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個保法》將促進數字經濟相關產業發展

原標題:專家:《個保法》將促進數字經濟相關產業發展

法律共同編織成一張消費者個人信息「保護網」。圖/unsplash

新京報訊(記者 柯銳) 11月1日,《個人信息保護法》正式施行。這是一部保護公民個人信息的專門法律,與《網路安全法》《數據安全法》《電子商務法》《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等法律共同編織成一張消費者個人信息「保護網」。

近日,圍繞中國在個人信息保護和數據安全方面的現狀、存在的缺點以及如何加強保護等議題,新京智庫聯合中國法學交流基金會新興產業發展及法治環境建設專項基金共同舉辦主題為「《個人信息保護法》落地實施,如何用好這個『法』」的研討會,來自北京大學、中國社科院和工業和信息化部網路產業安全發展中心等機構的相關專家參與研討。

以具體典型案例推動規則落地

中國法學會副會長、中國人民大學教授王利明強調,《個人信息保護法》要和《民法典》相結合,才能夠形成有效適用的一個規則體系。事實上《個人信息保護法》對於個人信息保護規則仍然是有限的,還有大量的保護規則,必須要從《民法典》里去尋找,所以《民法典》才是兜底性法律。例如,精神損害賠償,禁令制度等等,《個人信息保護法》就沒有具體規定。凡是在《個人信息保護法》裏面找不到的保護規則,都得回歸到《民法典》去尋找。有人認為《個人信息保護法》足以滿足對個人信息保護的規定,那這個理解顯然是不妥當的,不利於對個人信息的全面有效保護。

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薛軍表示,《個人信息保護法》的立意非常好,但它的一些規則還需要去明確和細化。在實施中,可以通過一些具體典型案例來推動規則落地。 比如手機的運動數據,單獨來看其未必就一定要被界定為個人信息。

現在一些手機名義上叫手機,但實際上是虛擬機。有些網路黑灰產集團利用這種虛擬機來薅羊毛,對此商家和平台深惡痛絕。對此,一個很重要的識別方法就是收集手機的運動數據,來分析其是否屬於正常的收集。但如果要經過用戶同意才能收集數據,那「羊毛黨」通過設置,平台可能就收集不到這些數據,從而影響通過這種方法來識別一些與「貓池」里的虛擬機關聯的黑灰產帳號。某種意義上這樣會損害商業效率。

對此,薛軍表示,這就說明在界定個人信息的範圍時,一定要根據現實的情況,基於良好的利益衡量來進行界定。通過具體的類似於杭州野生動物園刷臉入園案、微信讀書案之類的個案的精細打磨,慢慢把諸如個人信息的範圍和分類的問題具體化,落實下來。「在這個過程中,法院是一個很好的抓手,監管部門的專項治理活動等也能發揮積極作用。同時,消協等組織也要發揮積極作用。」

促進數字經濟相關產業發展

《個人信息保護法》的作用不僅僅是保護個人信息。工業和信息化部網路安全產業發展中心副主任李新社表示,過去,我們不知道平台或者是應用提供方搜集了哪些數據,搜集這些數據的目的是什麼,他們怎麼利用這些數據。《個人信息保護法》出台後,明確了不能過度搜集無關的個人信息。《個人信息保護法》《數據安全法》的出現,對於產業的推動作用是明顯的。

比如,過去人們去酒店住店,需要刷臉、提供身份證等信息,這些信息都保存在酒店。現在已經有公司在做第三方認證。以後,可能顧客在酒店住店的時候,酒店只需要確認站在面前的這個人是真實存在的,而不需要了解其他個人信息。從產業的角度來講,這推動了安全產業的發展。

《個人信息保護法》出台實施,一方面提醒了廣大消費者注意個人信息,也提醒了企業不能按照過去的玩法過度搜集個人信息。從產業發展的角度來講,又催生了第三方驗證,保障信息不泄露、不被濫用等。「因此,《個人信息保護法》的意義是相當大的。」

