捨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斯圖爾特的籃球人生樸實強硬

斯圖爾特和James衝突現場。 影片編輯 徐儲立(01:54)

當禁賽處罰出爐時,話題#No LeBron瞬間衝上了Twitter熱搜,而另一位主人公斯圖爾特彷彿被遺忘一般。

事實上,在活塞和湖人的衝突發生後,斯圖爾特只是輿論浪潮中的附屬品——球迷討論的核心話題是「以我對老詹的了解他不是故意的」、「James就是臟,打完就跑還攤手」、「James是不是輸急了」、「James老了,爺的青春回不去了」……

無論哪種,核心人物都是那個叱吒聯盟近二十 年,不得不承認已經快老了的「皇帝」James。

James搶籃板卡位時肘擊斯圖爾特。

至於斯圖爾特,轉播畫面立刻給出這樣一個信息——當James進入聯盟時,斯圖爾特才兩歲。彷彿暗示著,年輕人你算老幾?

在這場註定收割巨大流量的爭議中,斯圖爾特的形象被定義為滿臉鮮血瘋跑追打James的「莽夫」和「弒君者」,以至於總教練凱西賽後像老父親一樣勸慰他:「我告訴他,不要讓這定義你自己,不管比賽中發生什麼,這都不能定義你是誰。斯圖爾特是個很棒的孩子。」

那麼斯圖爾特,到底是怎樣一個人呢?

斯圖爾特沖向James。

「他三次衝過去道歉,都被攔住了」當斯圖爾特眼角血流不止,以衝刺的方式離開賽場後,網上評論最多的一句話是:「斯圖爾特三次想衝過去給James道歉,都被攔了下來。」

這句戲謔之所以備受推崇,因為話里充斥著諷刺、地位階級以及黑色幽默。

但置身其中的球員,除了瓜哥這樣的江湖大哥外,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平靜的看待此事。畢竟當斯圖爾特像頂級跑鋒一樣閃轉騰挪,把活塞工作人員甩倒在地,嘗試「捨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時,你也會喊出和A.Davis同樣的話,「十 年來,我從未見過有人在場上像他這樣。」

更何況,斯圖爾特黝黑的皮膚上鮮血淋漓,更添幾分「不瘋魔不成活」的氣質。

斯圖爾特禁賽兩場,James禁賽一場。

就連隊友約瑟夫都幾乎臨陣「倒戈」——他走到湖人板凳席後方,讓一向淡定的安東尼都不禁問上一句:「你來這兒幹啥?」

在聯盟打了十 年的約瑟夫自然對球員通道門清,給出了自己的理由:「我預判了斯圖爾特,覺得他可能會從球員通道繞到這邊偷襲,選擇在這攔上一手。」

事實證明,約瑟夫的預判不無道理。當前兩次衝鋒被團團圍住之後,斯圖爾特做出「我好了,我已經冷靜下來了」的表情,卻在走近球員通道的時候驟然衝刺。

此刻你甚至覺得,斯圖爾特是一位熟讀兵法的謀略家,而非黑粗硬的「莽夫」。

隊友紛紛拉住斯圖爾特。

而互聯網的記憶會如同演算法推薦一般,幫你截取斯圖爾特類似的事件——比如當Griffin倒地後,斯圖爾特還站在身邊,不讓前者起身;比如Howard曾在和斯圖爾特的比賽中一度離場,原因是後者撕爛了他的球褲……

