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西門子全球執行副總裁肖松: 碳中和帶來的不僅是能源革命 更是新一輪的產業變革

原標題:專訪西門子全球執行副總裁肖松: 碳中和帶來的不僅是能源革命 更是新一輪的產業變革

中國的「雙碳」目標不僅為企業的綠色轉型指明了方向,也為經濟社會系統化、規模化的減碳提出了新的要求。

剛剛履新不久的西門子全球執行副總裁,西門子中國董事長、總裁兼首席執行官肖松博士近日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專訪時指出,由於現代產業鏈條高度融合,各個環節交叉關聯,未來真正的碳中和應當是整個產業鏈的凈零排放。因此,西門子在中國啟動「零碳先鋒計劃」,將以數字化創新和跨領域知識與經驗,在中國攜手各方夥伴共創綠色生態,賦能打造端到端的零碳產業鏈。

作為全球首家承諾至2030年實現自身運營碳中和的大型工業企業,西門子將力爭至2050年實現供應鏈碳中和。

針對供應鏈,西門子將力爭至2025年在中國幫助超過500家重點供應商加速減碳步伐。目前,西門子已建立起覆蓋近9000家在華供應商的減排信息管理系統,並計劃自2022財年起將低碳相關指標納入採購決策過程。

肖松認為,碳中和將帶來的不僅是一場能源革命,更是新一輪的產業變革。隨著減排潛力的挖掘,越往後難度越大,要衝刺碳中和終點線尤其需要突破性的技術支撐,因此以數字化技術為代表的科技創新,將是打造端到端零碳產業鏈的關鍵所在。

打造零碳產業鏈,2050年實現供應鏈碳中和

《21世紀》:作為剛剛履新的西門子全球執行副總裁,西門子中國董事長、總裁兼首席執行官,能否談下西門子中國在碳中和方面的整體考慮?

肖松:西門子中國在低碳發展方面一直有清晰目標和行動計劃。

西門子早在《巴黎協定》簽署之前的2015年,就已成為全球首家承諾至2030年實現自身運營碳中和的大型工業企業。在自身運營方面,2014至2020年,西門子中國為西門子全球碳足跡減少54%作出了突出貢獻。

針對供應鏈,西門子力爭至2025年在中國幫助超過500家重點供應商加速減碳步伐,實現可持續發展。

面向客戶,西門子力爭至2025年在中國賦能數十個行業的上萬家客戶節能增效,促進產業低碳轉型。

《21世紀》:西門子提出到2050年實現供應鏈碳中和,在實現上述目標、打造零碳產業鏈上會採取哪些措施?

肖松:供應鏈是產業碳中和的關鍵一環。有數據顯示,工業產品的碳排放超過90%產生於供應鏈。面向供應鏈,西門子中國加強對供應商在可持續發展方面的評估,對供應商實行嚴格的准入機制,並計劃自2022財年起,將低碳相關指標納入採購決策過程。

目前,西門子中國已建立起覆蓋近9000家在華供應商的減排信息管理系統,並在提高能源效率、現場發熱和供電、購買綠色電力、實施節能流程、優化物流、減少商務出行,以及應用再生/可回收材料等7大領域幫助重點供應商推進綠色轉型。

2020年10月,我們正式設立 「西門子中國供應商日和可持續發展日」,邀請200餘家頂級供應商參加,聚集多方力量,為實現供應鏈可持續發展這一共同的願景而努力。西門子的目標是到2030年實現全球供應鏈減排20%,到2050年達成供應鏈碳中和。

《21世紀》:打造零碳產業鏈對企業、對行業意味著什麼?

肖松:在「雙碳」目標的推進下,企業自身需要轉換「新賽道」、謀划「新布局」,並循序漸進、持之以恆地推進轉型。企業要靈活應變,時刻關注自身發展的戰略是否與外部市場環境和企業目標相匹配,並不斷推動科技創新和數字化轉型。

打造零碳產業鏈,龍頭企業的示範與帶頭作用至關重要,應主動挖掘綠色低碳產業的發展潛力,帶動相關企業的節能減排投資熱情,形成對產業鏈上下游綠色轉型的正向激勵。正是著眼於此,西門子中國推出了「零碳先鋒計劃」。

《21世紀》:如何確定產業鏈碳中和的行動方案?從燈塔項目走向規模化實施需要解決哪些問題?

肖松:不同行業產業鏈的碳排放現狀有所不同,不同規模的企業所處的發展階段各異,所肩負的碳減排任務也有所不同。同時,企業實現碳中和的路徑均不一致,因此行動方案需要根據企業自身情況量身定製。

低碳轉型從燈塔項目走向規模化實施,首先需要與產業鏈上下游夥伴結成聯盟,共創綠色生態。各方夥伴應凝心聚力,確立清晰的減排目標。

其次,充分進行可行性研究,制定企業碳中和的戰略與規劃。碳中和之路需要全局思維和長遠規劃,這並不僅僅關乎技術,還要登高望遠,在組織、管理、商業模式及企業文化等方面推動轉型。

其三,企業需因地制宜,在「高碳」上做減法,在「低碳」上做加法,並不斷總結經驗教訓,迭代優化。

打造零碳產業鏈關鍵是科技創新

《21世紀》:早在《巴黎協定》簽署之前,西門子是全球首家承諾至2030年實現碳中和的大型工業企業,在中國減排效果如何?

