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催收生意」野蠻生長 逃廢債漸成灰黑產業

原標題:「反催收生意」野蠻生長 逃廢債漸成灰黑產業 來源:經濟參考報

  「代理投訴」「徵信修復」一條龍 「減債免息」明碼標價

  「反催收生意」野蠻生長 逃廢債漸成灰黑產業

  《經濟參考報》記者日前多方調研發現,一些「反催收機構」以「代理投訴」「徵信修復」等名義充當非法中介,十分活躍。它們通過互聯網平台傳播反催收技巧,教唆或代理欠款人惡意投訴,甚至通過偽造虛假徵信報告或證明材料的方式,幫助欠款人逃避金融機構債務。這種助推惡意逃廢債的「生意」已初具規模,逐步形成灰黑產業,嚴重影響社會誠信體系,擾亂金融秩序。

  對此,銀保監會表示,堅決打擊惡意逃廢債行為,加強對違法違規網路群組的治理。業內人士建議,建立金融、司法、公安等多部門治理協調機制,提高威懾力和精準度。

  「減債免息」明碼標價

  網路平台「精準」獲客

  今年9月,因一筆網貸逾期多日,王女士(化名)最近經常接到催收電話。她以「反催收」作為關鍵詞在淘寶網進行搜索,找到了一家名為「法務援助退保維權保險」的店鋪。當王女士詢問「是否可幫忙將網貸逾期免息」時,店鋪客服人員表示可提供代理服務與欠款平台進行協商,並「可在兩周內實現全部按年化率15.4%處理」「運氣好的話,還能只結本金」。

  隨後,客服人員要求王女士提供姓名、銀行卡號、身份證號、逾期時間、欠款金額、每月還款能力等諸多信息,並要求她郵寄一張本人身份證註冊的移動手機卡,並將在欠款平台的預留號碼更改為此手機號。店鋪表示將收取網貸總金額的6%作為代理費,並需要提前支付1000元定金。

  「這是『反催收機構』的典型操作手法。」多位來自銀行以及消費金融行業的業內人士向記者證實,「反催收機構」正是通過代理客戶批量製造投訴材料、流程化包裝偽造疾病貧困證明、向客戶提供專業化話術模板等方式,與金融機構周旋並施壓,迫使金融機構做出債權減免讓步,從而達到逃廢債的目的。

  一位銀行信用卡中心人士對記者說,這些公司利用欠款客戶急於擺脫被催收的心理,針對客戶欠款金額收取5%至20%不等的「指導費」。定價主要依據提供的服務方式,「僅代寫投訴信及指導跟金融機構協商,和全權由代客投訴公司進行處理的收費費率不一樣。」

  實際上,「反催收機構」大多利用網路進行宣傳及獲客。記者用「反催收」「逃廢債」「退息」「停息掛賬」等關鍵詞在淘寶、閑魚等網站進行搜索,可搜索到上千家商戶。記者注意到,這些商戶月交易單量從個位數到百位數不等。

  除了電商平台,短影片平台及新型社交平台也成為其批量獲客的重要渠道。「他們一方面通過各大網路平台,以宣傳金融知識、法律知識為幌子,包裝自己的話術,通過內容吸引潛在客戶。另一方面,也在主題為『負債』『信用』等高流量內容下進行評論,從而實現『精準』引流。」一位深度調研過「反催收機構」的商業銀行人士說。

  該人士表示,在鎖定部分潛在客戶之後,「反催收機構」會通過QQ群或者微信群聚集大批群友,並在群里持續宣揚「憑自己本事借的錢,為什麼要還」「我們才是受害者」等言論,進一步誘導逃廢債。

  「代理投訴」「徵信修復」套路深

  「反催收機構」通常有專業團隊運作,通過多種手段,達到幫助欠款人逃廢債的目的,並已形成初具規模的灰黑產業鏈。

  「目前該灰黑產業的規模並無權威調查數據,不過,很多以『代理投訴』『徵信修復』『債務重組』等為名義的公司實際上都在從事惡意逃廢債相關的業務,從業人員數量可觀。大的個體月營業收入可達600萬至800萬元。」一位對「反催收」灰黑產業有深入調研的業內人士對記者說。

  以「代理投訴」為例,「代理投訴」即「代理」客戶向金融監管部門、消費者協會投訴,試圖通過監管部門向金融機構施壓,以獲取減免費用、分期賠償的利益。

  「這些公司通常通過接管客戶信用卡和手機卡的形式,接收發送給客戶本人的賬務信息並冒充客戶本人與銀行進行協商。」多位業內人士證實,近期這類案件呈現明顯增加的態勢。

  一家消費金融公司反映,2019年至2021年5月,其陸續接到某代理人代客投訴材料,投訴件內容及格式基本趨同。一位股份制銀行人士表示,在其受理的監管正式書面轉辦投訴件中,「模板投訴」月均佔比超過80%,2021年2月已攀升至歷史新高,達89%。此類投訴信件內容高度相似,寄出地主要集中在遼寧、廣東及河南等地,遍布中國114個地級市,呈全國性分佈態勢。

