凈零碳城市丨 武漢:2022年實現碳達峰,為何能領先全國?

原標題:凈零碳城市丨 武漢:2022年實現碳達峰,為何能領先全國?

21世紀經濟研究院研究員 王帆

在中國的低碳城市版圖中,武漢的特殊性日益凸顯。

截至去年12月31日,湖北碳市場配額共成交3.56億噸,成交額83.51億元,佔比均超過全國的50%。今年7月,全國碳市場啟動,其「大數據中樞」就位於湖北武漢,承擔碳排放權的確權登記、交易結算、分配履約等業務。

前不久,武漢市人民政府辦公廳印發《二氧化碳排放達峰評估工作方案的通知》,其中提出,按照《武漢市碳排放達峰行動計劃(2017—2022年)》提出的到2022年全市碳排放量達到峰值的目標要求,進一步明確碳達峰路線圖,研究提出重點行業、重點領域、重點地區碳減排行動目標、政策舉措和實施路徑。

截至當前,全國已經開展了三批共計87個低碳省市試點,大部分都曾提出碳達峰時間表,但由於缺乏嚴格的考核和評價,整體落實情況不及預期。2020年中國向世界作出碳達峰、碳中和的承諾后,城市在重新確定碳達峰時間表時,普遍更加審慎。以2020年9月作為分界點,在此之後提出碳達峰時間表的城市裡,武漢仍然堅持了2022年這個年份,在所有明確提出目標的城市裡最為「領先」。

從過去幾年節能降耗、降碳等方面的表現來看,武漢要實現碳達峰目標或許並不困難,但在邁向「凈零碳城市」這個更高目標的過程中,武漢還將面臨著巨大的挑戰。

減煤有成效,但煤炭消費佔比仍超30%

近日,在第二十六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達成的《格拉斯哥氣候協議》,是首個明確計劃減少煤炭用量的氣候協議。

如何壓減煤炭消費,成為全球應對氣候變化最重要的議題之一。而煤炭消費量的變化,同樣可以作為城市減碳工作的一個重要觀察切口。

從「十三五」期間的表現來看,武漢在2015年的煤炭消費總量為3388萬噸,占能源消費比重為49.8%。2018年,武漢印發《煤炭消費總量控制3年行動計劃(2018-2020年)》,提出了逐年壓減煤炭消費的具體目標,到2020年,確保煤炭消費總量佔全市能源消費總量的比重控制在37%以內。今年,武漢在一場新聞發布會上披露,2020年煤炭消費總量占能源消費總量的比重下降至35%左右。

總體而言,過去幾年武漢的減煤、降耗工作整體稱得上卓有成效。

「十三五」期間,武漢單位GDP能耗累計下降20.93%,比「十二五」期間多降1.53個百分點,超額完成湖北省下達的武漢市17.0%的「十三五」下降率目標;能耗累計增量89.43萬噸標準煤,僅占控制目標的12.5%;單位GDP二氧化碳排放累計下降接近40%。

但需要指出的是,武漢在2020年遭遇了較為嚴重的疫情衝擊,GDP和能源消費總量均出現了負增長。隨著經濟的恢復,2021年,能源消費總量乃至強度指標對比上一年有可能出現「反彈」。

儘管短短5年間,武漢的煤炭消費佔比下降了約15個百分點,但與一些低碳城市相比,35%的煤炭消費佔比並不算低。公開信息顯示,2019年,廣州煤炭消費在能源消費總量中的佔比為14%;北京的煤炭在能源消費總量中的佔比,更是由2010年的29.59%下降至2019年的1.81%。

再以新能源公交車的比例作為一個考察對象,截至今年7月底,武漢的新能源公交車為4985台,佔比48.73%,預計今年年底將佔總數的50%以上。相比之下,深圳在2017年底就已經實現公交全面純電動化。

21世紀經濟研究院認為,縱向比較,從過去幾年能耗強度、碳強度迅速下降的趨勢來看,武漢足以有底氣繼續堅持2022年碳排放量達到峰值的時間表。但另一方面,武漢在疫后恢復和發展經濟的需求尤為強烈,這很可能帶來能耗、碳排放強度數據的反彈,並且在低碳城市間橫向比較來看,以當前的能源、產業結構特點,武漢距離「凈零碳城市」,仍有較大的進步空間。

確保新舊產業平穩交替

作為張之洞推行洋務運動的重鎮,武漢自晚清以來一直是國內近代工業較集中地區,有著相對較好的工業基礎。「一五」和「二五」期間,在國家戰略布局下,武漢作為全國8個重點建設城市之一,以武鋼為代表建設一批「武字頭」企業,促進了工業的迅速積累。

作為很長一段時間以重工業為主的城市,武漢在向低碳城市轉型的過程中,也在完成從「一鋼獨大」到擁有六大千億產值產業的蛻變升級。

曾有武漢官員介紹推進低碳城市建設的實踐經驗,通過關停高耗能、高污染企業,推動鋼鐵、石化、水泥、造紙等傳統行業低碳化改造和轉型發展,同時壯大信息技術、生命健康、新能源環保等低碳型戰略性新興產業和現代服務業,武漢市高新技術產業產值占規模以上工業產值的比重已由2010年的39.9%提高到2016年的70%。

但不可否認的是,傳統行業在武漢的經濟發展中仍然扮演著不可或缺的角色。

從能源消費的角度來看,據武漢統計局披露,全市六大高能耗行業的綜合能源消費量佔全部規上工業的比重,由2015年的92.4%降至2020年的90.3%,下降2.1個百分點。其中,單位產值能耗最高的黑色金屬冶鍊及壓延加工業能耗佔六大高能耗比重,由2015年的50.4%降至2020年的48.3%,下降了2.1個百分點。

不久前,武漢發布《推動降碳及發展低碳產業工作方案》,其中提出,加大鋼鐵、電力、石化、建材等傳統產業的節能減碳技術改造,嚴控重化工行業新增產能規模,堅決控制粗鋼產量不再新增,不斷提高廢鐵鍊鋼比例,到2025年,鐵鋼比下降至0.75以下。

21世紀經濟研究院認為,從中國當前整體的發展階段來看,需要在減排和經濟發展中找到最佳平衡點。城市在碳減排時,需要綜合考慮自身定位、發展階段等多種因素。對於武漢而言,一方面,在傳統行業中,需要進一步挖掘節能技術改造、清潔能源替代的潛力,另一方面,需要加快以新的經濟增長點彌補減碳對經濟可能產生的影響,確保新舊產業平穩交替,促進疫后經濟的加速復甦。

武漢另一個與低碳發展直接相關的契機在於,它是碳市場交易「樞紐」——全國碳排放權註冊登記系統所在地。在今年7月全國碳市場上線交易啟動儀式湖北分會場暨首屆30·60國際會議上,武漢碳達峰基金、碳中和基金分別簽下100億的單子。

藉助這一「地利」優勢,武漢可積極開展應對氣候變化投融資相關活動,吸引資金、人才、技術集聚,引導投融資向綠色低碳循環及適應氣候變化的領域傾斜,形成綠色低碳高新技術的增長點。

(編輯:李博)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