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泓志:城市更新應協同韌性發展

AECOM 亞洲區高級副總裁劉泓志

城,本指都邑四周用作防守的牆垣,防禦,是城市與生俱來的使命。如今牆垣已然成為歷史的遺迹,安全依舊是城市發展的基石。

AECOM 亞洲區高級副總裁劉泓志認為,評價一座城市,不應只看它有多壯麗的天際線,還要考量它是否具有健康安全的韌性發展意識。

「城市會遭遇很多外力衝擊,包括水災、停電、地震,也包括疫情、生化危機、甚至黑客攻擊等,城市系統可能因為外力衝擊而癱瘓,而我們需要為這種衝擊預留空間與應對的能力。」

城市遭遇外力衝擊後自愈的能力被稱為城市韌性,2021年,「十四五」規劃首次提出建設「韌性城市」。劉泓志認為,好的城市更新,是城市韌性不斷增強的動態過程。

作為基礎設施全方位綜合服務企業,AECOM在參與各地城市建設過程中積極融入韌性理念,打造了包括上海碧雲綠地、雲南撫仙湖星空小鎮、中新天津生態城等項目。劉泓志認為,城市更新不應只以增長為導向,而更應關注「底線」的問題。

上海碧雲綠地效果圖

「城市更新應具備健康意識,韌性發展的價值取向是城市經濟增長的重要基礎。好比一個人想要鍛煉體魄增長肌肉,具備健康的體質就是底線。」

水岸空間投映著城市更新曆程

河流是城市的起源,也投映著城市的變遷。

AECOM 參與了全球多個知名濱水空間的打造,包括馬來西亞生命之河、紐約西南布魯克林、洛杉磯河改造、蘇州金雞湖等。

談及濱水空間對於城市的意義,劉泓志表示,由於水岸空間尺度的獨特性、開放性,河流賦予城市獨特的視野。在高樓鱗次櫛比的上海,站在黃浦江邊,可以看到兩岸數公里的城市風貌。而城市的歷史進程與生活內容,也得以在優秀的水岸空間露出底色。

「城市發展的連續性在河流水岸體現得最明顯,在高密度的城市,河流是自然的剖面圖,它既是城市最初的基礎設施,也是自然生態與城市活動的第一場對話。城市發展在保留水岸生態肌理的同時,要盡量留下城市過去的痕迹,在水岸的視覺景觀背後能夠窺見帶著時間深度的歷史生活風貌。比如,深圳大沙河生態長廊,以鄉愁角度出發,把河流重新帶回城市及人們的生活記憶之中。同時,在西麗湖、大學城、高新區、深圳灣等區塊,刻畫出不同特色段落,展現了深圳多元化的文化,以及朝氣蓬勃的城市特質。」

黃浦江被視作中國近代民族工業的流動史詩,2010年左右,以世博會為契機,這條孕育了中國第一個發電廠、第一家造船廠的「生產之江」,開啟向「生活之江」的轉型。龍華機場航空儲油罐變身藝術中心、發電廠與運煤碼頭變身美術館。被問及如何看待工業遺迹紛紛轉型為文化藝術場館,劉泓志表示,這些更新行動一方面捕捉了上海豐厚的文化基底,走向卓越的世界文化之城;另一方面也是對上海時空記憶的還原,用面向未來的更新行動加固了一座城市的歷史深度。面向未來,這些場館還將繼續擔當著孵育新城市文化的使命。

作為哈佛大學城市及建築設計碩士,劉泓志是國際及國內多個城市規劃設計組織機構成員,他認為包括倫敦泰晤士河在內的世界城市水岸都經歷過相似的發展歷程。「從後工業發展時期以隔離排污為重點,緩解中心城區河段污染;再進入綜合治理時期,通過立法及處理設施升級嚴控污染排放,實施流域統一管理;到當下的協同更新時代,水環境改善與城市更新的協同發展,通過城市基礎設施改造使用的文化藝術場館讓人、城市、歷史的關係在空間上重新得到連接,作為城市地標的博物館、藝術館,將成為市民最具歸屬感的公共空間。」

在肯定黃浦江濱江岸線紛紛植入文化藝術場館的同時,劉泓志認為,這些更新也帶來了新的挑戰,即硬體建設超前了軟體建設。目前,濱江文化設施紛紛落成,而內容方面還有很大的運營空間,需要市民與文化活動的互動來孕育。

「當互動達到一定程度,水岸就不再是少數設計師所設定的作品,而是市民共同創造、『生活』出來的空間。屆時,一江一河絕對是上海特色。」

一江一河蕩漾著上海的價值取向

以徐匯濱江為例,黃浦江濱江岸線在轉型時曾對標巴黎左岸和倫敦南岸,如何看待在濱水空間打造過程中向世界汲取經驗?向世界汲取經驗的上海,如何保持自身特色?

