協鑫能源等矽料巨頭中場戰事:狹路相逢 誰能獲勝?

  原標題:矽料巨頭中場戰事:狹路相逢 誰能獲勝?

  加快突圍,是矽料巨頭們的下一堂課。

  最新一期多晶矽料價格停止上漲的消息讓行業為之一振。

  的確,矽料價格居高難下,成為今年光伏產業鏈的一大痛點。這背後,整個光伏產業鏈上下游博弈加劇,利潤中樞上移。尤其是對於矽料企業而言,今年的確堪稱是「豐收之年」。巨額訂單鎖量不鎖價,給未來兩至三年的業績打下基礎。即便行業預期隨著產能釋放,明後兩年矽料價格下行,但如2020年的冰點期,幾乎難以再現。

  事實上,處於龍頭地位的矽料巨頭企業們,未來不可避免再次面臨周期性競爭焦慮。一方面,當未來大量的產能陸續釋放,利潤空間將收縮;另一方面,脫離了供不應求的供需關係之外,矽料企業能否給資本市場留有其他想像空間?

  面對這一問題,矽料巨頭們給出的答案並不難尋。

  新矽王「上位」 「急煞」舊霸主

  11月1日,停牌半年的保利協鑫能源(03800.HK)終於等來港交所的放行,復牌首日股價暴漲83%。儘管後續幾個交易日股價動蕩,但截至11月22日收盤,該公司股價站穩了3港元/股上方,並支撐住了800億港元的市值。

  2020年的保利協鑫能源有些「失意」。這家曾經的產能世界第一的多晶矽料企業因年中出現的偶發性生產事故,導致當年年度矽料產量下滑。疊加疫情衝擊,國內矽料價格一度跌至冰點。保利協鑫能源去年的財務報表並不好看。

  不過,行業格局總是轉瞬即逝。當需求端撕開了供給端的缺口,矽料價格快速上漲,國內矽料企業也由此享受新一輪高景氣度。只不過,保利協鑫能源不能「享盡其福」。這一年,該公司共計生產多晶矽4.22萬噸,產量排名滑落至國內廠商第三。而曾經跟跑身後的通威股份(600438.SH)卻在去年新王「上位」。2020年,通威股份多晶矽的銷量達到8.66萬噸。

  然而,前「矽王」也未立刻喪失競爭力。

  當保利協鑫能源用顆粒矽使出新招時,通威股份時不時地需要出來回應諸如「顆粒矽是否會顛覆現有主流多晶矽生產技術」的問題。

  實際上,即使顆粒矽在資本市場賺足了眼球,保利協鑫能源一刻也不能放慢擴產的步伐。

  前不久,通威股份宣布旗下永祥新能源二期5.1萬噸高純晶矽項目啟動生產運行。按照計劃,截至今年年底,該公司的多晶矽料產能將超過20萬噸,這將大大甩開其他競爭對手。於是,保利協鑫能源也加快擴產步伐——本月,該公司子公司江蘇中能FBR顆粒矽2萬噸產能項目正式投產,顆粒矽有效產能由此前的1萬噸提升至3萬噸。

  不可否認的是,今年以來,矽料行業景氣度不斷升溫。在這輪漲價潮中,矽料巨頭盡享產業鏈紅利,刷新史上最高中報利潤紀錄。通威股份上半年多晶矽滿產滿銷,產能利用率126.5%,產品平均毛利率高達69.39%,凈利潤29.66億元排在首位,保利協鑫以23億元的凈利潤緊隨其後,新特能源和大全能源也有不俗的表現。

  但上下游博弈的陰霾尚未消散,第四季度預計的裝機潮未如期而至,下游的光伏項目裝機積極性受損。

  國家能源局統計,今年前十個月,全國太陽能發電新增29.31GW。其中,10月太陽能發電裝機容量為375萬千瓦,10月新納入國家財政補貼規模戶用光伏項目總裝機容量為1.93GW,是戶用光伏三年來首次出現下降態勢。

  矽料價格見頂,戶用光伏裝機首現拐點。

  加快突圍,是矽料巨頭們的下一堂課。

  新老霸主殊途同歸

  有人緊追風口,有人創造風口。

  當保利協鑫能源發現其在棒狀矽的產能上已經被通威股份甩開時,對顆粒矽技術路線傾注全力,便在意料之中。

  於是,巨頭相爭,「口水仗」自然少不了。

  今年3月份,保利協鑫能源正式宣布了新的戰略布局:深度聚焦矽料主業,著重發力顆粒矽業務。而在這一個月,通威股份也一度因資本市場對顆粒矽技術撼動改良西門子法的生產地位擔憂,而遭遇股價衝擊。

  光伏產業從來不缺技術之爭。可保利協鑫能源來勢洶洶的百億訂單,的確讓顆粒矽熱度四起。

  11月18日,保利協鑫能源再獲百億矽料長單——矽片「新貴」上機數控(603185.SH)追加訂購了9.75萬噸矽料,按當前市場價格測算,預計採購金額約262億元(含稅)。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注意到,今年以來,該公司已經先後與雙良節能(600481.SH)、隆基股份(601012.SH)、中環股份(002129.SZ)、晶澳科技(002459.SZ)等多家光伏企業簽訂百億級矽料採購長單,目前在手訂單銷售量超過70萬噸。而在這些訂單中,保利協鑫能源無一不在強調下遊客戶對顆粒矽技術的接受度。

  過去一段時間,通威股份不止一次地在投資者互動平台回應稱「公司在高純晶矽核心技術領域形成了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多項成果,技術、成本處於行業領先水平」,以暗示改良西門子法在矽料生產技術上的地位目前仍難以撼動。

  與此同時,11月16日,大全能源(688303.SH)也被投資者問及類似問題。該公司表示,「出於產品質量方面的考量,公司暫不考慮矽烷流化床法(顆粒矽)路線的技術儲備。」

  當然,也有挺顆粒矽派。

  浙商證券認為,從中長期來看,「FBR顆粒矽在品質上比西門子棒狀矽更勝一籌。」對於下游矽片廠家而言,傳統多晶矽需破碎、清洗然後用於拉單晶,而顆粒矽不需要破碎和清洗,可以直接投料拉單晶,流動性好。相比於傳統多晶矽更適合新一代連續投料直拉工藝。更為關鍵的是,FBR顆粒矽在控碳減排方面表現也較為突出,每公斤顆粒矽的碳足跡數值比此前德國瓦克公司創造的全球最低紀錄少35%。

  可以預見的是,「顆西」之爭短時間不會見分曉。且矽料巨頭們還需給資本市場錨定新的想像空間。

  11月初,當通威股份旗下永祥新能源二期5.1萬噸高純晶矽項目啟動生產運行時,該公司還宣布了另一則消息——項目中包括的1000噸電子級高純晶矽同時啟動。這意味著,這家矽料龍頭開啟了在半導體賽道的試驗田。

  光伏矽料企業開闢電子級多晶矽賽道,實則並非新事。

  早在2017年,保利協鑫能源也曾發佈過電子級多晶矽產品。

  大全能源也在IPO時明確表示,將使用一定的募投資金投資年產1000噸半導體級多晶矽產能。

  如今,這一賽道上,矽料巨頭們重新聚首。狹路再相逢,誰能獲勝?

  (作者:曹恩惠,費心懿 編輯:李清宇)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