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啟動重塑美聯儲:提名鮑威爾連任主席並配一個鴿派副主席

日期:11月22日晚,美國總統拜登宣布將提名現任美聯儲主席鮑威爾續任,提名現任美聯儲理事布雷納德擔任美聯儲副主席。美國總統拜登將於12月初正式提名,在總統提名之後,參議院銀行委員會舉行聽證會,並進行簡單多數表決,表決通過則由參議院進行簡單多數表決,中間若有環節未通過,則由總統重新提名。任命的主席和副主席將於第二年2月宣誓就職。

值得一提的是,拜登曾就擔任美聯儲主席一職與布雷納德進行了面談,她也被視為鮑威爾連任最有力的競爭者。

「延後的提名」

68歲的鮑威爾曾創下美聯儲近幾十 年來的多項「第一」的記錄。

他是40多年來第一個不是經濟學家的美聯儲主席,也是幾十 年來最有錢的主席。根據鮑威爾最新提交的道德申報文件,他的凈資產超過1700萬美元,甚至可能更高。此前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導,鮑威爾的凈資產預計達到1970萬美元至5500萬美元間。

回顧美聯儲的歷史,在上世紀70年代之前,美聯儲主席幾乎無一由經濟學家擔任,他們多為像鮑威爾一樣的銀行家、金融家、律師或是職業政客。

儘管答案終於揭曉,但今年的提名公佈時間明顯延後。據中泰證券統計,從美聯儲主席提名時間上來看,最近幾次總統提名集中在10-11月初,如川普在2017年11月初提名鮑威爾,奧巴馬2013年10月上旬提名耶倫,小布希2005年10月底提名伯南克,更早如奧巴馬2009年8月底提名伯南克連任。但還沒有出現11月下旬仍未提名的情況。

今年9-10月間,包括鮑威爾在內的美聯儲高級官員捲入了「炒股風波」。

當地時間10月18日,美國媒體爆料,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去年10月從他的個人賬戶中出售了價值高達500萬美元的股票,這一出售發生在道指暴跌之前不久。美國媒體拿到的資料顯示,鮑威爾於2020年10月1日出售了價值100萬至500萬美元的Vanguard Total股票市場指數基金股票——道指在2020年10月期間暴跌近6%,也是去年疫情暴發以來最大的月度跌幅。

雖然資產交易行為按照美聯儲現行的道德規則是合法的,但美聯儲官員利用其政策制定者地位獲利的可能性仍使美聯儲的公信力遭受了質疑。隨後,鮑威爾領導美聯儲及時出台禁令,禁止決策者和高級官員購買股票債券,限制主動型交易,才使得這場風波平息下來。

美國財長耶倫近期多次在媒體上表達對鮑威爾連任的支持態度,並建議拜登選擇一位經驗豐富而且可信的人,並稱鮑威爾確實做得很好,在他任期內的美國金融規則顯著加強。如果鮑威爾不能連任,貨幣政策將面臨極大的不確定性。

跌宕起伏的四年

2017年11月2日,川普在白宮玫瑰花園正式宣布提名鮑威爾擔任美聯儲主席。川普對著一眾白宮高官和媒體記者說:「我選擇鮑威爾,是因為他很強,很堅定,很聰明。」

2018年2月,鮑威爾正式就任美聯儲主席一職。隨即,他就拋出了「量化緊縮」的政策,計劃在4年內將美聯儲資產規模從4.5萬億美元縮減至2.5-3萬億美元。這是自2008年經濟危機以後,美聯儲首次縮減資產負債表規模。隨後,美聯儲開始加快加息的節奏。整個2018年,美聯儲加息4次,每次25個基點,基準利率從1.75%上調到2.5%。

川普與鮑威爾的關係遠稱不上「甜蜜」。川普多次對鮑威爾喊話,而鮑威爾也毫不退縮,表示即便川普試圖罷免他,他不會下台;美聯儲只對國會負責,而不是總統。

而在疫情席捲全球的這兩年中,為了恢復經濟,鮑威爾不僅領導美聯儲迅速而果斷地用盡了主流貨幣政策框架的全部選項;新冠疫情大流行下鮑威爾還領導美聯儲終結了運行了9年的貨幣政策框架。由於長時間的「低增長、低利率、低失業率和菲利普斯曲線平坦化」,美聯儲已運行近9年的貨幣政策框架做了調整,其中的核心內容之一是將原2%通脹目標調整為2%的平均通脹目標(Average Inflation Targeting,AIT) 。

美國勞工部11月10日公佈的數據顯示,美國10月未季調CPI年率為6.2%,創1990年以來最大升幅。從CPI分項來看,能源、住宅、交通運輸、娛樂、其他商品與服務CPI環比均上行。

