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場|看這些青年藝術家疫情后的「重塑」與反思

由北京今日美術館與王式廓基金會聯合主辦的第五屆「重塑——王式廓藝術扶持項目暨今日青年藝術家提名展」近日在今日美術館對外展出,展覽呈現曹舒怡、陳抱陽、葛宇路、何翔宇、厲檳源等10位藝術家的作品,他們以各自獨特的藝術語言,從不同角度解讀了「重塑」這一主題,提問「如何重塑」並展現了他們「重塑的痕迹」。

創立於2016年的「王式廓藝術扶持項目暨今日青年藝術家提名展」已舉辦四屆,受疫情影響,該項目暫停一年後於2021年重啟。

展覽現場

觀看與反思

展覽的第一個作品是葛宇路的《假日時光》,展廳相對的兩面牆上,一面是閃爍的、熱鬧的影片影像,一面則是整齊排布的A4紙列印的工作日誌,二者組成了一個有趣的對照組。《假日時光》簡單來說就是他的「替班日誌」,葛宇路從2020年8月起在一家美術館替班,共計替班9周,而被他替班的幾位工作人員則得到了難得的休息機會,那些影像則是他們休閑生活的記錄。葛宇路那些記錄自己工作的過程、感受以及接觸到的文件被放入展廳呈現,藝術家希望通過轉變身份深入機構內部去追問其中的勞動關係、反思藝術家的特權。

「被放假」的員工們以影像記錄的假日時光
葛宇路的工作日誌中對於特權、對於美術館體制的反思

葛宇路的另外一組作品是《臨摹》。這些作品創作時,他在城市中漫步,搜尋居民家裡的繪畫,並且在一個合適且儘可能不打擾對方的距離臨摹這些繪畫。當臨摹完成後,葛宇路會登門拜訪。並借出這些原作,把他們與複製品並置在一起。葛宇路試圖用兩張圖像的差異回應城市曖味夜色中那種帶有距離感的窺視與凝視,以及尋找藝術打通兩個世界的可能。

展覽中的另一位藝術家也關注「觀看」這個問題,曾曦從2015年開始鏡面不鏽鋼材料的轉型,從2016年開始的《視網膜》的架上系列,始終圍繞著「觀看」這個詞來展開。近些年以光和透鏡為元素的《視網膜-稜鏡計劃》和《視網膜計劃-時間像素》裝置作品,從「觀看」逐步過渡到「時間」和「平行空間」的探討。

《視網膜-稜鏡計劃》

視網膜成像系統是一套複雜的生物視覺成像系統,所有的物象都是由單一元素組成的複雜形態,而生物通過自身晶狀體和視神經對外界的物象進行轉化,並傳輸到大腦,從而轉譯成我們所能識別的圖像。視網膜成像系統生成出來圖像的重複和轉譯,從而引申出對物象的表象和真實存在的意義反思。把實時的互動和時間匹配,讓人置身於藝術家所製造的「平行空間」中,以視覺的直接刺激來引導觀眾對身處的環境和社會進行反思。

下面這件《視網膜·1》的原型是楊·凡·艾克著名的《根特祭壇畫》,藝術家抽離並替換掉其中的內容,著重呈現一個經典的外輪廓,而觀者一旦出現在它面前,觀者也就通過鏡而成為對象,從而也參與到書寫《根特祭壇畫》意義的過程中。

《視網膜·1》

一種紀念

北京畫院院長、北京畫院美術館館長吳洪亮在點評獲得王式廓基金會「年度藝術家」的厲檳源的作品時說:「厲檳源一直在做『重塑』的工作,他將自己對家人的情感,一次次地用藝術家的堅韌和真情留給這個世界。我相信藝術的最核心恐怕就是這個『真』字。除此之外,還要有把『真』融化到作品中傳播給世界的能力。」

厲檳源的作品很容易觸發人的身體感受,一種強烈的危險性、不確定性始終籠罩著觀者,在他的影像中,他或者是西西弗斯一樣在激流中揮臂的人、或者是與告訴運行的切制機對看、或者是站在一個正在起火的房間。

厲檳源作品
厲檳源作品
厲檳源作品

厲檳源的另外一件作品《最後一封信》則是紀念自己的父親。1999年3月30日,遠在東莞工廠打工做保安的父親寄出了最後一封家信,過了幾天他意外去世了。這一年他36歲。為了更好的在廣東找到工作,他曾學習了粵語。厲檳源說:「2020年,我即將跨入我的36歲,我帶著父親的這封信回到了他最後生活過的地方。我將這封信的內容拆成了36段式,分別找了36位在東莞工作的保安教會我這36段粵語,最後我再將這封信用粵語完整的讀了出來。」

另外一位藝術家湯大堯同樣在作品中投射自己的個人經歷、故鄉風物、以及心理體驗等,這讓其繪畫呈現出多義性。

自然、人工物與共同體

藝術家陳抱陽的藝術創作主要從對科學技術、特別是數字技術的興趣開始延伸,他的作品中,機械臂小心保護著樹苗,而用數字屏幕再現的樹叢與星空有種詭異的絢爛,也更引發人的反思。同時也探討全球科技進步語境下縱跨現實與虛擬之間的技術權力對社會發展的深刻影響。

陳抱陽作品
王思順作品
展覽現場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