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國工匠!上海一線工人登上國家科技最高榮譽殿堂

原標題:大國工匠!上海一線工人登上國家科技最高榮譽殿堂 來源:新華社

  「上海一線工人獲得2020年度國家科技進步獎二等獎!」好消息傳來時,獲獎者李鴻剛剛在新加坡「傳授經驗」後返程回國,仍在集中隔離期。

  由隧道股份上海隧道工程有限公司申報的《超大直徑盾構掘進新技術及應用》項目獲得2020年度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二等獎,而隧道股份管涵頂進工、高級技師李鴻,正是該項目的第一完成人。從業38載,李鴻始終以「工匠精神」紮根做好隧道工程這一件事,把盾構技術從上海帶往全國各地,並正將這項技術推向海外。結束隔離第一天,記者在上海機場聯絡線的施工現場見到了這位人稱「工人院士」的李鴻。

  李鴻在地下盾構操控室內與操作工人交流。新華社記者 方喆 攝

  據介紹,上海隧道工程有限公司獲獎項目《超大直徑盾構掘進新技術及應用》,針對解決隧道復合地層掘進施工中,掘進效率低、穩定控制難和環境影響大等業界公認技術難題,自主研發的「去泥餅」「控沉降」「防污染」三大掘進施工新技術,突破了在軟硬不均復合地層建設超大直徑盾構隧道的技術瓶頸,實現了在飽和軟土地層變形從厘米級到毫米級的跨越,並完成了工程泥漿及渣土的生態化利用。項目成果已經應用於武漢長江公鐵隧道、上海北橫通道、上海機場聯絡線等全國10條超大直徑盾構隧道工程。

  李鴻解釋,盾構掘進就像在「年糕團+鑽石層」的「三明治」里打洞,施工風險和難度極大,而團隊歷經十余年盾構工程的實踐與技術探索,研發的三大技術有效突破了行業瓶頸。

  羅馬非一日建成。1983年,李鴻加入現上海隧道工程股份有限公司,從搬水泥等雜活做起,一步一個腳印,始終在一線的他歷經38年,終成「大國工匠」。「我跟盾構技術打了一輩子交道,從參與上海地鐵1號線開始,通過多個大項目的點滴積累,我對盾構技術算是全盤掌握,包括地面沉降控制、走線、工程質量等。」李鴻說。

  從參與被稱為「九死一生」工程的上海外高橋合流污水處理9.1標工程,到成功打通上中路隧道,開創了超大直徑泥水氣平衡盾構技術在中國成功應用的先河,再到完成被稱為「地質博物館」的武漢長江公鐵隧道,李鴻及其建設團隊一步一個腳印,不斷攻克盾構隧道工程湧現出的新難點、新問題。

  李鴻謙虛地表示:「獲獎是集體努力的成果,也是集體的榮耀,技術不是個人的獨有發明,而是很多人的結晶。」

  獲中華技能大獎、上海市科技進步獎,國家授權發明專利23項、實用新型專利3項;榮膺全國技術能手等稱號,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與李鴻共事過的同事們認為,吃苦耐勞、勤奮、善學習、勤思考、有擔當、勇於創新都是他能成功的特質。

  為了解決兩條隧道交叉穿越的複雜問題,他曾花費7天時間吃住在工地,每天苦思冥想、研究方案。「當時是真險,只要稍有差池,一條隧道就要報廢了,那將給國家和人民的財產帶來嚴重損失。」李鴻感慨,「工程做得越多越怕,因為關注到的風險點越來越多。」

  李鴻(左)在盾構施工現場與工程項目負責人交流討論。新華社記者 方喆 攝

  對工程技術的準確判斷來自經驗和教訓的積累。李鴻在工作中有個習慣,在筆記本正面記錄工作事項和會議紀要,背面記錄自己對技術的思考。一工作起來,李鴻就廢寢忘食。下到地底查看項目,一待就是大半天,有時甚至24小時不合眼。

  在工友眼中,李鴻是「定海神針」,有他在,大家心裏就很踏實。在與徒弟分享技術經驗時,李鴻毫無保留,帶教出上海市首席技師8名、高級技師7名、技師12名、高級工20餘名。「『教會徒弟,餓死師傅』是個假命題。教會的徒弟如果都能獨當一面,我的工作也輕鬆了。他們遇到新的問題再來找我解決,我自己的技術也會進步。」他說。

  50多年來,上海隧道工程有限公司率先建立國內大直徑隧道盾構施工技術體系,突破城市中心地區地下空間的開發限制,屢屢克服高難度複雜環境和復合地質建設的世界級施工難題。

  長期發展實踐中,上海隧道工程有限公司的專業技能人才團隊不斷壯大,建立了國家級高技能人才培訓基地,創建的國家級、市級等各類創新工作室多達21個。在3000多名隧道人中,技能人才達800餘名,高技能人才達400餘名。

  「在城市建設中,盾構可以減少對地面建築和周邊環境的影響。現在越來越多的城市建設採用盾構技術,希望我這次獲獎能讓更多人了解盾構,增強培養新生代技能人才的動力。」李鴻說。(記者鄭鈞天、王辰陽)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