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沈周逛江南丨寫得東籬秋一株

原標題:跟著沈周逛江南丨寫得東籬秋一株 來源:澎湃新聞·澎湃號·湃客

弘治七年的九月十五日(1494年10月13日),重陽佳節剛過不久,沈周再一次來到吳寬家族的東庄參加雅集。這場雅集的主題或與賞秋有關,它的發起者並非彼時身處北京的老友吳寬,而更可能是東庄的第三代掌門——吳寬之侄吳奕。在雅集中,沈周揮毫創作了一件《五柳圖》。儘管我們今天已難覓此作的影蹤,但從其名字來看,所繪應是與東晉隱士陶淵明有關的內容。

「秋風吹白酒,無事醉黃花。」(明)沈周《溪山草閣圖》之一,台北故宮博物院藏

「典午江山醉不支,先生歸去自嫌遲。寄奴蔓草無容地,慳剩黃花一雨籬。」

[1]

 從沈周的另一首《淵明採菊》詩中,我們或許可以遙想《五柳圖》的畫面。這是一件典型的「高士圖」,想必沈周亦曾著力在其中表現陶淵明隱逸的情致。淵明的最愛與象徵,菊花自然成為畫中的焦點——

「花開爛漫屬秋風,滿地黃金醉眼中。」

[2]

(明)沈周《墨菊》,台北故宮博物院藏

當沈周勾勒這夢幻秋景的時候,他的內心或許和我們一樣充滿艷羡。就在幾天前的重陽當日,在那個本應賞菊品酒的日子里,他卻發出了

「今日九月九,無菊且飲酒。」

[3] 

的感嘆。無菊可賞的重陽節顯然並不完美,但相比之下,寂寞更令他惆悵。已經六十八歲的沈周明白,

「好花難開好時節,好酒難逢好親友。」

[3] 

此時此刻,即便菊花盛開,也無人與他同賞。無奈之下,沈周只好借酒澆愁——

「一杯兩杯長在手,六印何消金握鬥。三杯五杯不離口,萬事莫談瓶且守。」

[3]

 直到

「瓶雲罄矣我即休」

[3]

(明)沈周《寫生》冊之一,台北故宮博物院藏

「有花還問酒有無,有酒不論花無有。」

[3]

 對於暮年的沈周而言,重陽的酒似乎比菊花更為重要。他的內心似乎十分糾結,一邊感念

「天應私我身獨在」

[3]

 ,一邊遺憾地嘆息著

「天不全人花乃後」

[3]

 ——那些曾經一同賞菊的親友如同今年遲遲未開的菊花一般,缺席了。

五年前(1489年)的重陽之際,沈周正客居於蘇州城內的東禪寺。就在這一年的春天,他還曾於此欣賞牡丹,暢享著老來得孫的喜悅。不過,入秋以後,沈周的身體便開始抱恙。眼見秋風漸起,自己的病情卻並不見好轉。喜愛賞菊的沈周便為了

「因將病眼洗寒姿」而「強借陶瓶應秋事」,[4] 將折得的菊花置於瓶內供養觀賞。當他看到金黃的花朵時,不禁「夢中笑口簪花伴」[4] ,即便已纏綿病榻,卻仍能「枕上清齋止酒詩。」[4]

在這樣的狀態下,沈周還畫了一張《菊花圖》。這件作品很可能是受東禪寺僧信公的邀請而完成的應景之作。在此卷的題畫詩中,沈周將菊花比作「節婦」,完全不同於桃李「輕賤」的艷姿,更有著

「凌霜傲雪無凝脂」

[5]

 的氣質。兩年後(1491年)的秋天,信公圓寂。當沈周在同樣的時節重回東禪寺時,看到的卻是

「屋掩雲蘿秋榻凈,殘經松月夜窗涼」

[6]

 的景象。當晚,他轉投承天能仁寺過夜,心中滿是

「我來借宿今無主」

[6]

