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拿命控告遛狗人」事件死者家屬:長期被騷擾,社區無視

影片來源:海報新聞(02:40)

11月13日凌晨,家住湖北省武漢市洪山區金地聖愛米倫小區的35歲女子盧某林從4樓的家中走出,獨自來到了32樓的天台,縱身躍下。此前,她曾多次被小區內遛狗不牽繩的老人圍堵。

湖北女子被遛狗不牽繩老人圍堵後跳樓

今年9月份,害怕狗的盧某林曾在小區碰上幾名業主遛狗不牽狗繩並被狗追趕。在被追趕中,盧某林從路邊撿起一根木條子驅離狗。此後,盧某林便被狗主人挑釁辱罵甚至毆打,一直持續到11月12日。

11月12日早上7點多,盧某林在「獅南1網格群(1、2棟)」中講述了自己被小區遛狗不牽狗繩的老人及其朋友每天早上在上班的路上圍堵、辱罵、毆打。

盧某林說,她試圖找過物業,「微信上除了讓我報警沒別的,值班室沒人。」她也找過社區,「但是社區也沒吭過聲,這麼長時間過去了,仍然每天被挑釁辱罵甚至被打。」

11月12日,盧某林在群中發言

盧某林還公開表示:「老太婆耍賴可以,我拿命來控告,

我死了,這輩子她們都別想安生。」「我要讓小區再無遛狗不牽狗繩。」次日凌晨,她從所住樓棟的天台跳下身亡。

盧某林身亡後,家屬在她的手機里看到了她的遭遇。家屬們多次找到小區物業希望能夠查看監控,在物業的要求下,家屬們找來了律師、社區、派出所的人才得以查看部分監控。但盧某林被遛狗老人圍堵路段並沒有安裝監控。

探訪事發小區:女子被圍堵路段幾十米外就為物業中心

11月22日下午,大眾網·海報新聞記者跟隨盧某林的姐姐小陽來到了盧某林日常上下班的路段。記者發現,這是一條位於小區中部的人行小徑,一路上沒有攝像頭,而離盧某林被圍堵的地方幾十米遠就是該小區的物業服務中心。

記者在小區看到,目前盧某林所住樓棟下張貼了通知「遵守養犬規定,共創美好家園」。通知單的落款日期為11月14日。

盧某林樓棟下張貼的通知

「這是我妹妹死後物業才貼的,她死後這幾天小區遛狗的人都牽繩了。」小陽說。

11月22日下午一個小時的時間里,記者在小區內碰到了兩名遛狗的居民,均牽著狗繩。

11月22日,小區內有居民在遛狗

小區居民悠悠(化名)告訴記者,此前小區的確有遛狗不牽繩的現象。「讓他們牽繩,他們就說『我家狗不咬人』。我們在微信上和樓管說了好幾次都沒用。」

這點也從盧某林和樓管的微信聊天得以印證。在11月8日的聊天記錄中,盧某林向樓管要求管理小區遛狗不牽繩現象,並認為物業此前的處理方式作用很小。對此,樓管回復:「就算別人不牽繩,你打別人狗也是不行的。我們宣傳多次了,也不是沒有宣傳,養狗是業主的個人行為。」

盧某林曾向樓管反映遛狗不牽繩事件

悠悠還介紹,小區裡有一個幼兒園,曾有孩子放學時被沒牽繩的狗撲,家長阻擋後惹怒了遛狗的老太太。老太太們也多次在上下學時圍堵,「搞得那個家長不敢走路面上,走了一年的地下停車場,最後搬走了。」

盧某林死後,不少並不認識她的居民自發組織活動悼念她。小區300多位業主為盧家人捐款7萬多元,但盧家人沒有接受。一些業主還自掏腰包在網路上為盧某林事件購買熱度。

死者家屬:不希望圍堵者被網曝,準備走法律途徑討公道

在盧某林家人看來,是遛狗不牽繩老人及其家人長期的侮辱、騷擾,物業、社區等單位的無視才讓盧某林選擇「以死」來解決「遛狗不牽繩」的問題。

11月12日,在該小區的買菜群、業主群等群中,一位疑似遛狗不牽繩老人的兒媳多次發言詢問「打狗的賤女人」是否在群中。11月12日下午,該用戶通過他人邀請進入「有愛的聖愛米倫業主們(2)」群並發言:「我家小狗養了8年,從未發生過人狗不和諧的事,如果哪天有被它親吻的,那她絕對不是人類,是我們家狗的同類。」此後,盧某林再也沒有在群中發言。

疑似遛狗不牽繩老人兒媳發言

疑似圍堵盧某林的老人

「我們剛看的時候以為她是拄著拐杖,還覺得這樣的人打不動我妹妹,但在這三天以外監控里,她都沒有拿著棍子出門。」小陽介紹。據小陽回憶,他們從監控中看到,在妹妹死亡的當天,除了圍堵妹妹的老太太,狗主人家中的其他人及狗都搬走了。

即使得知了圍堵者的住址,盧某林的家人們仍不願意上門找她們理論,也多次囑咐記者不要泄露圍堵者住址。「我們只想通過合法的途徑為妹妹討個公道,不想傷害別人,也不希望那些老人被網曝。」小陽說。

事發後,家人們來到獅子山派出所報案,警方表示無他殺痕迹,不予立案。如今,盧某林家人已經聘請了律師,準備通過法律手段追究相關對象的責任。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