劉泓志認為,上海作為外來文化首先入駐的港口城市,有著海納百川的格局與胸襟。盧浮宮以外來元素金字塔為造型主體,蓬皮杜中心一反傳統的建築空間形態與巴黎格格不入,這些在當年都曾引起巨大爭議,最後卻被巴黎這座城市乃至比城市更大尺度的時間所包容。被稱作「東方巴黎」的上海有著同樣兼收並蓄、包容創新的特質,而包容的厚度與時間的維度,正體現了城市韌性的發展。

「上海的魅力不在於當下為何,而在於未來還會有怎樣的可能。」

劉泓志認為,一座城市處理問題的方式往往會體現城市的文化,以濱水空間為例,上海碰到無法貫通的問題,沒有選擇放棄,而是迎難而上,敢於以突破創新的設計「飛越」斷點,最終讓遍布碼頭、廠房、倉庫的一江一河全線貫通,讓斷點變成亮點。劉泓志強調,濱水空間設計反映了城市更新與城市韌性同步發展的機遇和挑戰,高質量的更新與韌性建設都必須仰賴有效的空間治理機制。空間設計是還江於民重要的一環,但政府前瞻的治理和政策協調能力更是關鍵。

貫通後的黃浦江岸提供步行、騎行、跑步三種速度的人行通道,沿著這條以人為本的濱水脈絡,AECOM植入了一系列大手筆生態空間,總面積達 600公頃的碧雲綠地,連接黃浦江和東海,預計將在 2025 年開放,總面積達 114 公頃的上海濱江森林公園二期,添加更多戶外活動空間,從而更好地保護一期的生態區域,而為了留住記憶的根脈,保護百年老樹,設計團隊更對道路進行了調整,利用更新契機最大程度恢復場地的原生肌理。

城市的核心是人,建設韌性城市必須以人為本、因城施策。水系作為關鍵的城市基礎設施與生態框架,是韌性建設中的重要部分,服務於人的需求,也涵養城的文化,對黃浦江岸的生態空間打造體現著上海向人文、創新、生態的韌性城市邁進的目標。劉泓志認為,好的空間開放、連續、為人們所共享,包容創意與想像,以人們的生活內容營造城市的獨特風貌。以此為目標,相信一江一河能夠成為走向世界的城市地標。

城市更新是利益持續做大重新分配的動態過程

城市更新表達了對城市時空記憶最大的保留,和對未來發展價值最深入的發掘。

劉泓志認為,相對於大拆大建,城市更新路徑的創新將傳達更多的意義:在固有基礎之上賦予舊的城市以新的生命和價值,產生新的經濟效益,而並非全部推翻重來;延續文脈、延續社會長期發展留下的痕迹與紋理,疊延長賽代新的需求與創新。簡言之,城市更新的價值在於平衡了開發與保護、融合了自然與城市、連接了歷史與未來。

「過去幾十 年來,談到城市發展,我們經常默認為『建設』,然而通過建設去完成『保護』同樣重要。就像濱水空間發展的歷程,更新行動應對了時代的問題,產生了當下的利益,但保護過去留下的資產和保護未來創新的空間,才是更新的內涵。」

在劉泓志看來,城市更新是在城市發展過程中利益持續做大然後重新分配的動態過程。它不是簡單的城市規劃、建築改造的命題,而是挖掘內在發展驅動力的機制設計。

「城市更新的過程是通過空間設計來放大城市發展效益,同時利用機制設計來完成利益的再分配。這些利益不只是經濟的,也是社會的、環境的利益;要分配的不只當下多方參與者的利益,更是城市歷史與城市未來的利益。」

基於此,劉泓志認為,保持可協調、可創新、可持續的城市發展能力是城市更新的核心品質,這正是城市韌性建設的理念與訴求,讓城市更新保障我們城市的安全、效益、和原真,從本質上與城市韌性同步發展。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