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學者文章:美應摒棄核優勢的危險夢想

原標題:美學者文章:美應摒棄核優勢的危險夢想 來源:參考消息網

參考消息網10月15日報道 美國《國家利益》雙月刊10月10日刊登了一篇題為《拜登應摒棄美國核優勢的危險夢想》的文章。作者是美國陸軍軍事學院國家安全和戰略系教授、卡內基-梅隆大學政治和戰略研究所講師達尼·考夫曼·內達爾。全文摘編如下:

《核態勢評估》報告提供了一個機會,讓我們可以就總統的議事日程發表意見,並構建一個思考框架,不僅關於核武器在美國軍事戰略中的作用,也關於軍控和裁軍在美國外交政策中的作用。與數十年來作為我國核態勢驅動力的關於核領先優勢或升級主導地位的危險夢想相反,這是一個將降低核風險和戰略穩定確認為主要目標的機會。

核武器目標難以實現

在冷戰那些較簡單的日子里,關於核武器的雄心勃勃的目標——打併贏得核戰爭,或強制性使用核武器,微調和控制局勢升級,或獲得解除敵人武裝或保護國土的能力——尚不可及,如今更是如此。除了新的核國家的崛起、新興技術和跨域威懾的挑戰帶來的複雜性,核戰略的根本問題與往昔時代是一樣的:確定除國家生存外值得冒即便是「有限」核交火這種風險的目標。

如今,兩黨都接受美國的主導地位和「國家利益」這些較謹慎的願景。研判了公眾情緒的兩黨領導人都接受經濟民族主義、戰略緊縮和單邊主義(或微型單邊主義)。

儘管精英階層正在「大國競爭」上達成共識,試圖沿著意識形態界限開展競爭,並對恢復美國在世界上的領導地位口惠而實不至,但在這方面,歷史也只是在重演一場鬧劇而已。競爭的主要目標不僅是一個「勢均力敵的競爭對手」或一個需要挫敗的威脅,還是一個已不可逆轉地深層次融入全球經濟的國家。

對美國主導的秩序的威脅大體來自內部。雖然這給美國的所謂「宏大戰略」描繪了一幅慘淡圖景,但對核戰略來說,是一個好消息。

須調整和降低核風險

令人不安的現實是,再多的投資、尖端技術或創造性公式都無法取代為次要利益而進行核戰爭的真實意願。拜登最好能重新調整和降低不必要的核風險和核成本並從中獲得好處,而不是試圖利用核武器作為常規武力或其他靈活有效的國家力量工具的廉價替代品。

制定更多有限的、定義明確的防禦性目標,會大大簡化核態勢的任務。現代化努力應把重點放在讓日益老化的戰略系統退役或予以更換和升級上,而不是追求新的「戰術」和「戰區」核力量,更不用說未經驗證、可能破壞穩定的技術了。政府能夠在不犧牲安全的情況下單方面銷毀這些武器。與其試圖在與俄羅斯等國家的談判中拿這些武器做交易,不如把單方面削減作為防禦性意圖和致力於通過多邊手段減輕威脅的信號。

與此相關的是,對安全和戰略穩定的重視表明,需要保障美國的核指揮、控制和通信系統免遭網路威脅,以及需要對危機期間針對敵方指揮和控制系統的進攻性網路行動予以限制等。

當然,拜登將不得不解決特殊利益集團、官僚機構惰性和政治反對派等問題,但最大的障礙可能是控制損失這一道德上的必要以及靈活性在心理和政治上的誘惑力。有限的導彈防禦系統和有限使用核武器的選擇,儘管會破壞穩定、代價高昂且無效,但還是提供了事態能得到控制這種使人寬心的幻覺。

如果能努力推進多邊軍備控制、加強不擴散和不使用核武器的準則,以及與站在全球裁軍努力最前沿的無核國家接觸而不是作戰,美國政府和全世界都能從中受益。這種做法不僅滿足了「做點什麼」的需要,而且符合在一個更加多極化的世界中發揮負責任的領導作用這一更廣泛目標。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