而回想這些和此地此景,讓A.Davis不由地說出:「我們在底特律,所以奧本山宮殿事件在我腦海中閃回。」

值得一提的是,奧本山宮殿事件發生在2004年的11月19日,三天前剛剛滿17周年。雖然球館早在去年就已炸毀報廢,但談到活塞你總會不自覺地加上鐵血二字。

嚼不爛的「燉牛肉」

斯圖爾特確實是一個「惡棍型」球員,無論哪個對手都不願意遇到他。這種球員,只適合當隊友。

當Griffin和他還是隊友的時候,就時常被斯圖爾特給嚇到:「每次我看到他奮不顧身地搶下一個球,都會被他的那種勁頭給驚到。他真的對每個回合都毫無保留。」

他的綽號是「蠻牛斯圖(Beef Stew)」,這是球迷在新秀賽季給他起的名字。字面意思是「燉牛肉」,實際上Beef是形容他瓷實的身體,Stew取自他的姓名。

作為一名身高只有203cm的內線,斯圖爾特有著所有矮個前輩的一切元素——兇狠、不知疲倦、爭搶每一個籃板。

所以你會看到發生衝突那個回合,當罰球命中率79.5%的Grant站上罰球線時,斯圖爾特左手扯著安東尼的褲腳,右手則架在James的胸前。

安保人員攔住斯圖爾特。

這就是斯圖爾特每晚的工作,從哨響開始到比賽結束,他始終如此。

就像活塞總教練凱西所說:「當你面對他的時候,你需要和一個極具能量的球員對抗。而且,你最好帶上你的工裝靴和頭盔,因為斯圖爾特會表現得就像帶著這些東西一樣。」

即便在訓練時,斯圖爾特也是如此。此前的一次隊內訓練,30歲的Olynyk展示自己傷痕纍纍的手臂說:「這就是和斯圖爾特訓練的代價,我在這個聯盟打了快10年了,像他這樣在訓練里會以每小時110英里全速撞向我的年輕人還是第一次見。」

不知疲倦的斯圖爾特,似乎也能從數據中體現——他場均干擾兩分投籃9.3次,位列聯盟第3,在他之前的是213cm的埃文·莫布利和216cm的魯迪·Gobert。

當年底特律活塞用第16順位選擇這名年輕人時,總經理特洛伊·韋弗說過這樣一句:「有時候,籃球就是看誰能更狠地踢對手的屁股。」

斯圖爾特和Griffin衝突。

場上鬥牛犬,場下乖小孩

不過從各種社交帳號和採訪中可以發現,場下的斯圖爾特和他的球風完全不同。

在《The Athletic》的筆下,斯圖爾特是一個回答所有問題都會用「Yes, Sir(是的,先生)」或者「Yes, ma』am(是的,女士)」開頭的禮貌小孩,並認為場上發生的一切不過是雙方競爭中的一部分而已。

而每當比賽結束來到場邊採訪,他給記者的感覺只不過是一個長得高點、壯點的年輕人。

他也不像「野獸派」代表Harrell、Beverly這些球員一樣是個口無遮攔的人。當James姆斯被驅逐後第一時間在Instagram上轉發「360組合」的合照時,斯圖爾特的最新動態還是7個星期之前的季前定妝照。

換句話說,場上的斯圖爾特是個鬥牛犬,場下的他卻是個乖小孩。

這種反差極大的場面,在斯圖爾特眼裡不過是努力工作的體現——他是典型的牙買加移民二代,是一位工人的孩子。

他的父親德拉,上個世紀70年代隻身一人前往美國佛羅里達後,始終是一名底層打工人,當過漁民,後來做採摘工,再後來成為了建築工人。

小時候的斯圖爾特最愛倚在窗邊,等父親回家。「每天他下班回家,他都會先在門廊上坐一小會兒再進門,那是他放鬆的方式。」

斯圖爾特告訴《The Athletic》:「我能看到他有多勞累。他負責操作電鑽,所以下班回家的時候,鞋上全是幹了的混凝土,整個人都灰頭土臉的。」

父親腳踏實地幹活的模樣也讓斯圖爾特印象深刻:「在我很小的時候,他就向我展示了努力工作的樣子是怎麼樣的,職業道德工作態度是怎樣的。那些事情在我內心深處,這也是我面對我自己的生活的態度。」

斯圖爾特讓人想到了大本。

當你工作時,傾盡全力

從小到大,斯圖爾特都不被允許和運動隊以外的小夥伴們出去玩——他的生活中只有四件事:訓練、吃飯、寫作業、睡覺。

即便他早早就離家在印第安納打球,又在華盛頓州打了一年大學籃球,但德拉仍然會不斷的查他崗。

因為他們所住的紐約羅切斯特地區,是美國最危險的地區之一,在2019年的統計中,每10萬個人當中就會發生748件暴力犯罪。

「這是為啥他喜歡運動,因為這是德拉能批准他的唯一一件事情。」

斯圖爾特小時候踢過足球,10歲開始學習拳擊,這項運動也被斯圖爾特視為最愛。甚至到現在,依然能看出拳擊對斯圖爾特的影響——當他站在那個方形的場子里,要麼干仗要麼跑路;但比賽結束,你和對手握手言和,故事翻篇。

如今斯圖爾特籃球比賽流過的汗、淚甚至是血,就像是他父親德拉當初在回家前拍下的灰塵和腳下的水泥,相同的是雙方都在努力工作而已。

正如父親所說:「那是牙買加文化,那是我養育他的一種方式。當你工作的時候,傾盡全力。當你不在工作,拿出敬意。」

20歲的斯圖爾特就是這樣做的,哪怕從此成為「弒君者」。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