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命控告」遛狗不牽繩,法律不該止步小區牆外

原標題:「拿命控告」遛狗不牽繩,法律不該止步小區牆外

  ■ 來論

  對遛狗不拴繩,物業要承擔管理不力的責任,而對那些狗主人,也不能放過。

  據封面新聞報導,11月19日,武漢36歲的女子盧孝林墜樓第七天,她生前居住的小區上百名業主自發在草地上鋪滿鮮花悼念。據悉,盧孝林出事前多次在業主群反映,自己因被寵物狗追逐與幾名狗主人發生口角,曾被對方圍堵辱罵棍打,並曾表示要「以命相抗」。矛盾衝突兩個多月,有鄰居稱,曾見她在樓下被狗主人用長棍打。

  盧孝林是否被遛狗不牽繩的大媽們「逼死」,尚待警方調查,但鄰居集體紀念逝者,以表達對小區裡狗擾民問題的不滿,以及有人為躲避不牽繩的狗而繞行車庫一年多,令我們對相關小區頓生疑惑:業主被狗騷擾、乃至被不牽繩的狗主人欺負,物業不管嗎?沒有規章制度可以約束嗎?

  若經警方調查證實,該女子的輕生確與遛狗不牽繩者有直接關聯,那等待相關涉事人員的將是法律的嚴肅追究。而如果當事人生前果真遭遇遛狗不牽繩的狗主人的多次欺辱、甚至毆打,那就不是簡單的狗擾民問題這麼簡單。

  《動物防疫法》提到:攜帶犬只出戶的,應當按照規定佩戴犬牌並採取系犬繩等措施,防止犬只傷人、疫病傳播。而武漢當地對此也有明確規定。實際上,許多人都知道遛狗不牽繩違法,但遛狗者就是屢教不改,而物業也多以「無執法權」為由推諉責任,致使此類問題愈演愈烈。

  其中誠然有養狗人個人素質的問題,有被侵害人法律意識不強的弱點,但核心問題還是固定證據難,舉報受理難,有關部門責罰到位難。此事中,涉事女子也試圖找過物業,但物業在類似事件上的「無力」,無疑助長了遛狗不拴繩的「瘋狂」。

  而針對遛狗不牽繩問題,據報導多地警方已發出了「第一張罰單」。只是這樣的執法行動過於被動,而且理應將居民生活小區視為執法重點區域。

  為此,一方面,警方的宣傳教育與執法行動要同時入小區,可考慮結合常規執法、接警執法與調看監控固定遛狗不牽繩的證據,從而順藤摸瓜將相應違法行為繩之以法。另一方面,要依照法律法規查清是否有人無證養狗。一旦有人無證養狗,不僅要「抓狗」,還要對養狗人給予警示和處罰。

  當然,居民也要善於運用法律武器維護自己的權利,尤其對遭到遛狗不牽繩騷擾乃至傷害的,要迅速報警。小區物業和所在社區、街道更應該支持和維護居民在這方面的維權行動。

  此事中,死者跳樓與被狗主人騷擾、辱罵毆打有無關係尚待調查,但由此暴露的遛狗不牽繩亂象也該引起重視。執法機構應延伸觸角、加大處罰力度,最大限度地保護居民免受惡犬及其主人的侵害。

  □周稀銀(職員)

  評論投稿信箱:shepingbj@vip.sina.com xjbpl2009@sina.com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