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紀(66)|對話「我會修空調」:不能一味寫緊張刺激,要找准懸疑和輕鬆的平衡點

原標題:封「神」紀(66)|對話「我會修空調」:不能一味寫緊張刺激,要找准懸疑和輕鬆的平衡點

網路作家「我會修空調」

封面新聞:有人評論《我的治愈遊戲》這本書很「致郁」,你怎麼看?

我會修空調:很正常,我一開始寫的時候已經想到過會有這樣的評論,當時寫這個本身就有一種玩梗反轉的意思。你看標題可能覺得是能治愈疲憊的,但點進去看的時候,就發現第一章還正常,第二章開始不對勁了,第三章直接跑偏了。讀者慢慢會覺得這不是一個治愈遊戲,而是一個「致郁遊戲」,但是你再繼續往後看,一步步深入之後,你又會發現原來在那麼深的絕望里還藏有一絲絲光亮,這是致郁中的治愈,內核還是治愈。

封面新聞:你還特別喜歡給筆下小人物一個完美的結局,尤其是裏面修空調的小人物,這個是映射到自己身上了嗎?

我會修空調:肯定會代入自己的生活體驗。我筆下的故事,有很多都是在寫小人物的成長史。這就像是周星弛的電 影——很多主角都是從小人物一點一點往上爬,這種從小到大、從弱變強的過程也是讀者喜歡看的。《我的治愈系遊戲》中,韓非開始有一幕是在鏡子面前看自己臉,這個場景就化用自《喜劇之王》的名場面。星爺的電 影,對我的影響很大。

封面新聞:你會在緊張懸疑的氣氛中融入各種不同的元素,這對你來說難嗎?

我會修空調:寫的時候要想很多,找准那個點很關鍵。比如懸疑小說就要找准緊張和輕鬆的平衡點,不能一直尋求刺激,也不能一味地搞笑。任何一種固定話的表達方式都會有疲憊期,所以就要來回穿插。還有就是緊張與更加緊張之間也有一個臨界點,這個點也必須得把握好。

封面新聞:不能一味去寫,還得考慮讀者的接受度。

修空調:是的,我最開始寫的是短篇故事,如果純粹要寫一個故事去嚇人,我會寫得特別虐。但放在長篇小說里是不能這樣寫的,你純粹去嚇人,會把讀者嚇跑,讀者群體會變少,很刺激的東西也很難寫長,總是要雜糅一些其他的元素,要有一條「治愈」的主線。

封面新聞:在拓展讀者群這塊有沒有一個自己的考量?

我會修空調:首先最關鍵的一點,要有自己的寫作風格,才能在這麼多網文作者中有自己固定的讀者群——他們能看得出來你的風格,也喜歡你的風格。第二,有了自己的獨特風格後,還要不斷創新,要時常看看當下流行什麼,時刻去看、去學習,把自己的寫作與這些流行的事物結合起來,才能碰撞出火花,產生一些不一樣的東西。比如說前幾年直播火的時候,可以把故事和直播結合起來;密室逃脫火的時候,可以把小說和密室探險結合起來;現在VR虛擬遊戲火,又可以把懸疑和虛擬遊戲結合起來。懸疑故事,不能一味地緊張刺激,一定要結合一些東西,把握好平衡。

封面新聞:平衡本身,並不意味著向市場妥協。

我會修空調:對,這並不是妥協。因為作者本身想要表達的內容本質並沒有丟,自身的風格也還在,只是把作品變得更加容易讓大家接受,更加符合這個時代的潮流變化。寫故事的人,不能一直重複那些老套的劇情,一成不變的套路遲早會被時代所拋棄。要持續吸引到一些新人來看你的書,就必須要跟緊時代,不能被甩下來。

封面新聞:你會給自己設定每天的更新字數嗎?

我會修空調:我以前每個月大概就是十二萬字,一天更新四千到五千字。這個更新量,既能保持質量,又能保持創作時的心情,是最完美的狀態。這個月有推薦活動,給自己定的計劃是每天一萬字,也算是我寫得比較多的一個月了。

封面新聞:書中的主角,幫助很多靈魂完成了生前的心愿。你自己的心愿,是什麼呢?

我會修空調:我最開始寫書肯定就是為了賺錢,辭職了,要養家糊口,賺錢是最開始的心愿,現在我已經實現了。現在我希望讀者勞累一天之後,看到我的書能放鬆、休息一下。也希望能通過我的文字,傳遞一些正能量。

封面新聞:接下來的期許和規劃是什麼?

我會修空調:我現在更期望看到我筆下的故事能改編成動漫或者電 影,讓更多的人看到。很期待自己的作品能有其他樣子的呈現。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