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求助|女大學生求職不成反「被貸款」? 包就業包分配實為學舞蹈 機構負責人說有誤會

原標題:雲求助|女大學生求職不成反「被貸款」? 包就業包分配實為學舞蹈 機構負責人說有誤會

封面新聞記者 宋瀟

20歲女大學生小雨是吉林人,在成都上大學,大學畢業後,她打算留在成都工作,後來工作沒有找到,卻欠下了一筆近兩萬元的網路貸款。

11月22日,小雨向記者講述了這段遭遇:她和朋友兩人在今年7月份,報名參加了成都水靈子舞蹈機構大源分校的教練班,「名為學舞蹈,實際上不是這樣,這家舞蹈機構說可以包就業包分配,還可以考教師資格證。」

小雨說,她們報名過後,由於沒現金交學費,機構就委託了第三方機構和她們簽訂了分期付款協議,而在學習過程中她們發現,這家舞蹈機構中途頻繁更換授課老師,且包就業包分配也都是機構內部分配,她們覺得自己受到了欺騙,申請退還學費,但該機構負責人卻認為,小雨她們違約在先,按照合約,學費不退並且還要支付違約金。

小雨在網路平台對商家的點評

小雨和朋友小丹二人,大學畢業之後打算留在成都工作,她們在網上發佈了求職信息,幾天後,一家舞蹈機構的負責人聯繫了她們。

「一開始她跟我們說是招聘前台,就是行政人員,但實際上是讓我們去掃微信二維碼,做推廣。」小雨說,她在某招聘平台上,看到了這家機構的招聘崗位信息,在和負責人短暫交流後,雙方添加微信。

小雨告訴記者,溝通過程中,對方詢問她需要怎樣的工作,然後試圖和她「套近乎」,並告訴小雨願意幫她們解決住宿等問題。小雨心動了,便報了名,但一打聽工作細節是推廣後,便不願意繼續在這兒待下去。

小雨和機構負責人的聊天記錄

得知小雨要離開,舞蹈機構的負責人又來勸說她,稱在機構可以學習舞蹈,報名教練班,還可以包教包會包分配工作,起步底薪6000,再加上私教、商演、獎金提成等。小雨心動了,便報名參加了Vip至尊教練班,培訓費用20800元。

但小雨一時拿不出來這麼多,負責人就又給了她另外一條途徑,稱這筆培訓費可以分期付款,每月僅支付一千多元就可以學舞。

「後來,她讓我們等一會兒辦貸款的人過來,給我們下載了很多App。」小雨說,她和朋友兩人的報名費用為20800元,負責人說可以打折,最終兩人用分期付款的方式,實際貸款支付了18400元,在手機里下載了不少貸款App。

小雨和小丹

11月22日,記者也在成都高新區某小區附近見到了小雨和她朋友,她們告訴記者,從7月份至今,實際上她們在舞蹈機構只學習了半個月的時間,學習爵士舞和鋼管舞等舞蹈,因為對所學課程不滿意,並認為網貸超出了個人能力,便申請退費。

「但這筆費用一直沒有退還,原因是合約對我們很不利。」小雨她們多次找到負責人申請退款,一而再再而三,負責人的態度開始起了變化,對方告訴她們,按照合約,是小雨她們主動違約在先,退費是不可能的。

小雨認為舞蹈機構涉嫌虛假宣傳和誘導大學生網路貸款,到法院起訴了舞蹈機構。

法院民事判決書

四川自由貿易試驗區人民法院受理了起訴,並於今年11月10日下達了民事判決書,法院認為小雨和舞蹈機構所簽訂的《舞蹈會員協議》是雙方真實意思表示,小雨認為舞蹈機構存在虛假宣傳、教學質量差等原因,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駁回了她的訴訟請求。

記者注意到,這份判決書中註明,小雨支付了培訓費用,而舞蹈機構也提供了教學服務,按照《民法典》相關條例,雙方並不滿足可以解除合約的幾種情形。

小雨她們簽訂的舞蹈會員協議

而在小雨提供的一份《水靈子舞蹈協議》中,記者看到,合約中有約定,乙方(小雨)在入學超過一個月尚未開展舞蹈培訓學習因個人原因放棄培訓課學習的,已交培訓費不予退款,如果乙方在入學後已開展舞蹈培訓學習後因個人原因放棄培訓課學習,視為乙方違約,已交培訓費不予退款。

11月22日下午,記者也聯繫到了這家舞蹈機構的負責人楊女士,對方告訴記者,關於小雨反映的事情,她之前也勸說過她們,讓她們好好回來學習,「按照合約,她們單方面違約,學費是沒法退的。」

楊女士說,一開始她考慮到小雨和小丹她們不是成都本地人,還給她們好心介紹工作資源和住宿資源,後來推薦他們報名參加舞蹈機構的教練班,也是出於好心。

針對小雨所說當初機構宣稱可以包就業包分配工作等內容,楊女士告訴記者,實際上包就業包分配是指機構內部就業和分配,「我們機構在全國有很多連鎖,只要培訓考核合格就可以成為我們的教練。」

而針對她們所提的可以拿到教師資格證等情況,楊女士回應稱,其實並不是什麼教師資格證,而是教練培訓合格證,且這個證書也是機構內部認可,並且有相關網站的認可。

目前,小雨告訴記者,她們也只能一邊找工作一邊將當初的貸款還清,「課我們不想去上了。」

(文中小雨、小丹為化名)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