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健康IPO「中止」背後:主營業務區域性枷鎖難破 三年50次「飛檢」僅11次合格

原標題:華人健康IPO「中止」背後:主營業務區域性枷鎖難破 三年50次「飛檢」僅11次合格 來源:中國網財經

  中國網財經11月23日訊(記者杜丁 見習記者安荻)安徽省最大的藥店連鎖企業——安徽華人健康醫藥股份有限公司(「華人健康」)5月在深交所創業板申請上市,目前審核狀態變更為「中止」,上市流程進入暫停狀態。

  對於「中止」的原因,中國網財經致函華人健康,截至發稿,未收到任何回復。不過,業界分析稱,審核中止或許跟華人健康門店屢遭受行政處罰、存貨規模持續擴大以及現金流或將承壓等種種潛在風險不無關係。

股東與保薦機構存關聯 實控人曾涉嫌「行賄」

  資料顯示,華人健康前身為安徽華仁,由上海玉安、新藥研究院、鄭敏瑤、吳景平、胡旭、余國玉、郭繼紅共同出資設立,於2014年1月20日整體變更為股份有限公司。

  截至招股書籤署之日,南京華泰大健康一號股權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華泰大健康一號」)、南京華泰大健康二號股權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華泰大健康二號」)、南京道興投資管理中心(普通合夥)(「道興投資」)各自持有華人健康6.16%、0.42%、0.10%的股權,三者合計持有公司6.68%的股權。

  華泰大健康一號、華泰大健康二號執行事務合伙人均為華泰紫金投資有限責任公司,道興投資屬於跟投平台,三者具有關聯關係。

  值得注意的是,華人健康此次創業板IPO的保薦機構為華泰聯合證券有限責任公司(「華泰聯合證券」)。而華泰紫金投資有限責任公司是保薦機構華泰聯合證券之控股股東華泰證券股份有限公司控股子公司。

  針對公司與此次發行的中介機構存在直接或間接關係,華人健康表示,華泰大健康一號、華泰大健康二號、道興投資投資發行人的行為和華泰聯合作為本次發行保薦機構開展保薦業務,符合《證券公司私募投資基金子公司管理規範》、《證券發行上市保薦業務管理辦法》的相關規定。

  不過,有業內人士稱,保薦機構和發行人之間無論是有直接還是間接的關係,可能在專業獨立性、公正性、透明性上存在令人擔心的地方。如果保薦機構跟發行人存在某種間接關係,保薦機構是否能夠提供公正客觀的判斷成為關鍵。對於擬IPO企業而言,這種情況並不會成為審核的障礙,但需保薦機構「自證清白」。

  此外,除了保薦機構與公司股東之前的關係備受質疑外,其實控人之一曾涉嫌行賄事件亦引起投資者熱議。

  招股書顯示,何家樂直接持有公司200,493,326股,占此次發行前公司股本總額的58.97%,並通過所控制的勝凡投資、福曼醫投資、康凡投資、時達投資間接控制公司22,771,686股,占此次發行前公司股本總額的6.70%,以直接及間接方式合計控制公司65.67%的股權,為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

  公司另一位實控人——何家倫直接持有公司27,572,335股,占本次發行前公司股本總額的8.11%。何家倫與何家樂為兄妹關係。

  而作為華人健康實控人之一的何家倫曾於2016年3月因涉嫌單位行賄被合肥市廬陽區人民檢察院立案偵查。根據安徽省合肥市廬陽區人民幣檢察院出具的《不起訴決定書》(廬陽檢刑不訴[2018]8號),確認何家倫被刑事立案系2012年至2016年節日期間,何家倫送給時任合肥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合肥市食藥監局等部門工作人員現金、購物卡、香煙等,期望使公司在日常經營方面得到關照。該行賄事項與公司零售業務存在一定關聯,而零售業務正是公司的主要收入來源。

 為擴門店簽對賭條款 區域性「枷鎖」難打破

  作為安徽省最大的藥店連鎖企業,華人健康專注於醫藥流通行業,主要從事醫藥代理、零售及終端集采三大塊業務。

  其中,報告期內,零售業務分別71779.16萬元、103354.66萬元、129222.19萬元,分別占營收的64.98%、67.89%及66.92%,佔比均超六成,為公司主要收入來源。

  招股書顯示,零售業務主要通過線下門店開展,2018年末-2020年末,公司零售業務門店數量分別為541家、607家、771家。

  值得注意的是,報告期內,華人健康通過股權收入及資產收購方式,合計收購門店174家。而由於以股權方式收購的標的公司所屬門店數量較多,因此公司對股權收購的門店零售連鎖企業設置了相關對賭條款。

  在收購亳州國勝51%股權時,其約定亳州國勝 2018 年度原有門店和新開門店(經年化)銷售額(含稅)合計未達到7,500 萬元,安徽國勝有權要求出讓方以其所持有的亳州國勝之股權或支付現金的方式進行補償。

