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地實施一個多月,「雙減」後學習質量如何保證?

原標題:落地實施一個多月,「雙減」後學習質量如何保證?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作業少了,輔導班停了,課後活動豐富了……今年9月,「雙減」為全國中小學生送上了一份特別的開學禮。「雙減」政策落地實施一個多月,帶來了不少新氣象,學生和家長欣喜之餘,也不禁提出疑問,「雙減」後的學習質量如何保證?「雙減」到底如何讓教育「返璞歸真」?新華每日電訊記者對此進行了探訪。

放學後,孩子們在幹啥?

下午四點半,天津市第二新華中學八年級的賀國桓沒有回家,而是早早來到無人機教室,和小夥伴們圍坐在電腦前,進行模塊化編程。學生們的討論聲和無人機的引擎聲填滿了整間教室,一架架無人機從出發點平穩起飛,在空中自如地翻了幾個跟頭後,穩穩地落在了終點。

新學期開始後,賀國桓的課後生活一下子豐富了起來。「以前放學回家後我一般自己做作業,在家裡沒有同學一起探討,缺少學習的氛圍。現在我在學校就可以快速完成作業,還可以上自己喜歡的素拓課。」

「雙減」政策實施以來,天津的中小學採取「5+2」課後服務模式,即每周5天工作日都要開展課後服務,每天至少開展2小時,課後服務內容以答疑輔導和素質拓展活動為主。

放學後的校園裡,每一間教室都「別有洞天」。在天津市第二新華中學,「大器之形」的課堂上,學生們戴著圍裙坐在轉盤邊,把陶泥塑造成想要的形狀;「機器人」的課堂上,學生們一邊編輯著程序,一邊擺弄著手裡的電子元件;「繽紛世界之旅」的課堂上,老師帶領著學生們領略世界各地的風土人情……

教師陳群燕除了教授八年級的物理課,也是素拓課「生活與物理」的授課老師,在陳群燕看來,素拓課對學生專業課的學習有很強的促進作用。「物理是一門和生活聯繫緊密的學科,對學生的實驗能力有一定要求,我們在課堂上講授理論,素拓課上讓學生動手做實驗,把理論和生活相結合,讓學生愛上物理。」

「『雙減』目的就是讓教育『返璞歸真』,開展課後服務關鍵要『留人留心』,讓孩子喜歡課程和校園,想要『叫座』,就得有真本事。」天津市第二新華中學黨支部書記杜惠榮說,專業的素拓課程離不開優秀師資力量,除了挖掘校內資源,社會資源的力量同樣不容小覷。

為了給學校課後服務提供有力人才支撐,天津市河西區探索建立了「三個一百」志願服務團隊,即社區志願者團隊、高校志願者團隊、家長志願者團隊,退休教師、大學生、家長等紛紛登上講台,在自己擅長的領域里傳播知識。

蹦床、棒球、排球、中國跤……在天津市河西區德賢小學,孩子們在一天的專業課學習後,在陽光下盡情跑跳,開啟了「運動模式」。而豐富多彩的體育課程之所以能順利開展,也離不開社會資源的支持。

天津市河西區德賢小學校長周瑞說,「學校在開展課後服務前進行了充分調研,大量家長反饋希望孩子可進行更多體育鍛煉,而很多體育項目需專業老師指導,為此區體育局等部門給予大力支持,不少老師是專業運動員出身,確保了課程的安全性和專業性。」

15分鐘的作業夠嗎?

「雙減」政策要求,全面壓減作業總量和時長,減輕學生過重作業負擔;大力提升教育教學質量,確保學生在校內學足學好。學生們究竟什麼時候寫作業?教學質量又該如何保證?

「過去學生為寫作業發愁,現在老師為留作業發愁。」天津市第二新華中學九年級的數學老師兼年級組長孫玥為留作業專門建立了一款小程序,每個學科的老師把每天的作業內容和預計完成時長填寫進小程序中,孫玥進行總體把控,保證學生每天的作業總時長控制在90分鐘以內,平均每科作業在15分鐘左右。

15分鐘的作業夠嗎?孫玥笑著說道,「作業量減少,確實對老師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老師必須提高作業設計的科學性,讓孩子們的每一次練習都能產生最大的效用。」

