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上海冬奧第一人」!邵奕俊:從鉛球轉項的中國雪車隊長

北京冬奧會的雪車比賽,將出現上海運動員的身影。目前,共有四名從田徑「跨界」而來的田徑選手在備戰冬奧會,這其中,就有「上海冬奧會第一人」邵奕俊。

2018年的平昌冬奧會,邵奕俊作為舵手參加了男子四人雪車比賽,在高手如林的平昌獲得了第26名的成績。2022年北京冬奧會,將是他的第二屆冬奧會,「主場作戰」的邵奕俊,希望能賽出中國運動員的精氣神。

備戰冬奧會的日子很繁忙。但每天緊張的訓練之後,孝順的邵奕俊總會給遠在上海的媽媽發來微信,或是打個影片電話報個平安。每天一早,媽媽會給邵奕俊轉項前的教練、奧運亞軍隋新梅發一條微信,報個平安,告訴她一些關於兒子訓練生活的情況。

有空的時候,邵奕俊也會給隋新梅發來微信,聊聊天——這個「鐵三角」,成了邵奕俊備戰冬奧會期間最堅實的後盾。 

「他很聰明,是當舵手的料」

在田徑隊所在的莘庄基地,邵奕俊在上海隊時的教練隋新梅笑著說:「在跨項前,邵奕俊連真正的雪都沒好好見過。」

在2015年之前,邵奕俊是一名頗有前途的鉛球新苗,師從隋新梅。

土生土長在上海的邵奕俊,童年裡很少有與冰雪相關的記憶。2008年,他進入上海田徑隊後苦練鉛球,把大把的青春與汗水獻給鉛球場,夢想像偶像劉翔一樣能走上奧運會舞台,為國爭光。

命運轉折發生在2015年,北京獲得2022年冬奧會舉辦權後,中國雪車國家隊成立,「跨界跨項選材」在全國範圍鋪開——許多上海輸送的田徑運動員「跨界跨項」走上新賽道,成為雪車隊的一員,也開啟了運動生涯的新篇章。

邵奕俊因身高、體重等優勢,被國家隊教練一眼相中,這個幾乎沒怎麼見過下雪的上海男孩,由此開啟自己的「冰雪奇緣」。

「轉項之前,我從沒滑過雪,也從沒滑過冰,而且我還恐高。」邵奕俊坦言,進入國家隊初期,自己的心情很複雜。好在,經過系統訓練,他在這個新項目中找到樂趣。邵奕俊說,是創新的「跨界跨項」選材模式和上海市體育局的支持,改變了他的人生。 

現在的邵奕俊作為雪車國家集訓隊的隊長,不但代表中國雪車第一次登上了冬奧會的舞台,也讓中國男子雪車在國際賽場取得了一席之地。而從進入國家隊開始,他就擔任四人雪車的舵手。

「上海人嘛,腦子聰明,掌舵的需要更多的智慧。」隋新梅說,鉛球的經歷給了邵奕俊爆發力和速度,上海男孩特有的內秀和聰慧給了他「聰明勁」,這是高速刺激的雪車運動必備的技能。

「練鉛球的時候,他的塊頭就不大,訓練比賽靠的都是腦子。」

「從躲在最後到走到第一排」

在隋新梅的眼中,邵奕俊是一個有點內向、害羞的男孩。但這些年再回隊裡,他變了。「結實了,講話聲響了,和弟弟妹妹們講話就像個負責任的大哥哥,跟國家隊的新名字『大俊』挺般配的。」

隋新梅對剛進隊時這個內向的男孩還記憶猶新,她分享了這麼一段趣事。

「剛到隊裡的時候,邵奕俊都不敢大聲說話,說話前總要舉手。我就跟他說,你再舉手,我就罰你10塊錢。」說到這裏,隋新梅開懷大笑,「可是他那時候一個星期爸爸媽媽給他的交通費只有20元,這麼一來,他每次想要舉手的時候就猶豫了,後來就改掉了這個習慣,膽兒也慢慢大了起來。」

