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壽險右手財險 寧德時代雙管齊下

  來源:北京商報

  記者 陳婷婷 實習記者 李秀梅

  作為「鋰電茅」,寧德時代兩年內已先後投資了十幾家金融機構,涉及融資租賃公司、消金公司、股權投資公司等。而在保險領域,繼入股小康人壽(原中法人壽)之後,寧德時代近期又有了新動作,與人保財險簽署了戰略合作框架協議,雙方合作的重點是新能源汽車後市場領域。業內人士表示,寧德時代將壽險牌照納入麾下能幫助其降低融資成本,而藉助主業優勢搶灘新能源車險則有望拓展新增長點。

  頻繁切入保險業

  作為一家市值已經超過萬億的公司,近些年來,寧德時代進軍保險領域動作頻頻。

  10月13日,寧德時代表示,已與中國人保財險簽署了戰略合作框架協議。根據協議,雙方此次合作將重點聚焦新能源汽車後市場領域,打造高效協同競爭優勢,推動新能源汽車科技進步,助力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目標。

  針對此次戰略合作相關事宜,北京商報記者曾向寧德時代發函採訪,但截至發稿未獲得回復。

  事實上,這並非是寧德時代首次跨界進入保險業。

  早在2017年,該公司進軍保險業的野心便初露端倪。2017年,寧德時代曾有意以2.99億元入股小康人壽,但該項增資方案未獲監管批准。2020年,寧德時代終得償所願,9億元拿下小康人壽30%股權,成為小康人壽第二大股東,成功入局壽險行業。

  寧德時代是一家鋰離子電池研發製造公司,小康人壽是一家面向中產人群的壽險工作,兩家公司在業務上難有協同。業內人士表示,寧德時代入股中法人壽,或是意在其保險資金。

  針對入股中法人壽事件,寧德時代曾回復投資者表示,投資保險公司是以險資的長期資金匹配公司擬推廣的電池銀行、儲能運營,是公司搭建商業模式創新基礎的方式之一。

  在業內人士看來,此次寧德時代再次加碼財險市場,則是瞄準了其背後新能源汽車保險市場以及車險業務帶來的協同效應。

  首都經貿大學保險系副主任李文中分析表示,雖然寧德時代並沒有資質對汽車進行承保,但是可以參與電池風險管理與保險業務,如幫助保險公司勘查電池事故的近因和定損;與保險公司合作識別汽車電池存在的風險種類與主要風險點,提出一些風險防控管理建議;利用自身的電池銷售渠道幫助保險公司推銷相關保險產品等。

  定價難是最大痛點

  新能源汽車相關企業切入財險賽道並不是新鮮事,2020年底吉利控股曾頂格入股合眾財險,拿下合眾財險33.33%的股份。

  新能源汽車保險有著廣泛的市場前景,據公安部統計,截至2021年6月,全國新能源汽車保有量達603萬輛,占汽車總量的2.06%。

  而在車險綜合改革、車險保費收入普遍下滑的大背景下,新能源汽車保險業務無疑將是險企業務增長新的發力點。以人保財險為例,今年上半年,人保財險新能源汽車保費收入40.3億元,同比增長60%,保費貢獻度3.3%。

  不過,「定價難」一直都是新能源汽車保險的最大痛點,這也導致目前大部分險企目前還沒有推出為新能源汽車量身設計的保險產品。

  對於這一問題,李文中指出,新能源車險定價難的根本原因在於,新能源車是近年來的新生事物,保險公司對其在使用過程中的風險,特別是與電池有關的風險的認識還不充分,數據積累嚴重不足,導致難以準確定價。此次寧德時代與人保財險的合作很大程度上是為了解決「定價難」這個痛點。

  針對新能源汽車保險定價難,中國人民大學保險研究所研究員張俊岩建議稱,受歷史經驗數據所限,新能源車險在設計保障範圍、釐定費率、評估損失等方面都面臨一定困難。僅僅依靠保險行業自身積累的業務數據難以滿足此類產品的開發需求,應鼓勵保險行業與汽車製造、電池生產等行業加強合作,建立數據資源共享機制。

  對於寧德時代來說,入局新能源汽車保險市場,風險與機遇並存。「對於寧德時代來說最大的優勢就是對電池性能、主要風險點及其出險後的近因確定有更清晰的認識;存在銷售電池相關保險產品的渠道優勢。」李文中如是表示。

  但李文中也提到,寧德時代入局新能源車險市場也面臨一定的挑戰,寧德時代一直注重電池產品生產,對於如何設計風險管理方案,有效進行風險控制相對陌生。」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