  在收購安慶國勝80%股權時,與其約定若安慶國勝 2019 年整體銷售額(含稅)未達到 5,285萬元,則安徽國勝有權要求出讓方或承諾人以其所持有的安慶國勝之股權或支付現金的方式進行補償。

  2018年,亳州國勝實際完成銷售額(含稅)7,698.34 萬元,完成業績對賭。2019年,安慶國勝實際完成銷售額(含稅)5,134.93 萬元,實際銷售額(含稅)占業績對賭銷售額(含稅)的 97.16% ,未完成業績對賭。但經協商,對於實際業績完成情況略低於業績對賭的情況予以豁免。

  為擴門店簽對賭協議,可見華人健康對擴充門店的「情有獨鍾」,並且尤其是省內門店。

  報告期內,分佈在安徽省內的門店數量分別為541家、607家、762家,門店數量佔比分別為100%、100%、98.83%。安徽地區形成的零售業務收入分別為7.18億元、10.34億元及12.92億元,佔零售業務收入比重分別為100%、100%及99.98%。

  不過,區域較集中或將導致公司受區域性政策影響較大。尤其是在疫情反覆出現的後疫情時代,「一退兩抗」(退燒類、抗病毒類、抗生素類)等7類藥品零售的檢測與管理被全面加強,使得相關藥品的銷售將受到一定影響。

  同時,業內龍頭老百姓亦對安徽市場發起「進擊」,連續兩年在安徽地界相繼收購連鎖藥房;高瓴資本旗下的高濟醫藥也相繼收購多家安徽連鎖藥房。另一方面,「互聯網醫療」湧進市場,來自線上互聯網電商平台的分蝕對於實體藥店來說,造成了一定影響,進一步加劇其競爭壓力。

  而華人健康似乎意識到這一點,2020年公司在江蘇省南京市新開設9家門店。不過其合計營收僅28萬元,平均每家門店營收3萬余元,在所有地區中墊底。並且其收入只佔零售收入的0.02%,對華人健康營收結構影響微乎其微。

  另外,在此次IPO計劃中,公司募集資金6.06億元,其中擬投入5.56億元用於營銷網路建設,計劃在3年內新設648家門店。其中,省內規劃門店518家,江蘇80家(位於南京、徐州、蘇州三市),河南僅50家。

  儘管華人健康有向省外開拓的計劃,但其重心仍放在了安徽省內,對外延伸的觸角既不長也不密。

  事實上,不同地區的醫藥零售市場在消費習慣、監管政策、市場競爭格局等方面存在較大差異,省外擴張門店可能遭到競爭對手擠壓、醫保定點資質審批耗時較長或者消費者認可需要長時間積累等困難與風險。

  對此,華人健康亦在招股書中坦言,公司零售業務向省外市場的拓展具有不確定性。新設門店前期存在房租、裝修、員工薪資等成本投入,如若新設門店無法達到預期,可能導致毛利率下降、省外門店經營不善甚至虧損、投資回本周期較長,或面臨受到當地主管部門處罰的風險,進而可能導致發行人整體經營業績下滑。

 「40起行政處罰」惹質疑 現金流背向凈利潤增長

  隨著華人健康門店迅速擴張,3年增加230家門店後,隨之而來的是公司管理、產品質量、現金流受壓等問題也逾發突出。

  招股書顯示,報告期內,華人健康及其子公司、所屬門店共受到40起行政處罰,合計處罰(含沒收違法所得)金額為22.51萬元。

  其中,有34起案件均是由於管理部門管理不善導致的。並且在2018年至2021年6月30日,公司及子公司、直營門店共接受各地市市場監督管理局飛行檢查50次,但僅有11次符合藥品經營質量管理規範,另外39次均被要求限期整改。

  在罰沒款的22.5萬元的金額中,有14.20萬元是因銷售劣藥通竅鼻炎片、阿膠補血口服液而被罰。

  同時,2018年-2020年,公司零售退貨金額分別為151.66萬元、229.86萬元及367.79萬元,分別佔零售收入的0.21%、0.22%及0.28%,金額與佔比均在逐年增加。

  隨著退貨金額逐年增加,也給公司帶來了「存貨的壓力」。

  招股書顯示,2018年末-2020年末,華人健康的存貨賬麵價值分別為1.81億元、2.29億元、 3.03億元,占流動資產比例分別為29.79%、32.67%、32.76%,逐年呈增長趨勢;存貨周轉率分別為4.34次、4.58次以及4.60次,均低於行業均值。

  存貨的一路走高以及周轉不理想也惡化了公司現金流情況。數據顯示,2018年-2020年,華人健康的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8467.52萬元、9209.97萬元以及2933.49萬元,同比增長率分別為208.77%以及-68.15%;同期凈利潤分別為1985.15萬元、5334.70萬元以及8885.91萬元,同比分別增長168.73%以及66.57%。

  對此,資深人士分析稱,在報告期內,現金流背向凈利潤增長,能夠說明公司或許就是「紙面富貴」。 同時,伴隨著華人健康各項業務的不斷擴張,其存貨規模可能會持續擴大,現金流或將持續承壓。

(責任編輯:安荻)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