地,遇到錢某後,不顧錢某反抗,採用暴力手段,強行與錢某發生了性行為。

當晚,被害人向公安機關報案。法院判決認為,雖然雙方離婚判決尚未生效,但被告人與被害人已不具備正常的夫妻關係。在此情況下,被告人違背婦女意志,採用暴力手段,強行與錢某發生性關係,已構成強姦罪,遂以強姦罪判處王某某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三年。

從實際情況看,婚內強姦很難判定的主要原因是,夫妻雙方都會考慮婚姻家庭關係的穩定,一般情況下女方也不會告發對方強姦。司法機關對這種家庭內部的矛盾糾紛,歷來慎重介入,「婚內強姦」在證據上也難以查明。

而從婚姻家庭法原理來看,夫妻雙方在法律上是否有同居義務,則直接影響到這個問題的處理。

無論是中國以往的婚姻法,還是新的民法典,均未明確規定夫妻雙方具有同居義務。但在人們的日常觀念中,「不同居何以成為婚姻和家庭」,故一般認為婚姻關係應當包括有相互同居的義務,而同居權顯然包含雙方有發生性關係的權利。

這正是「夫妻雙方結婚後,違背婦女意願發生性關係」丈夫難以被判強姦罪的原因。

▲主審法官認為,該案中被告人趙某與被害人王某系夫妻關係,因感情不和處於分居狀態,且王某已向法院提起離婚訴訟,婚姻關係處於不穩定狀態,在此情況下,被告人趙某違背婦女意志,強行與被害人發性關係,其行為已構成強姦罪。圖/河北法治新聞

的確,婚姻乃兩性結合, 同居是夫妻關係的基本表現,男女一旦決定結婚,理當意味著承諾與對方同居生活。但即使承認同居權,其在本質上也是一種基於婚姻關係的身份權,這就決定了同居權只能是一種請求權,而非支配權。

也就是說,同居權包括了有請求與對方發生性關係的權利,這與中國法律規定夫妻之間應互相忠實,互相尊重,互相關愛保持一致性。

必須明確,作為一種請求權,同居權的實現有賴於對方的配合,因而,一方要求發生性關係,還是要取決於對方的願意。即使在婚姻關係內,女性的性自主權仍然不容侵犯。

中國刑法第 236 條規定,「以暴力、脅迫或者其 他手段強姦婦女的, 處三年以上十 年以下有期徒刑。」該規定並沒有把丈夫排除在犯罪主體之外。

但中國刑法對於定罪是以社會危害性為本質基礎的。即使符合法律規定,也還要考量社會危害性這一本質特徵。

而基於夫妻關係的特點,丈夫強行與妻子發生性關係遠沒有強姦其他婦女的社會危害性嚴重。為這兩種不同危害性的違法行為設定相同的刑事責任,就可能背離法律的公平正義精神。

因此,司法實踐中一般只是將極少數情形作為強姦案件處理,包括:男女雙方雖已登記結婚, 但並無感情,且尚未同居,也未曾發生性關係,而女方堅持要求離婚,男方實施強姦的;夫妻感情破裂,且長期分居,丈夫實施強姦的;以及「雙方在離婚訴訟期間,男方強迫與對方發生性關係的」。

可見,「婚內強姦」主要是基於夫妻雙方感情確已破裂,以夫妻關係實質上名存實亡為前提的。這與上述同居關係的本質特徵完全一致。只不過,我們不能錯把同居理解為可以支配對方發生性關係。

說到底,婚內性關係是以正常的夫妻感情與婚姻關係為基礎的。當同居權和女性的性自主權發生衝突時,法律會優先保護性自主權,婚姻並非蓋有印章的作惡通行證。

特約評論員 | 金澤剛(同濟大學法學教授)

編輯 | 丁慧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