  該人士表示,信用卡非法代理投訴已成為「產業」。在公開平台經常能看到關於哪家銀行比較「好說話」的討論,而被認為「讓步多」的銀行,接下來往往會成為惡意投訴的重點。

  除了「非法代理投訴」,為了達到助欠款人逃廢債的目的,幫人偽造虛假徵信報告或證明材料的所謂「徵信修復」的非法中介也成為反催收產業鏈上重要的一環。

  「對於需提交電子檔或紙質檔個人徵信報告的人群,有些機構通過PS或直接編寫偽造個人徵信報告。還有機構甚至通過偽造失業證明、隔離證明、困難證明、死亡證明,幫助欠款人與金融機構協商消除逾期記錄、減免還款金額,達到逃廢債的目的。」一位消費金融機構人士表示。

  一位銀行信用卡中心人士坦言,「反催收機構」幫助客戶偽造大量材料,而金融機構難以逐一分析判斷客戶的真實情況。「我們近期收到某客戶因昏迷無法還款的證明材料,但該客戶在昏迷期間卻仍有消費記錄。」該人士說。

  整治「反催收機構」急需合力

  「反催收」最近為何愈演愈烈?招聯金融首席研究員董希淼表示,一方面,2020年,最高法出台民間利率借貸新司法解釋後,別有用心的機構或個人曲解司法解釋,以「機構收取超過一定利率上限即涉嫌高利貸違法」為由躲避還款。另一方面,疫情發生之後,部分小額信貸的借款人收入下降,有關部門確實有針對性地出台了一些延期還本付息的政策,這些也導致一些欠款人認為躲避還款有理由、有空間。此外,以P2P網貸為代表的互聯網金融運營平台近年來逐漸清零,有些從業人員轉而以「反催收」為生,擴大了職業「反催收」群體。

  「當反催收變成產業,很多別有用心的借款人借維權之名施行逃廢債之實,對正常金融秩序和誠信體系造成巨大影響。」董希淼說。記者在一反催收微信群聊天記錄中看到,群內借款人在通過逃廢債中介拒絕按照合約約定履行還款義務後,表示自己「白白賺到了一輛車」,甚至表示「反正不用還款,當初應該貸一輛更貴的車」。

  多位金融機構人士也坦言,「反催收機構」利用監管投訴進行消保套利的現象,嚴重浪費了監管及金融機構的投訴處理資源,也使銀行業整體資產質量承壓、收入減少。

  對「反催收機構」進行專項整治已經成為共識。中國銀行業協會日前提醒消費者正確認識「非法代理投訴」風險。另外,多地金融監管部門陸續發佈相關通知或採取專項行動。例如,瀋陽市金融發展局和遼寧銀保監局聯合發佈《關於防範金融領域代理投訴風險優化營商環境的通告》,將整治矛頭對準「非法代理投訴」。

  不過,目前治理「反催收機構」仍存難點。一位業內人士坦言,多家銀行和金融機構曾以非法經營、信用卡詐騙、偽造國家機關公文印章等罪名向公安機關報案,但均因各種客觀原因,如在犯罪要件構成的舉證方面存在困難等原因難以立案,不易從法律層面予以強力打擊。「目前『反催收生意』遊走在模糊地帶,建議從司法層面,健全對灰黑產的界定和執行標準,讓灰黑產在法律面前無處遁形。」該人士指出。

  董希淼也建議,針對所謂的「代理投訴」以及「信用修復」等反催收行為應出台專項整治辦法,並可建立金融、司法、公安等多部門治理協調機制,綜合施策,提高威懾力和精準度。

  針對「非法代理投訴」亂象,相關監管部門人士對《經濟參考報》記者表示,將加強與相關單位和部門的協同配合,綜合施策,標本兼治,研究探索從制度機制層面解決投訴根本性問題。下一步,將進一步嚴查重處違法違規行為,督促機構加強源頭治理,切實轉變經營理念,規範經營行為,從產品開發、宣傳及銷售等各業務環節加強管控,從源頭上根本上防範投訴的產生。進一步加強對機構投訴處理工作的督查,督促機構嚴格按照《銀行業保險業消費投訴處理管理辦法》等監管規定依法依規處理投訴。對於無事實依據的投訴,特別是涉嫌違法犯罪的行為,鼓勵機構通過法律途徑維權,或及時向公安機關報案。對於已經由司法機關認定的詐騙等違法犯罪案件,在向社會通報投訴情況時予以剔除。進一步加強公眾教育和風險提示,提高消費者的風險意識和鑒別能力,引導消費者理性購買銀行產品和通過合法途徑維權。 (記者 張莫 向家瑩)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