(明)沈周[款]《柑菊圖軸》

另一位被稱為福公的僧人,亦曾陪伴沈周賞菊。根據沈氏

「水西鐘磬我比鄰」

[7]

正德《姑蘇志》中介紹了當時蘇州的三十六種名菊

「精廬自春藝,鋤理亦良勤。」

[8]

 福公善於培植菊花,這讓沈周頗為讚賞。據正德《姑蘇志》記載,當時流行於蘇州地區的菊花名品有三十六種,而種菊本身亦非易事。對此,沈周也略通一二:

「合瓦團團縛小盆,煙叢分蒔繞秋軒。先教辯葉方知種,更慮澆泉太漬根。」

[9]

(明)沈周《盆菊圖》局部,遼寧省博物館藏

除了精巧的種菊技藝外,福公房賞菊給沈周留下的最深印象便是

「觴酌集朋舊,庭宇曠且清」

[7] 

的氛圍。福公嗜酒,甚至最終亦是殞命於此。在輓詩中,沈周以

「黃菊酒香詩社裡,相思偏使淚沾巾。」

[6]

 的詩句表達了對福公以及賞菊雅集的懷念。而當他晚年再次看到自己曾經為福公所作的《送酒賞菊圖》時,不禁想到彼時一同賞菊的十人中已有六人離開了人世,其中也包括自己的父親。面對著畫中的「無限傷心舊遊地」,沈周也只有

「一籬秋雨對沾巾」

[10] 

了。

「一紙千金屬鄰舍,憑君保取不凡枝。」

[11] 

將自己所繪的菊花贈送親友,既是一同賞菊的紀念,亦是淵明一般高情的傳遞。在沈周看來,

「紙上東籬亦可觴」

[12] 

「東籬不可桃與李,只可秋來有菊枝。」

[13]

 對菊花的喜愛,始終流露在他的詩畫之間。當沈周晚年回憶起那些年一同賞過的菊花和一同賞花的親友,難免心生凄涼。不過,當這位古稀老人在下一個

「九日簪花白頭上」

之際,卻還能俏皮地自嘲

「風流何減少年時?」

[13]

 因為他早就參透:

「有酒有花皆樂事,人間無日不重陽。」

[12] 

原作者:王瑀

[1](明)沈周:《淵明採菊》,《石田詩選》卷五,收錄於《沈周集》,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3年,第627頁。

[2](明)汪砢玉:《五柳圖》,《珊瑚網》卷三十八名畫題跋十四,據清文淵閣四庫全書本。

[3](明)沈周:《九日無菊》,《石田詩選》卷一,收錄於《沈周集》,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3年,第590頁。

[4](明)沈周:《病中折菊為供》,《石田先生詩鈔》卷七,收錄於《沈周集》,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3年,第168頁。

[5](清)繆曰藻:《菊花圖》,《寓意錄》卷三,據清道光二十 年上海徐氏寒木春華館刊本。

[6](明)沈周:《挽東禪信公》,《石田先生詩鈔》卷七,收錄於《沈周集》,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3年,第175頁。

[7](明)沈周:《挽鄰僧福公》,《石田稿》,收錄於《沈周集》,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3年,第341頁。

[8](明)沈周:《福公房賞菊》,《石田稿》,收錄於《沈周集》,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3年,第334頁。

[9](明)沈周:《蒔菊》,《石田先生詩鈔》卷七,收錄於《沈周集》,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3年,第177頁。

[10](明)沈周:《補題福公送酒賞菊圖》,《石田稿》,收錄於《沈周集》,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3年,第407頁。

[11](明)沈周:《先人畫菊》,《石田稿》,收錄於《沈周集》,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3年,第539頁。

[12](明)沈周:《古中靜學寫菊,舊號鐵梅,改為菊堂,次張碧溪韻》,《石田詩選》卷八,收錄於《沈周集》,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3年,第686頁。

[13](明)沈周:《可菊》,《石田詩選》卷七,收錄於《沈周集》,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3年,第663頁。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