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文章:數字化能否成為新的全球化?

原標題:美媒文章:數字化能否成為新的全球化? 來源:參考消息網

參考消息網11月23日報導 美國《福布斯》雙周刊網站11月20日發表題為《數字化是新的全球化嗎?》的文章,作者為邁克·奧沙利文。全文摘編如下:

在供應鏈陷入混亂、美國與中國之間重要的貿易關係仍處於微妙狀態之際,全球化的未來是一個對正進入後疫情時代復甦階段的企業界產生重大影響的問題。

許多人認為全球通貨收縮是對全球經濟狀況過於悲觀的一種表述,而我認為,我們正走在一條遠離1990年至2020年這一全球化時期、走向一個在很大程度上尚未建成的新多極世界秩序的道路上。

要給這一階段或這條道路取名,我提議用「空位期」這個英格蘭人用於指代政府中斷期(特別是用來稱呼1649年查理一世統治結束到1660年查理二世繼位這一時期)的術語。

如今,這一空位期是一次範式轉換的中期階段,其特點是吵鬧、不確定性以及「舊」與「新」之間的多次競爭(金融領域出現去中心化是一個事例)。

在空位期,新領袖尚未出現,新世界秩序的明確「遊戲規則」尚未確定。這不是一個聽上去讓人樂觀的診斷結果,但它就是事實,也對「我們這個世界上一切都好」這種觀點提出了質疑。

同樣令人困惑的是,在全球化背景下,有數個新出現的趨勢可能會被視為對全球化的回歸,但事實並非如此。

其中之一是商業周期情況好轉。在這方面,政府開支和發達國家的央行給予了巨大幫助。事實上,美國各大銀行財報電話會議都認為當前美國家庭現金充裕,這應該會刺激消費支出,直到明年下半年。

更廣泛地說,經濟活動增加與全球化重新開始不是一回事。全球化是一種非常具體的活動模式,全球化的許多推動力(例如人員和思想流動)已暫時停止,但與之不同的模式正在出現。

一般而言,全球化與商業周期有非常奇怪的關係。在這次全球化浪潮開始之前,世人經歷了節奏很有規律的短商業周期。相比之下,全球化時期的特點是,現代經濟史上最長的兩個擴張期(1991年至2001年,2009年至2020年)被互聯網泡沫和全球金融危機所打斷。

對此的一種解釋是,全球化的積極影響——新興經濟體發展壯大、全球消費增加和金融脫媒——都有助於抑制和維持商業周期的擴張階段。

另一個值得關注的積極趨勢是數字經濟加速,從投資角度看,這是令人興奮和具有顛覆性的。有人不禁想說,數字經濟的出現預示著全球化的復甦。但我的感覺是,數字化的影響在很大程度上將局限於行業縱向市場和民族國家。比如,數十萬印度「遠程醫生」會顛覆印度的醫療體系,而不是英國的醫療體系;我們的汽車上應用的5G技術或未來的6G技術將產生大量數據,其中大部分數據的使用和存儲將在本地(至少是在歐洲),而不是全球性的。

然而,技術正改變經濟活動的性質這一觀點非常重要,它提供了關於什麼將取代全球化的線索。對企業來說,全球化意味著它們能夠通過相互關聯的網路優化其商業流程:工廠設在墨西哥,研發工作在蘇黎世,總部設在柏林,巴塞隆納的營銷專家為其提供靈感,產品賣給北美消費者。

廉價勞動力事實上已不存在、作為一個政治問題的保護主義抬頭以及機器人技術的進步,很可能意味著「走出國門」這個趨勢正在放緩。更令人感興趣的是消費者和工人的情況:在很大程度上,他們正在「回家」,能夠在自己選擇的城市工作並在線上服務消費更多(從法律諮詢到虛擬試衣),這讓他們感覺更自由。

我不確定這種現象會帶來什麼長期影響,但我認為在歐洲,至少人口會更多流向二三線城市,還會更多關注地方政治問題。

這或許是結束本階段有關全球化之未來或「接下來會如何」的辯論的一種有望成功的方式。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