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用「吃鹽植物」——科研人員利用鹽生植物改良鹽鹼地

原標題:妙用「吃鹽植物」——科研人員利用鹽生植物改良鹽鹼地

  新華社烏魯木齊11月23日電(記者張曉龍)在中國鹽鹼地分佈面積最廣的新疆,科研人員正通過種植「吃鹽植物」,在這些貧瘠的土地上「做文章」。

  11月的「油城」克拉瑪依,科研人員頂著寒風,在城郊一片長滿深紅色植物的試驗田裡採集一種名叫鹽地鹼蓬的植物種子。茂密的鹽地鹼蓬緊挨著一片光禿禿的土地,地表遍布著白色斑塊。

  「白色的是鹽鹼,在新疆乃至整個西北都很常見。鹽地鹼蓬不怕鹽,甚至還很喜歡鹽。」一位科研人員解釋說。新疆的鹽鹼地面積約佔中國的三分之一,鹽鹼地造成農業減產,給當地每年帶來的經濟損失數以億計。

  自21世紀初,中科院新疆生態與地理研究所(以下簡稱中科院新疆生地所)研究員田長彥就帶領一支研究團隊,對天山南北主要鹽鹼地分布區進行調查。他們在數百種鹽生植物中,最終篩選出鹽地鹼蓬等多種優質抗鹽鹼植物。

  「鹽地鹼蓬是一種『吃鹽植物』。」田長彥說,在其他作物都不能生長的鹽鹼地上,鹽地鹼蓬卻通過「吃鹽」茁壯成長,「不僅每畝能生產一噸多的干物質,還能帶走數百公斤的鹽」。

  鹽地鹼蓬的特性不僅在克拉瑪依,還在新疆喀什、和田,甚至在寧夏、內蒙古等地得到驗證。一些原本寸草不生的重鹽鹼地,在種植「吃鹽植物」三四年後,逐漸被改良為正常農田。

  「很多耕地都因為鹽鹼太重撂荒了,能幫農民『搶回』那些土地,說明我們的科研通過了大地的檢驗。」研究團隊成員、中科院新疆生地所正高級工程師趙振勇說,他出生在新疆精河縣的農村,白花花的鹽鹼地是他童年回憶的一部分。

  令研究團隊興奮的是,除了能降低土壤鹽分,鹽地鹼蓬等「吃鹽植物」還能當蔬菜、做成飼料,甚至用於鹽鹼地綠化。

  「這些潛在的經濟價值,讓我對『吃鹽植物』的未來充滿信心。」今年已連續在試驗田工作5個月的中科院新疆生地所碩士研究生王寧告訴記者,她會繼續讀博,將抗鹽鹼植物的研究持續下去。

  不過,科研人員不僅需要像農民一樣在試驗田勞作,還要嘗試成為一名優秀的推銷員,把「吃鹽植物」種植技術向外推廣。

  下霜後,乾燥的氣候使鹽地鹼蓬籽粒微小的種子變得更易於收集。試驗田裡,科研人員仔細查看著一株株鹽地鹼蓬,小心翼翼地手選出那些顆粒飽滿的種子。這些種子一部分將用於實驗,更多的則郵寄給有需要的農民或者其他科研機構或農業企業。

  「我們提供種子分文不取,甚至每年光郵費就得花去數千元。」團隊另一名成員、中科院新疆生地所高級工程師張科說。

  今年春天,科研團隊將種植技術無償提供給克拉瑪依一家園林綠化企業,「油城」周邊1000畝重鹽鹼地因此種滿了鹽地鹼蓬。栽種僅僅幾個月後,鬱鬱蔥蔥的鹽地鹼蓬就為白色的鹽鹼地披上一襲綠裝。進入秋冬季後,鹽地鹼蓬又變成深紅色,成為「油城」一道獨特的風景。

  站在紅彤彤的鹽地鹼蓬間,趙振勇說:「希望這些『吃鹽植物』能幫到更多人,而我們會毫無保留地把種植技術傳授給他們。」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