對外經貿大學數字經濟與法律創新研究中心主任許可表示,「《個人信息保護法》絕不只是個人信息保護的法律,還是一部促進數字經濟發展的法律。」

資料圖。圖/unsplash

在過去幾年,企業存在著濫用個人信息的行為。但另一方面也要注意到,當數據成為新的生產要素,成為數字經濟推動力的時候,個人經過數據化加工後的信息,也成為其中重要的生產要素。對此,企業實際上也是可以利用的,但非常重要的是,要給企業很重要的激勵,讓其摒棄濫用和錯誤的利用,走向正確的利用。這要進一步明確合規免責邊界,推動企業用個人信息做好事,而不是做壞事。

許可表示, 《個人信息保護法》第13條,在《民法典》的基礎之上,增加了六項個人信息處理的正當性事由,體現出在平衡個人信息保護和數字經濟發展上非常重要的考量。第13條因此也被稱為《個人信息保護法》的法眼之所在。所以這部法律是推動中國數字經濟健康穩健發展的重要基礎。

建立各方參與的個人信息保護體系

許可表示,《個人信息保護法》是中國對於個人信息保護的一個非常鄭重的聲明。「這具有積極的信號作用,反映了中國保護個人信息的一種決心。」

《個人信息保護法》第11條指出,形成一個政府、企業、社會組織、公眾共同參與的個人信息保護的體系,這種各方共同參與的個人信息保護的體系也是落實《個人信息保護法》的核心。

相關社會組織可發揮作用。首先,一些行業協會可以發揮標準制定的作用。其次,通過行業形成一些值得學習和借鑒的最佳實踐。再者,科技的發展推動最近幾年相關的技術得到大量的關注。從根本上來說,個人信息的保護來自於科技的完善、發展,這也是解決個人信息保護的重要途徑。

「公眾參與也很重要。公眾並不是個人信息的弱者,公眾某種意義上說是個人信息能不能被收集的關卡。」許可認為,對公眾來說,第一要提升個人信息的素養,不要把一些信息輕易交出去。一些預裝的軟體、一些明顯來源不明的網址不要去打開。第二,《個人信息保護法》充分提升了個人信息的權益,包括查詢、查閱、更正、刪除、可轉移等一系列的權益。個人可以積極去行使這些權益,保護自己在數字空間中的個人信息。第三,適當的情況下,公眾可以向相關監管機構提起舉報甚至可以發起民事訴訟。

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民法研究室主任、中國社科院大學博導謝鴻飛表示,《個人信息保護法》這部法律平衡了個人信息的個人性和公共性,就是一方面要助於產業發展,另一方面個人權益也要得到保護。在實踐中,如果要達到比較好的效果,需要比較長的磨合時間。這部法律的實施,涉及方方面麵價值的權衡,所以還是得有一個協調過程。

互聯網巨頭要經歷估值的調整

如何充分用好《個人信息保護法》這部法律也是專家們關注的話題。南開大學數字城市治理實驗室主任、計算社會科學實驗室副主任孫軒表示,個人信息保護需要負面「處罰」與正面「引導」相結合。除了注意個人信息安全的制度,也可考慮個人信息合法合規利用的疏導。比如對公司、企業是否可以進行使用個人信息的評價體系。如果一個企業使用個人信息非常規範,符合《個人信息保護法》等法規要求,可將其評為「五星」,而做得差的企業,會面臨淘汰壓力。

浙江大學社會治理研究院首席專家方興東表示,過去中國互聯網行業的發展是「隱私驅動」型的。《個人信息保護法》等法律實施後,會推動互聯網行業回歸到以科技創新驅動的正常軌道。此外,這還將有助於中國互聯網的全球化。互聯網巨頭必須在個人信息保護方面達到歐美標準,才可能在國外合法經營,持續發展,真正實現全球化。

方興東表示,中國互聯網巨頭要經歷一個估值的重新調整,這個過程跟這些法律會直接相關。目前的幾次專項治理行動並不是調整的長期因素,而這些法律會是一個長期的因素。

記者 | 柯銳

編輯 | 張笑緣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