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中國縮小貧富差距,對世界意味著什麼?

  東西問 | 解碼「共富」系列稿件:李實:中國縮小貧富差距,對世界意味著什麼?

  對中國而言,推進共同富裕,將對社會主義制度在全世界的創新發展作出重大貢獻。

  中新社記者:龐無忌

  編者按:

  貧富差距是一道世界性難題,「共同富裕」是把收入拉平嗎?擁有14億人口的中國向貧富差距問題發起挑戰,對世界意味著什麼?中國的探索將給世界其他國家帶來何種借鑒?目光轉向西方,作為首個工業革命的國家,英國的收入分配問題一度「告急」,彼間的舊弊及治理,於中國的「三次分配」有何啟示?

  中新社「東西問」專欄今起推出系列稿件,冀為此議題的討論提供有益視角與思考。

  貧富差距是一道世界性難題。20世紀80年代以來,全球貧富差距持續擴大,特別是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來,情況尤甚。

  聯合國最新政策簡報稱,2020年3月至12月間,全球極端貧困人口增加了1.19億;瑞士信貸報告則指出,2020年底,全球最富有的10%人群擁有全球82%的財富。縮小貧富差距,成為一項緊迫的全球性任務。

  2020年,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首次提出「全體人民共同富裕取得更為明顯的實質性進展」目標,並列入2035年中國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的遠景目標之一。

  擁有14億人口的中國向貧富差距問題發起挑戰,對世界意味著什麼?浙江大學共享與發展研究院院長李實近日在接受中新社「東西問」專訪時表示,中國推進共同富裕,將帶來中等收入群體的擴大,以及隨之而來的消費規模擴張。更為重要的是,中國直面全球性挑戰,如果在探索中形成新的發展道路,將給世界其他國家帶來很好的借鑒。

  2020年10月,西藏自治區米林縣果農採摘蘋果。西藏積極開展「訂單定向」勞動技能培訓,促進農牧區民眾轉移就業,讓農牧民不離鄉不離土實現就業增收。中新社記者 貢桑拉姆 攝

  全球貧富差距重回歷史高點

  中新社記者:全球各國貧富差距狀況如何?

  李實:回顧過去近100年西方國家收入差距的變化,上個世紀80年代初,是一條分界線。80年代初期,西方國家收入差距一度降至歷史低點。但過去40年多年間,西方國家貧富差距又不斷擴大。其中,美國是發達國家中貧富懸殊最明顯的一個國家。根據相關指標,現在全球貧富差距已經回到1929年大危機之前的狀態。

  中新社記者:貧富差距進一步拉大的原因有哪些?

  李實:總體而言,三方面的因素起了很大的作用:

  第一,全球化。

  全球化帶來資本的全球流動,其方向主要是從資本相對過剩的發達國家流向資本稀缺的發展中國家。有資本流入,加之廉價的勞動力資源,發展中國家特別是新興經濟體收入增長相對較快。

  但是發達國家資本流出後,一些傳統產業如一般製造業出現萎縮,員工薪資增長也相對緩慢甚至出現下降。與之相對,跨國公司及金融業大發展讓一部分高收入人群收益大增,收入差距拉大。

  第二,技術進步。

  技術進步大都由發達國家發起,而且技術往往與資本高度結合。隨著技術進步,一方面資本收益增加,另一方面,機器人等技術革新的出現,減少人工使用,對就業產生負面影響。技術越先進,在就業方面對人的替代也越大。

  第三,分配、福利和稅收等政策。

  在新自由主義思潮影響下,西方國家的各種經濟和社會政策發生調整。例如:減稅成了一種普遍性的政策手段,社會福利也被削減。如此,富人的稅在減少,而窮人的福利在下滑,貧富差距就擴大了。

  除以上三個方面外,20世紀80年代以來,西方整體產業和就業結構發生了很大變化,曾經發揮調節收入分配作用的社會組織如工會,逐漸式微。

  貧富懸殊正撕裂社會

  中新社記者:貧富差距持續加大會有什麼後果?

  李實:一定的收入差距,有助於經濟增長,因為發展所需的關鍵要素——資本,大多來源於收入更高的人。但經濟發展到一定水平後,往往資本充裕,貧富差距的負面影響就更大。

  例如收入差距過大會導致消費需求不足,因為大量窮人沒錢消費。

  收入差距過大還會影響整個社會的人力資本,低收入群體在子女教育上無法投入更多,限制下一代的人力資本形成。

  它還會帶來整個社會的不穩定。比如:美國在前總統川普執政以後,社會撕裂愈發嚴重,其背後就有著貧富懸殊問題。社會分裂往往從階層開始,再加上種族等各種因素,於是又帶來了社會騷亂和動蕩,近幾年這類情形頻繁在美國上演。

  2021年1月6日至7日凌晨,美國首都華盛頓發生示威者衝擊國會事件。圖為騷亂過後的國會大廈一層大廳。中新社記者 陳孟統 攝

  放眼全球,除發達國家之外,拉美、非洲等一些發展中國家,基尼係數更高,常年在0.5以上,風險也極大。

  例如:巴西在20世紀80年代時人均GDP相當於中國的10倍(阿根廷更高)。但40年過去,巴阿兩國年經濟增長率都在1%以下,跌入中等收入陷阱,社會問題頻發,其中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收入差距過大。

  2016年8月拍攝的巴西里約熱內盧貧民窟及附近海灘。中新社記者 富田 攝

  直面全球性挑戰

  中新社記者:中國的情況如何?