面對通脹壓力,美聯儲仍然堅持「通脹只是暫時的」看法,不過市場已經押註明年將以更快的速度收緊貨幣政策。目前聯邦基金利率期貨隱含的明年加息2次以上的機率已達80%以上。芝商所董事總經理兼首席經濟學家Bluford Putnam指出,通脹超過5%、美聯儲即將結束資產購買計劃,在這種情況下,市場對加息的預期正在上升。

靈活務實的中間派

鮑威爾是名共和黨人,熟悉他的人都叫他Jay,他職業生涯大多數時間都在投行和私募股權公司,曾在有「總統俱樂部」之稱的知名投資集團凱雷集團任合伙人。

不像此前的幾位美聯儲主席都是經濟學博士,在加入美聯儲之前,鮑威爾對宏觀經濟學了解並不多。鮑威爾本科畢業於Prince頓大學政治學專業,此後在美國著名法學院校George城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攻讀法學博士並取得學位(JD),畢業後進入華爾街開始律師執業,後又「變身」為投資銀行家,1984年加盟Dillon Reed&Co投資銀行。1990年他被老布希政府相中而納入麾下,擔任財政部副部長,負責金融機構、國債市場等政策的制定;離開財政部後他在1997年成為「總統俱樂部」凱雷集團的合伙人,2005年離開凱雷;離開凱雷集團後,他進入了幾個慈善機構,包括華盛頓的一個自然保護機構,最終到了知名的兩黨政策中心(Bipartisan Policy Center)擔任研究員。

鮑威爾與美聯儲結緣始於2012年,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將他提名為美聯儲理事,與前任主席伯南克共事,2014年他再次獲得任命,其任期將持續到2028年,同時獲任的還有前美聯儲副主席費Hill與此次獲得美聯儲副主席提名的布雷納德(Lael Brainard)。在兩次任命的國會聽證會上他分別以74對17、67對24獲得任命。

自2012年由奧巴馬任命成為美聯儲理事以來,作為中間派的鮑威爾,從未投出過反對票,他一直是美國財政部長耶倫在任美聯儲主席期間漸進加息、溫和縮表政策的大力支持者,甚至可以稱為盟友。不過,與耶倫相比,鮑威爾在金融監管方面的立場更顯靈活性,他認為金融監管過頭了,國會應該修改多德-Frank法案中關於Wall克規則(一項旨在禁止銀行業從事自營交易的規則)的規定。

「中間派」意味著更加靈活,更有利於團結美聯儲內部不同的力量,對於鮑威爾自身而言,他也非常受益於這個標籤。鮑威爾在華盛頓是受歡迎的「紅人」,他同時能得到共和黨和民主黨的支持。在兩黨分裂尤其劇烈之時,鮑威爾擅長建立共識的特點又會顯得尤為突出,這將有利於團結美聯儲,推進美國經濟平穩復甦。

美聯儲系統中知名的民主黨「鴿派」

民主黨人布雷納德與鮑威爾有很多相同點,首先,二人都有過美國財政部副部長的任職經歷;鮑威爾和布雷納德都對通脹都有較高的容忍度。不過,布雷納德也在多個方面與鮑威爾不同。

第一,布雷納德是美聯儲系統中知名的民主黨「鴿派」,也是當前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中唯一的「鴿派」。

第二,與法學出身,投行、私募為工作背景的鮑威爾不同,布雷納德是哈佛大學經濟學博士,麻省理工大學應用經濟學副教授,具備豐富的經濟學學術背景。

第三,布雷納德更為關注就業問題,在實現充分就業前應不急於加息。

第四,布雷納德對於數字美元的態度較謹慎的鮑威爾要更為開放。

中泰證券研究所宏觀經濟首席分析師陳興指出,相較之下,布雷納德更為關注就業問題。布雷納德曾表示,在實現充分就業前應不急於加息。她也更加關注少數群體和低收入群體的就業問題,在今年9月全國商業經濟學協會的年會上,她在發言中提到「新冠疫情對許多母親的勞動力市場狀況造成了重大損害,特別是黑人和西班牙裔母親、有年幼子女的母親和收入較低的母親。」鮑威爾和布雷納德都對通脹都有較高的容忍度。2020年8月,鮑威爾引入了「平均通脹目標的概念」,即允許通脹率暫時高於原來2%的通脹目標,而不是加息來應對,布雷納德更早提出了這一觀點並參與制定。

現年59歲的布雷納德是一位典型的華盛頓精英後裔。在柏林牆倒塌之前,作為美國外交官的後代,布雷納德的童年在波蘭和東德度過。回到美國後,布雷納德以優異的成績畢業於衛斯理學院,並在哈佛大學獲得了經濟學碩士和博士學位。

布雷納德邁入職場的首份工作始於麥肯錫公司。1990年至1996年,她在麻省理工學院斯隆管理學院先後擔任應用經濟學助理教授和副教授。1997年開始,結束了斯隆管理學院教學工作的布雷納德,以民主黨人的身份正式踏上仕途。