肖松:目前,西門子在12個辦公園區和製造工廠進行了包括暖通空調和照明系統能效提升等在內的能效改造和維修項目,並將繼續在更大範圍推進該類項目落地。同時,西門子已經在14個園區和製造工廠實施了分散式屋頂光伏系統,並計劃在更多製造工廠新增這一系統。此外,西門子在北京和上海的辦公園區以及31家運營企業已採購並使用綠證電力,公司將持續深入貫徹這一減排舉措。

《21世紀》:從西門子角度看,為何科技創新將是打造端到端零碳產業鏈的關鍵所在?

肖松:正如前面提到的,隨著減排潛力的挖掘,越往後難度越大,要衝刺碳中和終點線尤其需要突破性的技術支撐,因此科技創新將是打造端到端零碳產業鏈的關鍵所在。

中國迫切需要顛覆性、突破性的技術支撐,來打造安全高效的能源網路、清潔循環的製造體系,以及智慧低碳的宜居城市。

而在碳中和進程中,數字化創新將成為最為強大的加速器。無論是能源生產的清潔化、能源消費的電氣化,還是能效的提升,數字化創新都將賦能企業取得環境效益和經濟效益的雙贏。

目前,西門子節能環保業務組合囊括數字化、自動化的技術與解決方案,以及精深的行業知識與經驗,致力於將「綠色」和「數字化」基因融入企業發展,幫助不同領域、不同規模的企業取得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的雙贏。

例如,西門子已在成都數字化工廠啟動基於區塊鏈的工業產品碳足跡安全可信追溯項目,利用區塊鏈和邊緣計算等技術,精確追蹤控制器產品全生命周期的碳足跡,實現碳足跡透明化。西門子數字孿生結合其他先進技術可使企業在產品設計階段節省50%的原材料,在製造執行階段降低40%的能耗。工業邊緣計算可提升信息透明度、優化流程,節能達45%。西門子MindSphere平台支持智慧能源管理,可幫助減排20%。

碳中和將推動企業高質量發展

《21世紀》:你最近提到,中國將經歷「達峰」、「減碳」和「中和」三大階段。隨著減排潛力的挖掘,越往後難度越大,原因是什麼?這些困難可能體現在哪些方面?

肖松:中國的能源結構高度依賴於化石能源,不可能短時間內就完全轉變。從2010年到現在十年時間,中國能源結構發生了巨大的改變。中國在能源結構方面一直想找到一個平衡點,一方面現在以化石能源為主,另一方面,非化石能源的成本以及入網都有很多挑戰。中國在調整能源結構時,既要考慮不能對經濟有過多的傷害,同時又要保證減排在逐步推進。

《21世紀》:中國的低碳轉型有哪些具體的抓手?

肖松:從中國國情出發,推動低碳轉型有三大抓手:能源生產的清潔化、能源消費的電氣化,以及能效的提升。在從供電到用電的全產業鏈上,數字化技術可實現各個環節的互聯互通,賦能企業顯著提升「速度、質量、效率和靈活性」,推進有序減碳。

中國實現碳中和的目標需要講究科學,有全局思考,實現碳中和需要循序漸進、有計劃地推進,逐步提高可再生能源的比例,同時協調好各行業和企業減排與發展的關係。

《21世紀》:除了自身運營與供應鏈,西門子在助推客戶綠色發展方面有哪些考慮?

肖松:對於客戶,從前期評估診斷,到總體規劃設計,再到整體實施、優化,西門子正為不同行業、不同發展階段的企業邁向碳中和提供端到端的解決方案。例如,在工業、基礎設施和交通等領域,從IE3高能效電機到環保氣體絕緣開關設備blue GIS,再到「數字孿生」、低排放列車,乃至人工智慧、邊緣計算、工業5G、區塊鏈和知識中台等前沿技術,西門子節能環保業務組合正賦能客戶企業在速度、質量、效率和靈活性等方面取得飛躍。據統計,將IE2替換到IE3電機,每一個小電機都能節約一度電,全國年節電量可達900億千瓦時(接近於廣州市的2020年用電量),市場上有好幾億的電機,其節電總量是非常可觀的,約等於每年可減少5960萬噸碳排放。

不僅如此,西門子還能以金融服務支持工業、基礎設施、交通和能源等領域的客戶與合作夥伴,並把可持續發展作為融資決策的考量因素之一,優先支持節能減排等可持續發展項目。

《21世紀》:中國的碳排放主要來自工業、建築和交通運輸等領域,這與西門子的主要業務高度重合,如何看待上述領域的節能減排?

肖松:碳中和將帶來的不僅是一場能源革命,更是新一輪的產業變革。

碳中和目標的提出為上述行業帶來了巨大的機遇。例如在工業領域,實現碳中和並不意味著產出的降低。碳中和目標將推動企業在工藝、技術方面轉型升級,實現高質量發展。通過技術創新、產業創新,推動製造業加速向數字化、網路化、智能化發展,是中國從製造業大國邁向製造業強國的關鍵。

在交通領域,無人駕駛地鐵、低碳列車、充電樁、加氫站、智能道路等領域將極大提升交通的效率。

在建築領域,被動式建築,對新建、改造建築物進行能效提升、新能源替代、碳排放監控等也將迎來新一輪的發展。

(作者:夏旭田 編輯:李博)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