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最大服裝批發集散地變身首都商務新區 大紅門商戶「再出發」

  原標題:北方最大服裝批發集散地變身首都商務新區 大紅門商戶「再出發」

  來源:工人日報

  11月1日,處於北京大紅門商圈核心地位的大紅門服貿城正式關停,標誌著市場疏解進入收尾階段。

  北起北京南三環,南到涼水河北岸,大紅門一帶曾是北方最大的服裝批發集散地。以木樨園橋為中心,輻射南苑鄉、和義街道、大紅門街道,一度聚集著45家批發市場、3.3萬家商戶、9萬余名從業人員。

  2014年,京津冀協同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非首都功能疏解工作啟動。幾年來,大紅門商圈內市場陸續拆除,商戶在河北、天津也覓得新「婆家」。

  疏解整治大變樣

  「以前,家門口全是批發市場,垃圾剛清完又堆滿,早高峰亂成一鍋粥,路邊被大貨車佔著,拉貨的板車和三輪隨時會躥出來,出門都提心弔膽。」談起大紅門地區的變化,附近住戶陳阿姨感受頗深,「現在,南苑路乾淨多了,也通暢多了,以前得走1個小時,現在只要10分鐘。」

  隨著市場關停,這裏的服裝產業鏈逐漸消解。多年以來,大紅門地區維持著「前店後廠」模式,服裝加工、倉儲、物流、餐飲等衍生業態,在市場周圍扎堆經營。和義街道一位居民告訴記者,近年來,違章建築被拆除,無證商戶被取締,騰退的空地上種起了花卉綠植,小區環境明顯改善。

  褪去批發市場的外衣,大紅門正在「首都商務新區」新定位引領下,加快轉型升級的步伐。記者走訪看到,原福成大廈變身丰台區政務服務中心,集聚圖書館、黨群服務中心、公共資源交易中心等公共服務部門,成為南中軸上的文化新地標。新雅匯國際服裝市場變身合生廣場,電 影院、健身房、品牌餐飲一應俱全,商業綜合體填補了區域內消費缺點。

  居民生活也更便利了。「過去想逛大商場,得大老遠跑到西單、王府井,現在可以直奔合生廣場,一家人可以消遣一天。」陳阿姨說。

  疏解整治,也為南城「留白增綠」提供了可能。與奧林匹克森林公園南北相對,15.6平方公里的南苑森林濕地公園正在規劃,將構建以綠為體、林水相依的大尺度綠色生態空間,再現南苑濕地水網和「南囿秋風」歷史景觀。

  興衰三十載

  20世紀80年代,一些做服裝生意的浙江溫州人來到南苑一帶,開起了制衣小作坊。他們把暢銷款拆開做樣板,改良後推出價格低廉的仿製品,或是在商場包租櫃檯,或是在家門口擺地攤,很快打開了銷路。

  這一時期,何明清隨父母「漂」到了大紅門。「老鄉們白天當老闆,晚上睡地板,在異鄉活出了一番好光景。」後來,何明清自立門戶,在服貿城一樓做男裝生意。「趕上了好時候,每天流水有一兩萬元。」

  到了20世紀90年代,一個10多萬人口的「浙江村」規模漸成。1994年,大紅門第一家批發市場京溫大廈投入使用,攤位很快供不應求。緊接著,大紅門服貿城、新世紀、天雅陸續建成,全國各地的生意人紛至沓來。21世紀初,這裏形成了集布料批發、倉儲運輸、內銷外貿為一體的服裝產業鏈。

  安徽人王慶芳正是在這股潮流中來到了大紅門。「6點起床,7點開店,全年無休。靠著賣服裝的收入,我在北京買了第一套房。」2016年開始,大紅門關停的消息不斷傳出,她很是不舍,「守著小店20年,我的青春都在大紅門。」

  18歲那年,隋麗娜跟著表姐來北京闖蕩,她在服貿城租下檔口,一干就是12年。她敏銳地注意到,伴隨著電商的興起,服裝批發功能變弱,大紅門早已開始走下坡路,「淡季時好幾天都不開單,主要靠下游門店定期拿貨,必須尋找新的增長點。」

  商戶再出發

  大紅門關停,商戶們的生意還要繼續,北京周邊幾大批發市場成為首選。河北滄州明珠商貿城成為承接大紅門外遷商戶的「大戶」,還有不少商戶轉入天津西青和河北廊坊固安等地的承接市場。

  為吸引大紅門的商戶入駐,各地紛紛推出一系列保障措施,例如,減免租金和物業費、按成本價提供住宅、協助辦理各類營業執照、解決戶口和子女入學問題。今年9月,固安縣政府曾在大紅門服貿城舉辦招商推介會,當日便有2000餘間商鋪被預訂。

  「只要幹勁和勇氣還在,在哪都能闖出一片新天地。」隋麗娜和幾個同鄉一起搬到了滄州,她租下一間30平方米的檔口,憑藉在大紅門積攢的客源,又經營起了網店,線上線下同步上新,生意愈發紅火。「滄州的租金還不到北京的一半,生產、人力成本也低,隨著市場更加成熟,我相信路會越走越寬。」

  反覆斟酌之後,何明清選擇了與北京「南大門」保定一河之隔的固安永定城。

  「現在的店鋪比原來大兩倍,可以擺下更多當季新款,做了這麼多年生意,我終於像個老闆了。」何明清覺得,固安給的優惠條件多,配套設施也好,是個放手大幹的好地方。

  王慶芳奔赴天津,在王蘭庄溫州國際商貿城紮下了根。「坐高鐵半小時就到北京,周末可以回家看看。」(記者 陳曦)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