在柯林頓政府中,布雷納德曾擔任副國家經濟顧問兼負責國際經濟問題的總統顧問助理,參與解決了亞洲金融危機、墨西哥金融危機以及中國在全球經濟中的地位等諸多問題。在此期間,她還曾於溫哥華和馬尼拉舉行的亞太經合組織(APEC)領導人會議期間擔任過白宮工作人員的協調員,負責總統對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為期三年的審核。

2001年到2008年,她在布魯金斯學會擔任副主席和全球經濟與發展項目的創始董事。2009年3月23日,奧巴馬提名布雷納德擔任負責國際事務的美國財政部副部長。美國參議院於2010年4月批准了這項提名。2010年至2013年間,布雷納德管理著美國財政部下屬的國際事務辦公室,負責外匯政策以及與20國集團央行和財政部進行溝通協調等工作。

布雷納德在擔任理事的7年間,從未在貨幣政策會議上對利率決定投下過反對票,與前主席耶倫和現任主席鮑威爾的整體貨幣政策立場契合。不過,布雷納德在金融監管方面卻是一個從未動搖、不願妥協的強硬派。根據美聯儲理事對提議版本及最終版本監管措施的表決記錄,自2018年以來,布雷納德有23次在理事會決議上投下了反對票,還有四次棄權,反對次數遠高於所有其他成員。布雷納德給出的理由主要是為了反對放鬆2008年金融危機後實施的銀行業監管規定。

氣候變化也是布雷納德特別感興趣的一個領域。近期她曾發表了一個關於「氣候情景分析」的演講,呼籲各機構開始規劃它們可能面臨的與氣候有關的金融風險,她還討論了對銀行進行氣候風險壓力測試的可能性。

布雷納德還是美聯儲內數字美元的堅定支持者。她認為,美國不應落後於其他國家發行數字貨幣,而數字貨幣不應由私人部門發行,這將會破壞美國金融穩定。而鮑威爾則更為謹慎,暫未考慮發行數字美元。

可以預見的是,「鮑威爾+布雷納德」組合既有相同、也有不同,二人的互補或將在美聯儲打開別開生面的下一篇章。

拜登啟動重塑美聯儲

除了鮑威爾有望獲得連任,布雷納德此次擬接任的是負責貨幣政策的副主席職務,目前在職的是由川普2018年提名的經濟學家克拉里達,以填補前美聯儲副主席費Hill離職後留下的職位空缺,該任期將於2022年1月31日結束。

在貨幣政策立場上,布雷納德是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中最為「鴿派」的成員。陳興認為,她更為關注就業問題,在少數群體和低收入群體的就業尚未恢復前,她可能對於加息相對謹慎。在勞動力市場完全恢復前,她可能會容忍通脹一定程度的上行。此外,布雷納德更積極於處理氣候問題,她認為美聯儲應建立情景分析模型,來評估氣候問題對銀行業的影響。而鮑威爾對氣候問題表現得較為猶豫,他表示,氣候問題不是制定貨幣政策時需要直接考慮的問題,氣候問題是政府應該應對的,而不是美聯儲。

另一方面,負責監管的美聯儲副主席誇爾斯已提交辭呈,將於12月底生效。誇爾斯也是美聯儲首位負責金融監管的副主席,他由川普提名,並於2017年10月13日擔任該職務。

美聯儲理事會共設理事7位,目前在任6位,空缺1位。除了前面提到的鮑威爾、布雷納德、克達里達、誇爾斯,還有由川普提名的鮑曼、沃勒。換言之,直到明年2月,拜登可以提名的美聯儲理事人數有3人。

此外,地方聯儲也出現了職位的空缺。9月初,美國媒體爆料前達拉斯聯儲主席卡普蘭和波士頓聯儲主席羅森格倫在去年美聯儲積極救市的同時持有大量股票、基金等資產,引起軒然大波。二人持有上述資產一事被公開後,引起了對於美聯儲高官可能出現利益衝突和內幕交易的質疑,二人於9月末分別辭職。

Putnam分析稱,美聯儲的幾項新任命將集中在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這也意味著今年做出縮減資產購買決定的美聯儲與做出何時該加息的美聯儲或將不會是同一個班子。美聯儲的政策工具是為了鼓勵或抑制需求而制定的,而目前的通脹挑戰來自於供應方,目前還不清楚美聯儲能對供應驅動的通貨膨脹能有什麼影響。但綜合各方面的情況來看,當前的關鍵仍在於美聯儲何時加息(提高短期利率)、加多少,美聯儲公開市場委員會新成員或許會推動回歸到中性利率政策(即讓利率水平既不對美國的經濟起抑製作用,也不會起到刺激作用)。

近期,多名美聯儲官員表態為明年加息預熱。陳興指出,鮑威爾連任,貨幣政策或許將更為中性,在通脹不斷走高的情況下,不排除提前加息的可能。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