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大108歲數學家朱良璧逝世,曾和愛因斯坦同期在國際頂級期刊發表論文

原標題:浙大108歲數學家朱良璧逝世,曾和愛因斯坦同期在國際頂級期刊發表論文 來源:錢江晚報·小時新聞

11月20日,浙江大學數學科學學院退休教師、數學家朱良璧因病醫治無效,在杭州逝世,享年108歲。

她是在時代交替里印刻下自己不凡學術生涯和不凡婚姻生活的知識女性。曾在國際數學頂尖期刊《數學年刊》(Annals of Mathematics)發表論文,在同一期美國《數學年刊》上發文的,還有愛因斯坦、陳省身和西格爾。朱良璧先生也是迄今為止唯一一位在此期刊上發表過文章的中國女數學家。

1913年11月,朱良璧出生在上海金山,1936年畢業於浙江大學數學系並留校任教。

作為1936年按學制時間如期畢業的6名學生之一,朱良璧在數學基礎研究領域造詣頗深。

1937年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後,她毅然追隨浙江大學踏上西遷之路,與浙大數學風雨同程,在缺衣少食的艱苦環境中,潛心治學、科學報國,產出了一系列優秀成果。

1937年浙江大學數學系師生合影(前排左3為朱良璧)

因共同的研究興趣,朱良璧與陳建功在湄潭結為夫妻,用此後數十 年的歲月,共同在浙大數學的發展史上書寫了動人的篇章。

參加紀念陳建功先生誕辰100周年時的合影(前排左2為朱良璧)

多年來,朱良璧一直默默耕耘在教學一線,從事公共課《高等數學》的教學工作,為學校不同學科培養了大量優秀的數學人才,一屆屆同事和學生,總是記得她的溫厚和體貼。作為一名數學家,朱先生始終追求純粹、淡泊名利,始終堅持作為一名普通講師教書育人,沒有過一句抱怨,把自己的一生奉獻給了祖國的科研和教育事業。

國際頂級四大數學期刊

她都全部發表過論文

從上世紀30年代初至50年代,全國高等院校院系調整,一提起浙江大學數學學科,學界會異口同聲說到「陳、蘇」,即數學家陳建功和蘇步青。陳蘇學派,又稱浙大學派,在20世紀40年代蜚聲中外,與當時美國芝加哥學派和義大利羅馬學派三足鼎立於國際數學界。

陳先生和蘇先生是愛國主義者,早年留學日本時便立下宏志,要為中國創辦一個具有高水平的數學教學科研結合的基地。數學系秉持「嚴師出高徒」,課堂缺席者的學號次日會在校刊上「發表」;如一學期缺課時數超過限額,要扣減學風;輔導課上,學生輪流做習題,做不出就會「掛黑板」;在四年級開設「數學研究」課程,是一個學生由單純學習走向獨立從事研究工作的過渡階段,被譽為「中國有數學討論班之始」。

1932年,朱良璧考入浙大,數學系該年級8月入學註冊的總共10位學生;1936年7月,朱良璧畢業了,該年級能夠按學制時間如期畢業的,僅6位學生。朱良璧不僅穩居其中,並且留校任教。

1937年7月抗日戰爭全面爆發,9月,浙江大學被迫走上西遷之路。朱良璧毅然追隨學校西遷,與數學系風雨同程。

浙大初遷建德,再遷江西泰和,三遷至廣西宜山,這就是我們後來常說的「文軍長征」,途徑浙、贛、湘、粵、桂、黔,行程2600餘公里,歷時2年。朱良璧在此奮力遷轉的歷程中,經受顛簸,耐住長途跋涉,走出了一段屬於自己的「文軍長征」。

學術之醇,臻於極致。1939年9月,浙大增設理學院理科研究所數學部,亦稱數學研究所,數學系從此可招收研究生。1941年9月,數學系由遵義再遷至湄潭南門外朝賀寺。朱良璧考上數學所,成了一名研究生。

1945年,朱良璧先生在數學頂尖期刊美國《數學年刊》上發表了《關於傅里葉級數的一般部分和》一文並被刊發在首篇。在同一期美國《數學年刊》上發文的,還有愛因斯坦、陳省身和西格爾。

1884年美國《數學年刊》創刊,之後由Prince頓高等研究院與Prince頓大學共同主辦,是數學科學領域最有分量的刊物之一。朱良璧先生也是迄今為止唯一一位在此期刊上發表過文章的中國女數學家。

朱良璧是在《數學年刊》(Annals of Mathematics)、《數學新進展》(Inventiones Mathematicae)、《數學學報》(Acta Mathematica)、《美國數學會雜誌》(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athematical Society),國際頂級四大數學期刊全部發表過論文的中國科學家。

全力支持丈夫工作

最愛小蝦仁燉水波蛋

1943年9月,朱良璧與陳建功在湄潭結婚。此後的歲月里,朱良璧先生、陳建功先生用對彼此的真摯感情,譜寫下兩位數學家平常又不凡的婚姻家庭生活。

1952年院系調整,朱良璧調入復旦大學,擔任講師。1958年,陳建功到杭州大學擔任副校長,朱良璧隨之到杭州大學,還是擔任講師。她主講《高等數學》,對各個系開放,相當於現在的公共課。曾有弟子在第495期《浙江大學報》撰文《「沒脾氣的」朱先生》,溫馨回憶朱良璧協助丈夫默默幫助學生,從來沒有跟同事「紅過臉」,晚輩來拜年一定會送出門……

1962年後,陳先生兼任杭大教師升等委員會主任,領導全校教師職稱評審工作,主張以學術水平為唯一標準,使教師升等真正成為激勵教師奮發向上的良性機制。為避嫌,在夫人朱良璧升職一事上,陳先生把朱先生「雪藏」了。在同事們記憶里,「從未在朱先生那裡(因職稱等事情)聽到一句抱怨」。老人家心境之開闊,於名利事上的淡泊安詳,或者正是長壽的第一秘方。

在兒女孫輩的眼裡,朱良璧經過風雨艱辛而始終保有一顆平常心,「不見大喜大怒」「三餐規律清爽,頂喜歡小蝦仁燉水波蛋」,是一位以心性養生長壽的老人家。

追求極致的數學世界,歸於簡樸的煙火生活,朱良璧大道至簡、以德垂范,其言傳身教,也在不斷影響著家人、學生和身邊的人,形成了良好的家風和學風。先生雖已千古,但其「大先生」的精神將長存。

綜合自浙江大學數學科學學院、浙江大學離退休工作處微信公號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