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E抗腫瘤藥物研發新政落地 中國醫藥研發全面發力「真創新」

  原標題:CDE抗腫瘤藥物研發新政落地 中國醫藥研發全面發力「真創新」 

  11月19日,為落實以臨床價值為導向,以患者為核心的研發理念,促進抗腫瘤藥科學有序的開發,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藥品審評中心(CDE)正式發佈《以臨床價值為導向的抗腫瘤藥物臨床研髮指導原則》(以下簡稱《指導原則》)。

  「未來以臨床價值為導嚮應該自始至終的貫徹在整個創新研發、審批、准入的鏈條中,且需要企業和政府共治。」禮來中國高級副總裁、禮來藥物發展及醫學事務中心負責人王莉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指出。

  王莉指出,目前中國藥物研發存在同質化競爭嚴重的問題。「目前中國新藥研發的特點是,me too、me follow為主的研究遠遠多過first in class或best in class類型的研究。研究靶點的選擇也非常集中,非常容易同類藥物的重複研究。」

  業內普遍認為,《指導原則》對抗腫瘤藥的研發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將加大藥企新藥開發的難度,打擊「偽創新」。此次《指導原則》或能夠降溫「me too」創新藥行業。但也有業內人士指出,全盤否定me too價值是不合理的,而應加強臨床前的干預。

  推動關注患者需求充分探索臨床價值

  今年7月2日,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藥品審評中心公開就《以臨床價值為導向的抗腫瘤藥物臨床研髮指導原則(徵求意見稿)》徵求意見,正式提出新藥研發應以為患者提供更優的治療選擇為最高目標,一度引發生物醫藥行業廣泛熱議。

  與徵求意見稿相比,此次《指導原則》主要有幾點變化。例如,《指導原則》中提出新藥研發應以為患者提供更優(更有效、更安全或更便利等)的治療選擇作為更高目標,明確指出了「對照藥」是體現新藥臨床價值的基礎。在對照試驗中,根據需要,可以選擇陽性對照藥、安慰劑或最佳支持治療(Best Support Care,BSC)作為對照。

  對照藥是體現新藥臨床價值的基礎,《指導原則》明確,當選擇非最優的治療作為對照時,即使臨床試驗達到預設研究目標,也無法說明試驗藥物可以滿足臨床中患者的實際需要,或無法證明該藥物對患者的價值。因此CDE強調,當選擇陽性藥作為對照時,應該關注陽性對照藥是否反映和代表了臨床實踐中目標患者的最佳治療選擇;當計劃選擇安慰劑或BSC作為對照藥時,則應該確定該適應症在臨床中確無標準治療;當有BSC時,則應優選BSC作為對照,而非安慰劑。

  同時,《指導原則》進一步強調了單臂實驗的適用範圍。「原則上,單臂試驗適用於治療嚴重危及生命且缺乏有效標準治療手段的難治疾病或罕見疾病,並在早期探索性研究中初步顯示突出療效的單藥治療。」

  除了鼓勵在適應證、靶點上創新外,CDE也鼓勵改善治療體驗和便利性等角度上的創新。

  例如針對兒童用藥方面,增加了「鼓勵研發單位開髮針對兒童的劑型,尤其是低齡兒童,需考慮其吞咽能力及口味等」;針對老年人群,增加了「考慮到老年人肝腎功能的退化,建議研發單位在對其所開發的藥物在肝功能/腎功能對 PK的影響有所掌握的前提下,進行老年人群用藥的臨床開發,確保老年人群的安全性。」

  另外,《指導原則》也明確提出,對於晚期腫瘤患者而言,參與臨床試驗本身就是治療手段之一。對此,GCP中心研究醫生李寧教授指出,晚期腫瘤患者參加臨床試驗,被確定為治療手段,明確了腫瘤研究的治療屬性,將會促進更多的患者主動參加到臨床研究中,緩解試驗過程中醫患對立的風險,提升創新研發人員的行業信念,有助醫療醫保等監管機構領導對行業的理解,加強全社會對臨床試驗行業的了解和認同。