  李實:中國同樣面臨收入差距較大的問題。去年,中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基尼係數是0.468。全球基尼係數超過0.5的國家大約在10%左右。從全球來看,中國收入差距屬於偏大水平。

  2013年8月,山西太原一建築工地內吃午飯的農民工。當年全國居民收入基尼係數為0.473。中新社記者 韋亮 攝

  中新社記者:中國為何在此時強調共同富裕?

  李實:過去這些年,中國儘管收入差距偏大,但社會仍處於相對穩定的狀態。得益於過去30多年來,中國經濟持續保持較高增速,各階層人群的收入儘管增速不同,但均保持增長,低收入人群也同樣從經濟增長當中得到相應好處,貧困人口不斷減少。

  這與全球很多其他國家,例如美國,情況不同:過去幾十 年,美國低收入群體的收入增長長期陷入停滯,甚至出現下滑。

  貧富差距對人們心理的影響來自橫向和縱向的對比。橫向是跟其他人比,縱向是跟自己過去相比。如果縱向對比收入持續增長,也會對橫向效應產生對沖,有助於緩解矛盾。

  過去由於縱向效應的作用,貧富差距在中國尚未引發嚴重問題。但國際經驗對中國來說也是一種警示:當經濟發展到一定階段,增長放緩,低收入群體收入增長停滯時,社會不安定因素就會更加突出。

  中國此時謀划共同富裕,一方面是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後,中國進入新的發展階段,要有一個新的發展目標,共同富裕就設定了一個更高標準。

  另一方面,中國推進共同富裕直面全球難題,努力縮小在收入、財富、公共服務等方面的差距,避免因貧富懸殊拉大而拖累經濟、引發社會問題。

  2020年7月,航拍貴州省遵義市湄潭縣黃家壩街道田壩社區崇德小區移民安置點。中新社記者 瞿宏倫 攝

  共同富裕的全球意義

  中新社記者:放眼世界,中國推進共同富裕,有何重要意義?

  李實:貧富懸殊,或稱發展不平衡問題是全球性的,很多國家也在試圖尋找解決辦法。在這一背景下,中國第一次明確提出「共同富裕」。它作為一種理念、行動綱領,以及未來發展目標,其他國家是沒有明確提出過的,因此得到國際社會的普遍關注。

  作為一個社會主義國家,社會性質決定了中國要走共同富裕的道路。對中國而言,推進共同富裕,將對社會主義制度在全世界的創新發展作出重大貢獻。

  2020年6月,江蘇省張家港市南豐小學永聯校區的管弦樂團在演奏。江蘇省張家港市永聯村,曾是蘇州地區面積最小、人口最少、經濟最落後的村子之一。經過多年不懈奮鬥,永聯村已成為經濟實力、綜合發展走在全國前列,村民人均年收入達到58000多元人民幣的富裕村。富裕起來的村民開始注重精神生活的追求。中新社記者 泱波 攝

  共同富裕該怎麼做?過去我們更強調效率、GDP增長等,未來並不是說這些就會被忽略,而是更強調在發展中注重共享,也就是所謂的兼顧公平和效率。

  公平和效率兩個目標一直以來難以「兼容」。如何能讓二者形成相互協調、促進的關係,而不是非此即彼或替代對方,是中國要探索解決的關鍵問題。

  在這一過程中,一些創新機制或者辦法,會形成一條新的道路,一定程度上也能給其他國家提供寶貴經驗。

  此外,推進共同富裕無論對跨國公司還是本土企業來說都是利好。中國推進共同富裕,縮小城鄉、區域和收入差距,形成橄欖型分配結構,必將擴大中等收入群體的規模。這意味著消費需求的提升和市場規模的不斷擴大,企業也能隨之擴大生產、市場和利潤。

  受訪者簡介:

  李實,教育部「長江學者」特聘教授,浙江大學文科資深教授,共享與發展研究院院長,公共管理學院教授,北京師範大學中國收入分配研究院院長。先後任北京師範大學經濟與工商管理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人才發展經濟學研究中心主任,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教授,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專家諮詢委員會委員、人力資源與社會保障部專家諮詢委員會委員,農業部專家諮詢委員會委員等職務。榮獲「全國扶貧開發先進個人」稱號,2018年「全國扶貧攻堅創新獎」。主要研究方向:發展經濟學、勞動經濟學。

  李實30餘年來致力於收入分配和貧困領域的研究,發表中英文論文200餘篇,論著20多部。獲第八屆「中國經濟學理論創新獎」、三獲「孫冶方經濟學獎」、2010年「張培剛發展經濟學獎」。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