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地方債發行規模 將超7萬億創新高 2022年額度有望提前下達

原標題:今年地方債發行規模 將超7萬億創新高 2022年額度有望提前下達

今年地方債發行規模已創出歷史新高。記者根據Wind數據統計發現,截至11月21日,今年地方債合計發行6.75萬億,創出歷史新高。考慮到尚有數千億新增專項債額度未發行,今年地方債發行規模將超過7萬億。

此前的歷史高點為2020年的6.44萬億,主要因為對沖疫情影響,當年財政政策大幅發力——赤字率突破3%、新增專項債規模大幅增加,導致地方政府債券發行量明顯高於往年。今年發行量創新高主要由再融資債券放量所致。

據記者梳理,今年地方債發行呈現出三大特點:新增專項債發行後置、再融資債券用途悄然生變、債務期限縮短。

地方債自2009年發行,經過13年的擴張後,目前其存量達到約30萬億,債務率達到100%的警戒線,未來需在穩增長與防風險之間平衡。考慮到宏觀經濟面臨新的下行壓力,2022年新增地方債額度有望提前下達。

期限縮短

Wind數據顯示,截至11月21日,今年地方債合計發行6.75萬億,相比去年全年增長4.8%。其中新增債券發行規模3.84萬億,相比去年全年下降15%;再融資債券發行2.9萬億,相比去年同期增長53%。顯然,今年地方債發行增加主要由再融資債券放量所致。

再融資債券發行放量一是因為地方政府債券到期規模大,需要發行再融資債券接續的規模增加;二是因為特殊再融資債券的大量發行。

再融資債券是地方政府債券的一種類型,此前主要用於償還到期地方政府債券本金。與以往用於償還債券本金並標註償還哪一隻地方政府債券不同,今年6000多億元再融資債券用途只是模糊表述為「用於償還存量債務」。

這類特殊再融資債券分為兩類,一類用於建制縣區隱性債務風險化解試點。9月13日,貴州33億元特殊再融資債券發行完畢後,用於建制縣區隱性債務風險化解試點的特殊再融資債券發行完畢。

另一類用於全域無隱性債務試點。10月、11月廣東合計發行960億特殊再融資債券,專項用於償還存量債務。市場分析認為,該批特殊再融資債券與廣東省提出的「全域無隱性債務試點工作正式啟動」有關,將助力廣東省隱性債務清零。

國盛證券首席固收分析師楊業偉稱,需關注廣東省行為對其它具有再融資置換債發債空間省份的示範效應,例如上海、北京、河南、江蘇、河北、雲南等地的跟進可能。但對於不具有進一步發債空間的重債地區,通過再融資債來緩解化債壓力,則需要增加更多的債務限額。

新增債券方面,今年發行後置明顯。Wind數據顯示,上半年新增專項債發行規模約一萬億(扣除中小銀行專項債,因該額度是上年結轉),完成全年額度的27.4%,遠低於去年同期的61%。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了解到,其原因在於今年穩增長壓力不大,因此提前批額度下得相對較晚,專項債也不必急於發行。此外,由於前兩年專項債大規模發行帶來資金閑置等問題,今年對專項債項目審核更加嚴格。

不過,7月以後,新增專項債發行提速。截至11月21日下半年新增專項債發行規模約2萬億,高出去年同期約8000億。

從期限結構來看,今年地方政府債券平均發行期限11.28 年,比2020年同期減少3.72年。此外,10年期以上債券發行額佔比60%,相比去年同期減少16個百分點。 這意味著今年地方債發行期限明顯縮短,有助於規避償債責任後移的風險。

期限縮短與財政部2020年11月發佈的《關於進一步做好地方政府債券發行工作的意見》有關。該意見提出,新增專項債券期限與項目期限相匹配,年度新增一般債券平均發行期限應當控制在10年以下(含10年),再融資一般債券期限應當控制在10年以下(含10年)。

債務率達100%

地方債於2009年首度由中央政府代發。當年政府報告提出,國務院同意地方發行2000億元債券,由財政部代理髮行,列入省級預算管理。此後的2010年-2014年發行規模在2000億-4000億之間,均由財政部代理髮行。

2015年新《預演算法》實施後,省級地方政府開始獨立發行地方政府債券進行舉債,地方債發行規模開始大幅增加,當年發行3.8萬億。此後幾年均保持著4萬億-6萬億的規模,今年發行規模預計達到7萬億,創出歷史新高。

經過13年的擴張後,地方債已成為債市第二大品種。Wind數據顯示,截至11月21日,地方債餘額約30萬億,佔比23.1%,僅次於金融債(23.5%)。

地方債額度大幅增長後,地方政府債務率已落入警戒區間。如根據2021年預算報告預計的相關財力數據計算,2021年綜合財力為29.7萬億,對應的地方政府債務率已達100%,觸及預警線。在此背景下,地方債發力穩增長需做好防風險的平衡。

11月18日召開的經濟形勢專家和企業家座談會指出,當前經濟總體穩步恢復,可以實現今年主要目標,就業提前完成全年任務。當前國內外形勢依然複雜嚴峻,中國經濟出現新的下行壓力,要在高基數上繼續保持平穩運行面臨很多挑戰。

財政部則表示,下一步,財政部將指導地方加快債券資金髮行使用進度,在今年底明年初形成實物工作量,發揮債券資金對地方經濟社會發展的積極作用。同時,結合宏觀經濟運行情況,研究做好2022年地方政府新增債務限額提前下達工作。

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從多位地方財政人士處獲悉,近期地方正在緊鑼密鼓上報2022年專項債項目,將相關材料報送國家發改委、財政部。為提高項目質量,此次申報2022年新增專項債券需求時,須在系統中一同上傳立項批複文件、項目實施方案、事前績效評估等材料。

中泰證券首席固收分析師周岳表示,「提前批」的提法並不意外,但「提前批」如何安排存在較大不確定性。一是提前批下達時間可能較晚。截至11月21日,今年還有超過7000億元新增專項債限額未發行。由於專項債資金下達使用存在時滯,因此在明年3月份「兩會」前不會出現「無債可用」的情況,2022年提前批額度下達時間可能較晚。

二是提前批發行節奏可能並不快。一方面,在確定提前批額度時,需要考慮再融資債券發行節奏,統籌發行計劃安排,避免造成較大的供給衝擊;另一方面,今年新增專項債發行速度持續低於預期,可能跟前期審批較嚴導致項目儲備不足、部分專項債項目資金用途調整等因素有關,提前批發行節奏可能也會受影響。

(作者:楊志錦 編輯:曾芳)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