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體測掛科拿不到畢業證」背後的深意:讓體育課回到正軌

雲南大學出台的「最嚴體育校規」在網上引發熱議。要講這個校規背後的深意,我想先從該校的體測課說起。

11月一個風和日麗的下午,我在雲南大學田徑場看了幾堂體測課,結果讓人頗感意外。

立定跳遠的大二女生多在1米6線上徘徊(及格:1米51);男生1000米多在4分30秒前後撞線(及格:4分32秒);單杠前的一幕更誇張:如果沒有他人從背後抱著腰,自下而上送力,杠上的男生竟一個引體向上也拉不起來(及格:10個)!

有個班的女生正在跑800米。到了最後50米,體育老師大喊著讓她們衝刺,女孩們衝過終點,然後一個個彎下腰、佝著背,一手扇風,一手捂胸。

老師讓她們慢慢走,不要停,更不要坐下來。我去詢問體育老師這個班成績,她說大部分集中在4分半——及格線附近。

我已15年沒踏入大學田徑場,記得大學體測800米,我們班女生4分鐘以內全部跑完。我查閱了《國家學生體質健康標準》,1989年,大學女子組800米及格線為3分50秒,2014年為4分34秒,降了44秒;大學男子組1000米60分為3分55秒,2014年是4分32秒,降低37秒。

2021年9月3日,教育部舉行新聞發佈會,公佈了第八次全國學生體質與健康調研結果,其中提到了大學生身體素質下滑等問題。

其實「大學體測掛科,拿不到畢業證」並非雲南大學首創,而是教育部規定。

從2007年開始,教育部就出台相關文件,其中提到:「《標準》測試的成績達不到50分者按肄業處理」。而到2019年,要求變為「不能達到《國家學生體質健康標準》合格要求者不能畢業」(注:此處的合格為60分)。

從「50分」到「60分」,不難看出,政策與現狀的關聯性,大學生體質健康狀況已到了需用分數和畢業證約束的地步。

這樣看來,雲南大學只是在嚴格執行國家規定,但為何該政策還會引起如此大的關注?

這恐怕與多年來,相關規定並沒得到嚴格執行有關。目前大學體育課不少是無強度、無難度、無對抗、不出汗、不喘氣、不奔跑、不臟衣的「溫柔體育課」,而多數高校體測僅占體育課成績不到20%,有的甚至沒有分值,這根本無法引起大學生重視。

而雲南大學敢於動真格、出細則,確實讓大學生們開始更加重視體育鍛煉。

有網友提出質疑,體測會不會耽誤一些體育不好的「天才型學生」畢業和進階?其實不然,運動的好處,一直在被忽視。

不少科學研究都表明:運動不僅能健身,更能健腦,堅持運動可以促進大腦發育,提高記憶力,促進學生成績提高。

此外,運動不僅能培養學生規則意識,更是一種挫折教育,磨鍊意志力,改善壞情緒。愛運動的學生更樂觀,抗壓能力更強,內心也更強大。

「學習好和體育好並不衝突,有運動習慣的孩子,往往神采奕奕、思維活躍、注意力集中,學生們早上哪怕跑一跑、跳跳繩,一天的學習都有精神,」雲南大學體育老師宣紅波說。

他給記者看了本學期大一學生引體向上記錄本,「一口氣拉最多的學生,26個,土木工程專業,聽說他還是班裡『學霸』。」宣老師說。

體測看似單調枯燥,但它卻是各種體育技能的基礎。速度、耐力、協調、平衡、力量、柔韌等綜合運動素質,都能在50米、800米、1000米、立定跳遠、引體向上、仰卧起坐、坐位體前屈上體現。

有網友質疑「大學生都是成年人,強制性把體測和畢業挂鉤是否合理」,雲南大學體育學院院長王宗平教授回答說,大學生是成年人,但依然是學生,依然要守校規。

體測,其實是「國測」,是國家要求的測試,是國家要求「合格」才能畢業。就像大學期間高等數學掛科,補考不及格,同樣拿不到畢業證一樣。

「考試只是手段,是一種『善意的強制』,體測納入體育課,是全國高校的常規做法。當大家都承認『體育好』也是一種能力,當學生們明白『體育好和學習好一樣值得驕傲』時,我們的體育教育離成功就不遠了。

一個習慣的養成只要21天,如果能讓孩子養成終身鍛煉的習慣,我們願花四年幫助他們養成。」

在離開學校前,與王宗平的上述對話引發了我的思考——

讓大學生體質健康狀況止跌回升;讓體育課回到有強度、有密度的正軌;讓學生在體育課上流汗;讓大學生養成自覺鍛煉的習慣從而受益終生,這也許正是「最嚴大學體育校規」背後的四點深意。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