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哀牢山4人失聯遇難:民間救援隊參與救援 普洱消防承擔遺體轉移任務

原標題:雲南哀牢山4人失聯遇難:民間救援隊參與救援 普洱消防承擔遺體轉移任務

封面新聞記者 肖洋 見習記者 周翼 圖據普洱消防救援支隊

11月22日,從雲南省哀牢山失聯人員搜救指揮部傳來消息,4名失聯人員已於當日上午全部找到,均已遇難。其中,有3人於21日被發現,而第4名失聯人員於22日8點32分被發現。

「可能也是因為當地人不怎麼進山。」據當地村民介紹,他們在此生活幾十 年,以前從未聽說有人在哀牢山內失蹤。而最近這兩天,隨著搜救的進一步展開,越來越多的人從鎮子上進到村裡,特別是21日下午,進村的救援人員超出以往。

村民說,此前,指揮部都會通過村裡的幹部聯繫村民進行物資補給,他們一般隔一天進去一次,每次進去的物資補給隊伍,都由附近幾個村的村民組成。村民們將物資送到救援隊設置的補給點上,這些位於山上的補給點每隔一段距離就有一個,村民們將物資送到後就會折返。「我們一般不往深處走,沒設備,進去了也添亂。」

而隨著直升機開始往補給點空投物資,村民進山送物資的頻次就變得很低了。村民說,空投物資的直升機一般中午沒有雲彩的時候過來,「嗚嗚嗚」的聲音很大,機身下吊很大一包東西。天上除了空投物資的直升機外,救援的無人機也基本上整天都在工作,不少村民回憶,搜救無人機會持續在天上尋找很久,有時會一直飛到凌晨一兩點。

持續高強度的搜救也讓當地村民急切地期盼一個結果,據不少村民介紹,他們基本每隔半個小時就會刷新救援消息。「希望馬上聽到一個人找到了的消息,心裏好受得多,人也好睡得多。」

搜救展開後,當地對進山的道路進行了管控,除了救援隊伍外,即使是當地也無法靠近現場和指揮部。而隨著救援進一步展開,除了消防救援力量,一些其他地方的民間救援隊也先後加入搜救。11月20日下午,茶城陽光救援隊、嶽麓藍天救援隊等多支民間救援力量也先後從樟盆村進入哀牢山。

據嶽麓藍天救援隊隊長譚章介紹,他們此行是和張家界的一支民間救援隊伍一起,於19日下午5點從湖南出發趕來,並於20日下午4點接到任務。應指揮部要求,他們將和當地森林消防部門一起,在哀牢山山脊線以西的區域展開搜救。21日上午8點左右,嶽麓藍天救援隊正式進山,譚章說,他們一行7人帶足了3天的乾糧,做好了開展持續性搜救工作的準備。

據悉,嶽麓藍天救援隊此行帶了繩索救援、急流救援裝備和搜救無人機等,主要對峽谷和懸崖地帶進行搜索。而據上山隊員反映,搜索的地勢坡度達60至80度,道路全靠腳踩,林子大,搜救難度也大,他們背著將近30公斤的登山包,從海拔1600多米爬升到2500多米。「重裝登山,體力消耗非常大。」

22日一早,嶽麓藍天救援隊就接到了撤退指令。隨後,搜救指揮部對外發佈消息,4名失聯人員在哀牢山玉溪市新平縣水塘鎮被發現,均已遇難。

而一直在山上開展救援任務的普洱市消防救援支隊救援人員,於21日一早就開始前往指定地點。據知情人士透露,普洱市消防救援支隊相關救援人員承擔了轉移遇難者遺體的任務。而據參與救援的普洱市消防救援支隊隊員回憶,山高林密、蚊子多、寒冷是他們上山搜救途中遇到的困難。

事件時間線>>

11月13日,中國地質調查局昆明自然資源綜合調查中心4名隊員,從雲南省普洱市鎮沅縣者東鎮進入哀牢山開展野外作業。失聯人員最後一次與外界取得聯繫是13日下午。

11月14日,4名隊員失聯。

11月15日19時28分,鎮沅縣人民政府接到報告:中國地質調查局昆明自然資源綜合調查中心4名隊員失聯。隨後成立「11.15」失聯人員救援指揮部,正式展開搜救工作。

11月16日,搜救隊員發現失聯人員露營痕迹和部分隨身物品,並得到確認。

11月17日,進一步擴大搜索範圍。

11月18日,發現失聯人員的行蹤,找到疑似失聯人員曾砍過的樹枝。

11月19日,瞄準重點排查出的兩個區域,組成8支搜救隊伍,同時充分調動當地群眾積极參與。發現了一些疑似失聯人員吃過的零食包裝袋,但最後沒能確認。同時,有媒體報導「4名失聯人員已找到」:消息不實,還在搜救中。

11月20日,組建了3支重裝穿越組翻越哀牢山向新平方向搜索前進,其他10個搜救組將圍繞失聯人員生活過區域進行拉網式、地毯式精準搜救。採用空投方式向2個補給站補給。

11月21日,搜救人員發現失聯人員的雨衣和排泄物。新增地毯式搜索組4個組,共計17個搜救小組300餘人,全方位無死角開展地毯式搜救。

11月22日,4名失聯人員被全部找到,均無生命體征,救援人員將遺體向接應點轉移。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