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改造家》陷入「脫離現實」爭議:132萬改造的房子宜「看」不宜「居」 設計與人居孰輕孰重?

  132萬改造的房子宜「看」不宜「居」

  設計與人居孰輕孰重?《夢想改造家》陷入「脫離現實」爭議

  沈昭

  節目截圖

  11月21日,東方衛視《夢想改造家》播出了最新一集「二十個人的空巢之家」,一經播出就為這檔節目帶來了前所未有的關注,而這些關注卻並非是讚美之聲。設計與人居孰輕孰重?充滿爭議。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 沈昭

  金牌節目遭翻車,各方回應不同

  本期委託人杜興昌老人訴求改造自家老房子,來自北京的青年建築師陶磊接手改造。受到疫情影響,節目最終呈現的房屋是還未軟裝的半成品,委託人收房時對房屋表示了肯定,但是觀看節目的網友們卻並不買賬。

  網友認為,整座房子改造費用高達132萬,但是效果簡直與毛坯房無異。紅磚混凝土加水泥的風格讓人直呼「無法欣賞」,更是被詬病為「完全不實用」「沒有考慮到老人的生活起居要求」,過分狹窄陰暗的走廊和餐廚房也難以滿足年節中二十多個子女歸家團聚的需求……無論是從設計美感還是房屋實用性來看都無法令人滿意。

  對於節目所引發的爭議,節目組則在微博上回應房屋將會在明年開春繼續完善,132萬的費用節目組與委託人會各承擔一半。房主杜興昌此前也回應了媒體的採訪,表示因為房屋還沒有完工交付,房子好壞要實際入住後才能客觀評價。而陶磊方面暫時沒有對外公開回應爭議。

  什麼才是「夢想家園」?

  《夢想改造家》從2014年首播至今已經是一檔有七年歷史的老節目了,除邀請國內知名設計師外,節目還曾邀請過海外知名設計師參與住房改造,往期也出現過不少堪稱經典的改造案例,長期以來口碑良好而穩定。這一次的輿論爭議對於不少節目老粉絲來說頗為意外。《夢想改造家》節目的初心在於「為每一個需要幫助的家庭打造夢想家園」,那什麼才是夢想家園?

  有網友在看完這一期節目後評價建築師是「用別人的家園完成了自己的夢想」。從現有資料來看,建築師陶磊畢業於中央美術學院,同時也任教於中央美術學院,曾獲得中國建築傳媒獎青年建築師的提名。陶磊的自宅亦是空間線條簡單鋒利,以大量的原木調和為空間增添溫和暖意,是一棟相當現代化且美觀的別墅。極簡工業風似乎是陶磊所長,他的「夢想家園」也貫徹了自己的設計理念,而這一次在杜老這裏遭遇了「水土不服」。

  委託人的「夢想家園」很樸素,鄰居家兩層、雪白通亮的小洋樓就是樣本,委託人樸素的審美在建築師這裏似乎並不合適,他認為「二層建築會帶來土地與自然景觀的分離」。建築師花費大量的人力物力去搭建一個足夠風格化的紅磚外牆,採用多種特殊砌法,本地工人無法完成,不得不從千里之外的北京請來了砌牆工人,最終打造出的鏤空紅磚牆倒是滿足了設計師的審美需求。大量清水牆和水泥檯面也相當「赤貧工業風」,可是對於年紀越來越大的老兩口來說,這些尖銳的邊角都將成為實際生活中的「地雷」, 略有傾斜的天井沒有加裝護欄,其安全性也無法保障。

  更令人擔憂的是這套尚未交付的房子已經被心細的網友發現了房頂開裂,而所謂的水暖供暖也遭到不少網友質疑。如此建築,宜「看」,卻不宜「居」。

  房子要「看」更要「住」

  在一定程度上,建築師所追求的高級審美是與人居背道而馳的,也與大眾審美不相符合,建築師追求高度的風格化和個性化的審美表達,尋求通過建築傳遞某種形而上的意義,而這一追求恰恰是民居所不怎麼需要的。建築師安藤忠雄的代表作「住吉的長屋」的屋主佐二郎夫婦就曾抱怨住在這座房子里要忍受風吹雨打、冬冷夏熱。在本期節目中,建築師所輸出的審美取向和形式語言倒是一以貫之,使用紅磚這種在地性很強的建築材料也成為建築故事的一個部分,但追求建築上純粹的形式表達而不顧屋主的實際需求使得建築本身雙腳離地,不得人心。

  回歸本心,建築最本質的功能還是用來住人而不是沖獎,民居所講求的並非是形式美而是實用性,根據業主的需求調整建築的設計風格與布局才能讓房屋回歸「人本」。在多風沙且寒冷的西北地區,漂亮的鏤空外牆不如多增加牆體保溫層,水泥自流平的淋浴間不如多增設防滑扶手。一棟要長期居住的房屋不應僅僅是意義上的冰冷載體,當建築作為「家」的時候,美觀固然需要考慮,宜居才是建築師更需要做的功課。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