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色彩|今天我們怎樣理解「中國傳統色彩」

在世界文化中,東方色彩是一個龐大的觀念與應用體系,具有獨特的經驗智慧和理性結構。「2021中國傳統色彩學術年會」11月在北京舉行召開,這個年會是以傳統色彩為主題的學術會議,由中國藝術研究院國畫院院長、時任美術研究所所長牛克誠於2016年發起,已連續舉辦六屆。歷屆年會中,學者們對五色體系、色彩詞、顏料、染料、服飾、繪畫、陶瓷、器用等色彩觀念及表現進行研討。

中國傳統色之「困」

雖然史前文明階段的人就創造了紅色和黑色的陶器,並開始面對一個斑斕燦爛的世界。而「古已有之」的色彩經歷朝發展沉澱,成為非常龐大的體系,借用生活中最常見的案例來輔助理解,今天女性買口紅時,會發現一大堆奇奇怪怪的名稱,如硃砂橘、小野莓、奶茶色、琥珀紅棕……我們只能根據這些名字意會,然後必須實際看到真人試色照片才能對某一色彩有把握。迄今為止售賣的無數只口紅,很難確定究竟哪一隻哪一色是真正的正紅。

廟底溝彩陶器

而中國傳統色彩也在同樣的處境中:首先是關於傳統色彩的命名主要分為兩種:一種是直接來源於對象,比如石榴紅、橘黃、梅子青等等;還有一種是有詩意有意韻的色彩,像天水碧、緋紅等等,有的是直接命名,有的是狀態描述、有的是詩意描述。然而,想要將中國傳統色出一個標準化的色卡則被學者們認為是「偽命題」,因為即便是相對穩定的礦物色,依然因其來源不同、研磨的精細程度不同而呈現不同的色相明度和純度,而其他的植物色,則長期處於非常不穩定的狀態,而經過幾千年的發展,我們現在也非常難推定漢代、唐代的某一種名稱的顏色究竟是怎樣的。

中國傳統色這種天然的、幾乎難以避免的混沌影響著大眾對於中國顏色的理解,比如代表著「中國紅」的紅燈籠、中國結會被年輕人認為飽和度太高、俗氣、害眼,而實際上「中國紅」並不是大紅,而是硃砂紅,它本身是比較耐看的。傳統色彩理論體系高度的象徵化,和中醫、傳統建築、傳統風水是共用一套陰陽五行系統,本身太過深奧,也就更被時代當作一種陳舊的體系而拋棄。

2017年,北京,故宮宮牆 視覺中國 資料圖
[五代] 周文矩 《琉璃堂人物圖》卷 絹本設色
[北宋] 趙佶(傳)《聽琴圖》軸 絹本設色

中國色彩:融入獨特的意象審美特徵和生動的情感因素

在東西方色彩文化的對比中,我們更能發現中國色彩的特質。

中國美術館館長吳為山認為,在色彩的認識上,西方人發現了光源色、環境色、光照之下冷暖變化,而中國人看待色彩則相對靜態,「無論是青綠山水還是中國的花鳥畫所有的設色,都是固有色彩體系,但是這個『固有色彩』有它深刻的主觀性。世界的多彩在古代中國人的藝術世界里就被抽象與歸納為幾種突出的色彩表現,比如青綠山水就用石青、石綠來畫。而這種單純性和強烈的概括性正體現著東方文化的魅力。」

南宋趙伯駒青綠山水畫(局部)
南宋趙伯駒青綠山水畫(局部)

中國的「色彩學」有它自身的一套認知系統,是藝術的、文化的也是生活的。中國文聯副主席潘魯生認為,中國民間色彩不同於其他的色彩體系,它更貼近生活的觀念,是一種符號化的民間信仰。已經融入了歲時節令、人生禮儀和遊藝活動的生活之中,具有獨特的意象審美特徵和生動的情感因素。

「中國傳統的民間色彩有著鮮明的地域屬性,睿智的老百姓在大自然當中去尋找色彩的原料,就材加工、量材為用,創造了豐富多彩的民間文藝。過去北方的姑娘出嫁時的手織土布,可『雙手調和三江水,巧手能染五彩雲』。色彩不是單純的審美,而是要有寓意,要講究吉祥。在社火表演中,五行五色的象徵內涵已經融入了老百姓的觀念;繪製的臉譜以不同的顏色象徵忠奸……在民間藝人手上,色彩闡釋了民間生活意味悠長的俠肝義膽,正義擔當。中國民間色彩體系包含著老百姓長期以來形成的敬仰自然、珍惜生命,嚮往自由的精神追求,形成了人們集體意識的色彩觀念體系。」潘魯生談道。

「中國的傳統色彩可以說它反映了中國的歷史、哲學、倫理等其他的信息,可以說它構成了中國文化自身的一個大的體系」,中國國家博物館副館長劉萬鳴提出,「探究中國傳統色彩一方面具有學術性,另一方面可能在學術的基礎上,使我們能更加了解中國其他更深厚的、更深層的一種文化觀。使得我們對中國色彩的精神呈現,包括精神追求有一個更普通、更深入的認知。」

中國傳統色之「用」:與具體的色彩景觀相遇

中國色彩年會的發起人牛克誠談到,在中國古代從服飾到家居、從工具器用到園林建築,從宮廷生活到民間習俗,從日常起居到戲劇舞台,從捲軸繪畫到陶瓷彩塑等等,其色彩表現是那樣精彩,令人嘆為觀止。一個個紋樣、一片片彩繪以及古典文獻中關於色彩的一個個片斷記載等等彙集成傳統色彩的整體景觀。「景觀」在東西方語言中都表示存在於大地空間,並呈現於人們視覺的風景、景緻、景色等。當我們把傳統色彩作為一個觀察對象,景觀也便是它呈現在我們視野中的學術景象,作為歷史存在的色彩景觀,與我們目光相遇的是一個個局部,具體的色彩景緻。

「色彩景觀不只是一種可觀、可賞的對象,而且也是一種進入到我們當代生活的具有實用價值的現實存在,它將與環境、器用、生活等融匯在一起,凝結為我們這個時代的色彩景觀,從傳統色彩研究到傳統色彩應用,使傳統色彩通過專家學者的探研總結出理念、原理、邏輯、結構、方式等,成為彙集當代生活的實用手段。」

中央美術學院院長范迪安認為,對於傳統色彩的研究有助於我們向中國美術的源頭追溯,認識中國傳統色彩觀念、色彩內涵和色彩應用,而更為重要的,對於中國傳統色彩的研究也裨益於中國傳統色彩的當代應用,尤其是超過美術領域、面向社會的應用。讓傳統色彩在新時代的城市建設、公共環境營造等方面發揮作用,從而增加城鄉審美韻味、文化品味。

清乾隆時期景德鎮御窯瓷
彩繪灰陶凸刻龍鳳紋帶蓋雙系壺(局部)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