為此,老師們加強研討,根據每個學生自身的學習情況,分層留作業,讓不同的學生進行不同難度的練習。

此外,「答疑輔導」是課後服務的重要內容,學生們在學校完成大部分作業,老師則第一時間從作業的反饋來了解學生對知識的掌握情況,從而有針對性地為每個學生進行輔導。

「之前放學後學生都回家了,即使有不會的問題也沒辦法及時向老師請教。『答疑輔導』給了老師因材施教的空間,老師可以第一時間解答學生的疑問。」德賢小學二年級的語文老師兼班主任陳雯說。

作業少了,對課堂的效率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孫玥介紹,「老師們備課更加用心,同時會在課堂上進行小測驗,根據測驗結果對學生進行單獨輔導,保證每個學生都要掌握課堂內容。」

減作業,提效率,效果究竟怎樣?不少老師表示,由於新學期剛剛過去一個月左右,學生們的學習效果還無法進行數據化的呈現,但學生們的學習熱情和學習效率確實得到了提升。

在陳雯的班上,不少孩子的變化讓她印象深刻。「班裡一個男孩的家長曾經向我反映,在家裡一篇字要寫一天,在學校十幾分鐘就寫完了,而且由於老師在身邊能夠及時指導,孩子的字比之前工整好看了不少,班裡許多孩子都有肉眼可見的進步。」

陳群燕也表示,班上學生的學習熱情比之前更高,機械性的作業練習減少,體現思維能力的題目增加,長期來看更有利於學生學習能力的提升。

8萬元的輔導班還用上嗎?

「雙減」政策規定,堅持從嚴治理,全面規範校外培訓行為。校外培訓這座曾經壓在學生肩上的「大山」,現如今被移走了嗎?

「家裡的老人輪流接孩子,每天中午吃完午飯,老人就出發前往我家準備晚飯食材;15:30孩子放學,老人把孩子接回家,開始做晚飯;16:30我下班回家,和孩子一起吃晚飯,之後送他去上校外培訓班;18:30培訓班開始上課,20:30培訓班下課,22:00左右回家。」「80後」媽媽李岩介紹著兒子一年級時的日常安排。

去年,李岩給孩子報了語數外三科的校外輔導班,周末還有網球課和大提琴課,一年在校外輔導機構的學費就高達8萬元。

然而,這份讓人身心俱疲的時間表和高昂的學費並沒有換來李岩的心安,反而讓她更焦慮,「我們總是擔心孩子輸在起跑線上,教育機構正是瞅准了家長的這種心態,所教授的知識比學校的課程更難一些,但學習效果和付出卻並不成正比。」

李岩的兒子曾在學校里做一份校外輔導機構的英語試卷,老師告訴她這是初二的難度,對於小學一年級的孩子來說太難了。「我心裏也想過不讓他再上這些輔導班,但是周圍的孩子都在上,我也下不了決心放棄。」李岩無奈地說。

孫玥班上也曾有不少學生在外補課,學生們有時會提前學習一些學校老師還沒有講的內容,孫玥覺得這對於學習成績的提高收效甚微。「學校的老師更注重培養學生的學科素養,而大部分輔導機構則偏重於解題,這樣功利性的學習不利於孩子學習能力的長期提升。」

剛剛帶過一屆初中畢業班的陳群燕也表示,在外補課的效果並沒有想像中好。「中考絕大部分是在考核教材上的知識,只要學生能夠完全掌握課堂上的知識點,按照老師的指導去學習,取得好成績並不是難事。」

隨著「雙減」政策的實施,像李岩一樣糾結的家長鬆了一口氣。「學校課後服務的開展讓我們從疲憊和焦慮中解脫了出來,家長可以根據下班時間來選擇接孩子的時間,減輕了家庭的人力負擔;學校開展了素拓課程和答疑輔導,我們也不需要再去上課外輔導班了,經濟壓力和精神壓力也得到了緩解。」李岩說。

祁雲飛的女兒今年剛上初三,新學期開始後,女兒此前一直在上的數學和物理輔導班停課了。「剛開始孩子內心比較焦慮,就像一直依賴的拐杖突然沒有了,難免不適應。老師也和孩子說,課後服務加上課堂內容足以應付中考,孩子的心態也在逐漸調整。」

周瑞表示,「過分依賴教育機構是短視的教育,正確教育理念的形成需要家庭、學校、社會多方面的配合。然而教學方式和教育理念的調整需要時間,『雙減』也是一個漸進的過程,長遠來看,『雙減』產生的積極影響將會讓孩子一生受益。」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歡迎向我們報料,一經採納有費用酬謝。報料微信關注:ihxdsb,報料QQ:3386405712】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