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冠傑:英國萬億出口目標卡在了哪

原標題:李冠傑:英國萬億出口目標卡在了哪

英國自脫歐後立刻著手全球戰略部署,尤其試圖重拾貿易立國的傳統和特色,大力推進「全球英國」戰略。作為將貿易置於「全球英國」核心地位的體現,英國際貿易部最近發佈「英國製造,銷往全球」的出口貿易戰略文件,設定2030年出口額達到1萬億英鎊的宏偉目標。

事實上,近年來英國政府一直致力於拓展對外貿易。卡梅倫執政時期就已提出2020年實現出口萬億目標,並試圖通過打造中英「黃金」關係完成這一任務。2018年8月特雷莎·梅政府制定《出口戰略》白皮書,目標是把出口貿易比重從GDP的30%提高到35%。鮑里斯·Johnson領導的保守黨在2019年大選宣言中也承諾要增加出口,促進經濟繁榮。

鮑里斯·Johnson資料圖。圖源:視覺中國

鮑里斯·Johnson資料圖。圖源:視覺中國

為推動貿易出口,英國政府煞費苦心設計謀划。今年9月,英國聯合美澳簽署AUKUS協定,置國際規則和「大國」顏面於不顧,從法國手中硬撬走數百億軍貿大單。畢竟,在英國看來利益才是永久性的。

為實現新的萬億出口貿易戰略目標,英國際貿易部這份出口戰略文件提出12點計劃,通過啟動出口支持服務計劃、充分利用歐洲地區發展基金、加強政府間關係建設等措施,竭力聯合其他部門推動英國企業向外發展。英國科技產業基礎好,金融服務業底子厚,按理說實現萬億出口目標只是時間問題,但為何英國現在表現得如此急於求成?這和英國的全球定位和認知有關。

首先,英國政府認為當前的世界已邁入全球競爭的全新時代。這種競爭不只是某一領域的競爭,而是全方位、系統性的競爭。既然美國這盞「民主燈塔」正變得忽暗忽亮,英國自認為它必須撿起接力棒,以便向世界證明自由貿易和西式民主才是人類優越的發展制度。而要證明這一切,就必須向世界推廣自由貿易的理念,還必須把貿易促進繁榮和穩定的理論變成現實。

其次,英國政府還認為當今世界充滿巨大機遇。這種機遇是全球經濟重心向印太地區轉移的結果。到2050年,印太地區在全球經濟增長中的比重將從當前的50%增至56%,屆時全球中產階層消費者將達35億人,其中50%以上生活在印太地區。另外,以中國為代表的新興市場國家(E7)的進口需求將與七國集團(G7)持平。面對這種經濟增長和進口需求的誘惑,英國無法無動於衷,只能把握機遇積極融入。只有充分參與和接觸,才能塑造未來的國際機制並從中獲利。出於這種動機,英國今年2月正式申請加入「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其中一個考量就是希望積極融入印太的舉措能為實現「全球英國」尤其貿易目標鋪平道路。

最後,英國出口貿易的歷史發展軌跡讓英國政府把萬億出口目標設定在2030年代。1999年,英國出口貿易額為2494.61億英鎊,2011年增至5127.7億,從2500億到5000億實現翻番耗時12年。若按這一增長速度計算,從5000億到1萬億再翻番約需24年,時間正好在2035年左右。當然,實現這一預期目標的前提是英國對外出口持續增長,不考慮出口額大幅下滑的情況。然而現實情況卻是,2019年英國出口額達到6992.5億英鎊,2020年則回落至6009.73億英鎊。要想實現萬億出口目標,英國政府必須加倍努力克服各種阻力。

積極嵌入印太地區是英國實現萬億出口目標的關鍵,而中國則是這一地區最重要的國家之一。近年來,中英關係「政冷經熱」現象正在加劇。2020年,中英貨物貿易額在新冠疫情影響下仍增至924億美元,創歷史新高。但同時,英國卻以所謂「人權問題」等為藉口頻繁干涉中國內政,甚至試圖展示軍事威懾能力,致使中英關係「黃金時代」褪色。雖然在以利益為導向的英國看來,把中國定義為「系統性競爭對手」和抓住印太地區經濟發展機遇並不矛盾,但這也為英國實現萬億出口目標埋下風險。倘若英國放下意識形態偏見,與中國一道追求經濟發展和謀求人類幸福,到本世紀30年代中期實現萬億出口目標或許不費吹灰之力。若非如此,英國的萬億目標可能只是個夢想。(作者是上海外國語大學英語學院英國研究中心學者)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