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中國對抗前,美國必須回答四個問題

本文系美國《國家利益》雜誌11月21日文章,原題:與中國對抗前,美國必須回答四個問題  

最近在洛伊研究所講話時,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主張與中國緩和關係。他說「我們不是在尋求新冷戰,不是尋求衝突,我們尋求的是有效競爭……」他還說共存是必要的,是正當的。而就在同一天,有報導稱美議員訪台。更令人驚訝的是,國務卿布林肯稱若台灣被入侵,美國及盟國將採取行動。這種言論似乎偏離了美國的「戰略模糊」政策。必須指出的是,過去這些天的一切都讓人感覺到,美國對中國的有關問題不僅模稜兩可,且從根本上無所適從。(美國的)模稜兩可不是一種策略,而是毫無頭緒的副產品。事實上,一切都要從幾個關鍵問題入手。

首先,中國是修正主義國家還是維持現狀的國家?美國是否有足夠信息來決定大戰略?中國在亞太地區將擁有更高地位,與GDP增長相適應,其利益將擴大,軍事力量也隨之壯大。但只要中國願意在既定框架內行事,這就不應是問題。其實更大風險是,美國從維持現狀的國家變成尋求向整個亞洲輸出其意識形態的國家,那無疑意味著不僅要疏遠潛在合作夥伴,還會與中國發生衝突。

第二個問題是美國的最終目標是什麼?若目標是不惜一切代價保持霸主地位,那無論沙利文如何主張,都不可能有(美中)共存的機會。

第三是美國所稱的摧毀中國在亞洲的力量,意味著什麼。是想讓其政權垮台還是要遏制中國,用包圍中國的同盟網路來削弱中國力量?前者會導致戰爭,後者則意味著不介意台灣回歸大陸。

最後一個問題是,美國人是否知道與一個核對手大國發生戰爭的全部代價是什麼,特別是為了一個離中國大陸沿海這麼近的島嶼。大多數美國人不知道即使一場有限的核戰爭,也會對文明造成很大破壞。舉個例子,20年來反恐戰爭(美國)約1.2萬人死亡,數千人受傷。若航母編隊在全面戰鬥的第一小時內被擊沉,死傷會更多。遑論空軍和導彈攻擊或核對決。美國人願意付出這種代價嗎?

不過,更大的挑戰不是在核對決中面對中國。多數大國都明白核對決風險,因此在為低於戰爭門檻的衝突做準備。更關鍵的問題是,西方是否為此類灰色地帶衝突做好準備。鑒於目前美國的趨勢,答案可能並不令人滿意。

(作者蘇曼特拉·麥特拉,陳俊安譯)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