也就是那麼一個曾經「躲」起來的男孩,在這些年的磨礪中成為了一個男子漢。因為駕馭雪車需要一定的體重,邵奕俊邊吃邊練,這讓他看起來既結實又精幹。

為了能在這個全新的領域中有所收穫,他甚至改變了自己的性格——每次訓練或賽後研討,他都會跑到前排,拿著筆記本記下外教說的話。為了能充分領悟外教的指導,邵奕俊還自學英語,閱讀大量的雪車專業書籍,甚至還去補充相關物理知識。

擔任雪車隊隊長的邵奕俊,已經成為了「主心骨」——去年疫情期間,外教在國外遠程指導,邵奕俊和助教一個屋,幫著一起準備訓練材料,帶著隊員們落實每一天的緊張訓練,承擔起了隊長的應有責任。 

雪車隊的大哥哥家裡的大暖男

當年從上海去瀋陽參加測試,邵奕俊邁出了轉項的第一步。這第一步對於還顯稚嫩的他而言,有期待,更多的是未知,甚至擔心。畢竟,那個時候,雪車,甚至雪上項目,對於中國而言,都是一個陌生的領域。

但等他到了國家隊,參加完第一屆冬奧會,和世界上的好手過了招,他眼前的目標也漸漸清晰了起來。

「他嘴上說得不多,但我看得出來他的努力。」隋新梅說。雪車風馳電掣,四人雪車的最快時速可達140公里。這過程中,運動員稍有不慎便會受傷,邵奕俊也不可避免地受過傷,還被撞出了腦震蕩。

隋新梅心疼他,發微信叮囑弟子:「受傷就說明細節還沒做好,要多向教練請教,摳細節,避免傷病。」邵奕俊有空的時候,總會和教練聊聊天。隔行如隔山,有些要點卻是相通的。

「我隔一段時間就會叮囑他,訓練要避免傷病,每天訓練好要做治療,不要怕晚,也不要偷懶。」邵奕俊總會把教練的叮嚀記在心上,隨著冬奧會越來越臨近,他的狀態也越來越好。

在隋新梅的眼裡,邵奕俊這個上海小孩的「乖」,成就了他的嚴以律己。去年,雪車隊回上海集訓,隊裡有規定,吃住在基地,不能回家,邵奕俊不折不扣地遵守隊裡的規章制度——過家門而不入。媽媽來看他,母子倆也只是在基地的門外,隔著欄杆見了面。

在邵奕俊備戰冬奧會的過程中,傷病算不了什麼,有件事卻對他打擊頗大。在平昌冬奧會代表中國參加第一屆冬奧會之後不久,邵奕俊接到了父親病危的消息。這對邵奕俊而言,就像晴天霹靂。

邵奕俊從小是個孝順的孩子,以前在上海隊訓練,每個周末放假,一周去奶奶家看奶奶,一周回自己家和爸爸媽媽聊聊天,已經成為他訓練之外的全部。

而爸爸最終離他和媽媽而去,讓他短時間內無法接受。隋新梅看到大俊留鬍子了,疼在心裏。只要有空,她就會給邵奕俊留言,說說話,和媽媽一起,關心著他的成長,「我對他說,爸爸在天上也會為你加油鼓勁的,你要堅強,努力回報他對你的好。」

雖然離家很遠,媽媽和隋新梅都牽掛著他,邵奕俊也慢慢走了出來,笑容重新回到了他的臉上。前不久,邵奕俊在隊裡光榮地入了黨,帶領著雪車隊向著夢想繼續前進。

東京奧運會上,邵奕俊的同門師妹、上海姑娘宋佳媛獲得了寶貴的女子鉛球第五名。他第一時間給隋新梅發來了祝賀的簡訊:「隋導,祝賀您,北京冬奧會,我也要為國爭光!」。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