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萬元裝出毛坯房」,人們為何「接受無能」?

  原標題:「132萬元裝出毛坯房」,人們為何「接受無能」?

  「看了讓人直搖頭。」最近,《夢想改造家》第八季「二十個人的空巢之家」節目引髮網友熱議。

  這期節目的委託人是甘肅省一名地道的農民老杜。他拿出畢生積蓄,希望建造一所能容納20人大家庭生活、外觀洋氣精緻的二層小樓。然而經過改造後的農家小院,卻呈現出一種「粗礪極簡風」:建築幾乎全部以紅磚為外牆,並且沒有再加任何塗飾。對此,不少網友吐槽這是「132萬裝出毛坯房」「紅磚公共廁所」。

  對紅磚、水泥外露的詫寂風、工業風,在審美上是否能接受,固然見仁見智。不過很多人對設計師此番操作的「接受無能」,主要還是集中在以下兩點:它不太符合西北農村老人的日常需求,也沒有體現出對房主改造願望的充分尊重。

  正如一位網友直言的:「如果這是美術館,我願意來打卡。如果這是家,那就是大寫的不可。」住宅不是懸浮的、只可遠觀的建築,而是要滿足日常起居的基本需求。鏤空的磚牆設計,放在沙塵暴頻發的大西北,很可能成為積沙積土、漏風透氣的人造「風口」;昏暗狹窄的走道,陡峭的樓梯,銳角眾多的水泥台,都會給行動不便的老人帶來安全隱患;空間狹小、兩個人轉身都困難的廚房,也不適應20人大家庭團聚的生活場景……

  人們對這些細節的關注和吐槽,並非有意找茬,而是基於基本生活經驗的擔憂。畢竟,宜居性才是老人住宅改造的基礎,設計感固然重要,卻不應為了審美而丟了常識。

  不同於先生產後銷售的一般商品,房屋改造的工期長、耗資大,完成後房主也很難輕易「退貨」。這一案例中,房主更是拿出一生積蓄,希望打造可心、舒適的住房環境。在這種情況下,設計團隊更應注重與用戶進行充分溝通,了解他們的生活場景,尊重他們的審美、功能偏好。

  事實上,城市和鄉村改造項目本就有諸多差異,這些差異需要設計師去悉心觀察、發現,而不是憑空想像。建築師王澍在進行浙江文村改造時,就通過調研發現了不少當地農民的特殊需求,比如他們普遍需要柴灶,需要專門的生產工具間,廚房和廁所的空間要大,鄰里環境最好能前後呼應。這些充滿煙火氣的細節,或許聽起來有些瑣碎,卻正是它們構成了生活的日常,直接關乎居住是否舒適、使用是否便利。

  由此,王澍總結了一個結論:向鄉村學習。其實,這既是一種建築營造的方法論,又折射出一種人文關照理念:它不是無視農民需求,強行「改造」「校正」用戶的審美偏好,而是從他們的居住日常出發,尊重房主的主觀意願,最終實現美學與宜居性的深度融合。在鄉村振興的大背景下,這樣的改造思路或許更接地氣,更能獲得用戶認可。

  建築史上,如何兼顧美觀與實用一直是永恆的母題。由建築大師賴特操刀、斬獲無數設計大獎的流水別墅,就曾因排水不暢、漏風漏雨、潮濕難耐而被吐槽。從藝術的角度講,設計者當然可以無懼爭議。可若從滿足用戶需求(尤其是住房剛需)的角度而言,設計者則不可過於以自我為中心。畢竟,房主才是項目的發起者,是以後要在此長久生活的人。

  在引發熱議後,《夢想改造家》節目組表示,由於疫情等原因,節目拍攝時改造還未完工。由於當地溫度過低,節目組已與委託人一家協商好,待明年開春後繼續完善。希望經歷這一次輿情風波後,設計團隊能以開放、包容的心態正視網友的建議,在深入了解用戶真實需求的基礎上進行完善,讓杜老伯一家住進舒適、宜居的溫馨之家。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