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信業發展堵偏門開正門

原標題:徵信業發展堵偏門開正門 來源:經濟日報

信息採集需經本人同意,個人徵信業務須持牌經營——

徵信業發展堵偏門開正門

  中國徵信市場制度和社會誠信體系建設正在快馬加鞭。日前,中國人民銀行發佈《徵信業務管理辦法》(以下簡稱《辦法》),規範徵信業務全流程,如不得過度採集個人信用信息,信息採集需經本人同意並明確告知採集目的,使用信用信息需取得明確同意授權、不得濫用等。

  此外,針對備受市場關注的「類徵信」網路平台不合規助貸行為,《辦法》堵偏門、開正門。一方面,明確個人徵信業務必須持牌經營,將「替代數據」應用納入徵信監管;另一方面,繼續擴展信用信息共享覆蓋範圍,有序發展市場化徵信機構,增加多層次徵信供給。業內預計,未來將有更多的市場化徵信機構獲批設立。

徵信市場亟待規範發展

  信用信息為何重要?它不僅是市場主體獲取借貸資金、參與社會經濟生活的評價標準,也是中國推進普惠金融、提升小微企業信用貸款比重的基礎。從這個意義上來看,徵信業務是一項經濟活動,徵信機構對企業和個人的信用信息進行採集、整理、保存、加工,並向信息使用者提供。

  中國徵信市場從無到有、從小到大,重要性也日益凸顯。2013年1月,國務院公佈《徵信業管理條例》,確立了徵信業基本規則,初步解決了徵信業發展中無法可依的問題;同年11月,央行公佈《徵信機構管理辦法》,加強對徵信機構的監督管理。

  隨後,中國徵信市場快速發展,截至目前,已批設兩家市場化個人徵信機構、備案134家企業徵信機構和59家信用評級機構,形成了央行徵信中心與市場化徵信機構優勢互補的發展格局,在增加徵信有效供給、服務中小微企業融資、支持實體經濟發展等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

  近年來,隨著數字經濟快速發展,互聯網、大數據等新技術持續滲入徵信領域,徵信業務已產生諸多新變化。「但由於缺乏具有針對性的制度規範,徵信市場『無照駕駛』、無序發展等現象在不同程度上存在。」招聯金融首席研究員董希淼說,《辦法》的公佈實施勢在必行。

  為有效整治市場亂象、釐清業務本源,《辦法》首先明確了信用信息的範圍、徵信管理的邊界——信用信息不僅包括用於判斷企業和個人信用狀況的基本信息、借貸信息,還包括其他信息,以及基於這些信息形成的分析評價信息。

  這意味著,「類徵信」互聯網平台產生的「替代數據」也將被納入監管,與市場化個人徵信機構一道進入規範發展階段。「徵信業務合規發展,有利於徵信行業的健康成長,能夠更好地促進徵信業高質量發展。」全聯並購公會信用管理委員會常務副主任、北京信用學會副會長劉新海表示。

保護信息主體合法權益

  面對新形勢,如何保護信息主體的合法權益?如何保障信用信息安全?此前,多款APP偷窺用戶已引發社會熱議。《辦法》強調,為解決「無證駕駛」問題,從事徵信業務需取得合法資質,並進一步規範徵信業務的全流程,強化對徵信機構、信息提供者、信息使用者的合規要求。

  直面痛點,《辦法》對信用信息的採集、整理、保存、加工、提供、使用全流程各環節作出了具體、明確的規定。在採集環節,採集個人信用信息要經信息主體本人同意,並明確告知採集目的;個人信用信息採集應遵循「最小、必要」原則,不得過度採集,徵信機構不得以欺騙、脅迫、誘導的方式採集信用信息,不得向信息主體收費,不得從非法渠道採集信息。

  在整理、保存、加工環節,《辦法》對備受關注的個人不良信息處理作出規定。個人不良信息保存期限為5年,若保存期限屆滿,徵信機構應在對外服務中將個人不良信息刪除,如果作為樣本數據,應進行匿名化處理。在提供、使用環節,使用信用信息要基於合法、正當的目的,並取得信息主體的明確同意授權,不得濫用。「新規對信息主體同意權、知情權等方面進行了較多規定,同時賦予個人信息主體異議投訴權。」招聯金融首席研究員董希淼說,根據《辦法》,信息主體認為信息存在錯誤、遺漏,有權提出異議;認為自身合法權益受到侵害,有權投訴,並對異議和投訴如何處理進行了明確。

  值得注意的是,《辦法》專設了「信用信息安全」一章,規定徵信機構應落實網路安全等級保護制度,制定安全管理制度,採取有效保護措施,保障徵信系統安全。

  在保障信息安全的前提下,新規允許在跨境貿易、投融資等經濟金融活動中,依法、合規使用信用信息。但徵信機構要審查境外信息使用者的身份、信用信息用途,不得危害國家安全。

加強「類徵信」平台監管

  隨著「替代數據」明確納入監管,部分「類徵信」互聯網平台業務轉型壓力加大。

  受益於移動互聯、大數據發展,中國部分平台公司獲取了大量客戶信息,以電商企業、支付企業為典型代表。這些信息中蘊藏著海量信用數據。手握資源,不少平台公司開始與商業銀行,尤其是中小銀行做起了助貸生意——平台公司為銀行提供潛在客戶,分析客戶的信用狀況、判斷信用風險,中小銀行提供資金,為該客戶發放貸款,可謂「互利共贏」。

  但潛在風險不容忽視。「頭部平台公司在開展電商、支付、搜索等各類服務時,獲得用戶的身份、賬戶、交易、消費、社交等海量信息,繼而識別判斷個人信用狀況,以助貸名義與金融機構開展信貸業務合作,相當於未經許可開展個人徵信業務。」央行行長易綱近日公開表示,頭部平台公司在同一個平台下提供理財、信貸、保險等金融服務,放大了金融風險的跨產品、跨市場傳染的可能性。

  信貸市場曾經出現的諸多亂象已敲響了警鐘。「有的互聯網平台缺乏足夠的數據與信息管理經驗,丟失客戶資料,甚至泄露客戶數據。」中國人民大學普惠金融研究院常務主任、研究總監莫秀根表示,有的平台與借款人串通,套取銀行貸款;平台為了追求更高的服務費,故意降低推送給銀行的資產質量要求,盲目擴大貸款規模。

  多位業內人士分析,由於《辦法》進一步明確了個人徵信業務必須持牌經營,明確「替代數據」的應用納入徵信監管,這相當於阻斷了「類徵信」互聯網平台野蠻生長的土壤。

  同時,監管層並沒有關上「類徵信」平台與持牌徵信機構、金融機構合作的大門。針對提供相關服務的機構,《辦法》提出,個人徵信機構應當將與其合作,進行個人信用信息採集、整理、加工和分析的信息提供者,向中國人民銀行報告。

  值得注意的是,徵信市場在加強監管、規範發展的同時,也將進一步提高供給數量和質量。央行相關負責人在答記者問中表示,將擴展信用信息共享覆蓋範圍,有序發展市場化徵信機構,增加多層次徵信供給。預計下一步將有更多的市場化徵信機構獲批設立。(記者 陳果靜 郭子源)

【責任編輯:尹世傑】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