  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藥品評審中心副主任周思源此前在行業會議上表示,藥品創新應關注患者需求,充分探索臨床價值,但目前創新研發上仍存在一些不足,一是現有臨床創新未覆蓋到全部臨床需求,藥物創新主要集中在少數幾個治療領域,對罕見病和兒童用藥研發關注度不夠;二是研發基礎相對薄弱,產品同質化問題較為突出;三是對臨床價值的探索不夠充分,如在探索臨床性研究階段,缺乏對早期探索性臨床研究重要性認識。

  解決研發同質化問題推動真創新

  11月10日,CDE發佈《中國新藥註冊臨床試驗現狀年度報告(2020年)》,這是首次對中國新藥註冊臨床試驗現狀進行全面匯總分析的一份報告。報告明確指出,當下新藥研發存在的新藥臨床試驗同質化問題明顯、臨床試驗獲批後的實施效率不高、兒科藥物臨床試驗佔比較低、臨床試驗地域分佈不均衡等問題,而這些問題的解決在《指導原則》中有了進一步的明確。

  據CDE統計,在2020年登記的2602項臨床試驗中,新藥臨床試驗佔到57%,仿製藥佔43%。雖然新藥臨床試驗數量高於仿製藥,但在適應證和靶點分佈上存在著嚴重的同質化現象。

  王莉也曾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指出,目前中國藥物研發存在同質化競爭嚴重的問題。「目前中國新藥研發的特點是,me too、me follow為主的研究遠遠多過first in class或best in class類型的研究。研究靶點的選擇也非常集中,主要集中在國際上已經非常熱門的數個靶點,這樣就非常容易同類藥物的重複研究。」

  王莉認為,盲目「創新」,特別是同質化競爭,可能導致很多臨床資源和研發資源的浪費,對醫藥創新全產業鏈的健康和持續發展會產生不利影響。

  此次《指導原則》或能夠降溫「me too」創新藥行業。但也有業內人士指出,全盤否定me too價值是不合理的,而應加強臨床前的干預。

  對於國內藥企將有何影響?有業內人士認為,對於以恆瑞為代表的的創新藥龍頭來說,既是挑戰更是機會。「集采打擊了一片中型藥企,現在又要求源頭創新,如果其能利用體量管道技術積累的三重優勢重構產品體系,那麼競爭優勢明顯。」對於中小型創新藥企而言,不能再扎堆PD-1,因為不夠成功的PD-1藥物甚至可能是負資產。對於CXO企業來說,將是巨大的機遇。隨著相關法規越來越嚴格,CXO企業如果能從實驗設計、批文、評價等方面進行合理指導,將是巨大的機會所在。

  避免同質化競爭,提升以臨床價值為導向的源頭創新比例,需要政府、企業和學界的共同努力。王莉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指出,該《指導原則》的發佈正是為了提升藥物創新的標準,對醫藥企業的藥物研發策略和研發能力提出了新的要求,有效制約了研發熱潮中同質化競爭嚴重的現象。

  日前在《21世紀經濟報導》、21世紀新健康研究院主辦的2021年(第五屆)中國大健康產業峰會上,深創投醫療健康專業基金總經理周伊也指出:「現在,黃金賽道已經被挖掘得差不多了,研發成本、臨床費用水漲船高,專業臨床人員更是稀缺,頭部創新企業的格局已經在固化,留給中小型企業的機會已經不多。隨著CDE『以臨床價值為導向』政策落地實施,缺乏價值的產品申請報批也將面臨被拒的風險。不過,這也會引導行業往高水準的方向發展,提高整個行業的專業度。當然,這也要求投資人增強專業性,也會引導資本往良性的方向發展。」

  對於藥企而言,其做藥物研發時必須秉承以臨床需求為出發點,以為患者提供臨床價值為目的。IPO是創新藥企的起點而不是終點;產品銷售是醫藥企業應用自己所研發藥物幫助患者的過程,而不是研發藥物的最終目的。「如果只想著和最可能出陽性結果的對照藥比較,只想著如何儘早上市賣藥,是做不出好藥的。作為藥企研發團隊,制定研發和註冊策略時應考慮到該藥物是自己親朋好友,甚至自己患病時也希望用的,這才是以『臨床價值為導向』。」王莉說道。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