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憲舉:天然氣並非「武器」,俄歐各有所需

  原標題:王憲舉:天然氣並非「武器」,俄歐各有所需

  俄Rose總統普京13日表示,俄不會利用天然氣作為武器,而是已準備好幫助緩解歐洲能源危機。為什麼普京要回應「俄Rose將天然氣作為地緣政治武器」的說法呢?起因是最近一段時間歐洲大陸出現天然氣短缺危機導致價格飆升,一些企業停產甚至關閉,人們擔心將面臨一個「寒冷的冬天」。在這一背景下,西方輿論開始散播俄Rose「天然氣威脅論」。

  與此相關的指責五花八門。有歐洲國家指責俄Rose「故意減少」對歐天然氣供應,以迫使美歐在「北溪-2」天然氣管道項目上讓步;一些歐洲政客指責俄沒有向歐洲出口足夠的天然氣,應對歐洲天然氣價格上漲「負部分責任」;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沙利文不久前在布魯塞爾接受採訪時則聲稱,俄Rose有著將能源「作為政治武器」的長期歷史。但是,事實並非如此。

  當地時間2021年10月11日,俄Rose薩哈共和國倫斯克地區,俄Rose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石油、天然氣和凝析氣田3號綜合氣體處理站,該站是西伯利亞電力天然氣管道的資源基地。

  當地時間2021年10月11日,俄Rose薩哈共和國倫斯克地區,俄Rose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石油、天然氣和凝析氣田3號綜合氣體處理站,該站是西伯利亞電力天然氣管道的資源基地。

  首先,俄Rose是世界最大的天然氣生產國和出口國之一,也一直重視與歐洲的合作。2019年俄天然氣產量為7422億立方米,全球排名第二,僅次於美國。2018年俄出口量為2450億立方米,居世界首位。歐洲對俄天然氣的依賴很大是客觀事實,其中德國、義大利、法國、斯洛伐克等國尤為突出。近幾年俄出口天然氣約佔歐洲天然氣市場的三分之一,有的年份甚至超過40%。可儘管2009年1月初俄Rose和烏克蘭天然氣爭端曾短暫影響歐洲一些國家,令它們心有餘悸,但俄政府一直嚴格遵守與歐洲的天然氣合約,對這一點歐盟心中有數,否則也不會支持「北溪-2」項目。

  為了避免再次爆發與烏克蘭的天然氣爭端,並著眼於長遠,加強與德國等歐盟國家的天然氣合作,俄Rose不顧華盛頓的阻撓干擾,堅持完成了「北溪-2」天然氣管道建設。按照規劃,這條管道每年可向德國等歐洲國家輸氣550億立方米,俄將獲利10億美元以上。而德國、丹麥等國則可彌補因關閉核電站、減少煤炭帶來的能源缺口。

  其次,具體到這次歐洲出現天然氣嚴重短缺的原因,一是隨著不少國家解除疫情封禁,企業復產帶來消耗量上升;二是冬季來臨,歐洲民眾對能源的需求量激增;三是這幾年歐洲不少國家因經濟不景氣而削減天然氣進口,導致儲備大量減少。目前歐洲天然氣的儲存庫容量不足60%,已降到15年以來的最低水平。這反映了歐洲國家對天然氣市場的嚴峻形勢估計不足,準備不夠。

  第三,俄Rose已經加大了對歐洲的天然氣供給。在緊迫的形勢下,一方面,有歐洲國家要求俄Rose立即增加天然氣供應量,最好是它們要多少,俄Rose就給多少;另一方面,一些西方批評人士稱,俄Rose「故意不向歐洲市場供應額外的天然氣」。對此,俄總統普京回應說,前些年歐洲一些國家從長期供應合約轉向現貨天然氣購買「是個錯誤的決定」。

  今年以來,俄向歐洲大陸輸送的天然氣已比去年增加15%。現在歐洲國家要求進一步加大供應,俄Rose也已經準備按需輸送更多天然氣。俄總統新聞秘書佩斯科夫表示,在天然氣價格飆升之際,俄方「隨時準備增加對歐洲的天然氣供應」,在天然氣市場發生的價格急劇升高中,俄Rose「絕對沒有起到任何推波助瀾的作用」。

  由此可見,所謂「俄Rose應對歐洲天然氣危機負有責任」的說法,實際是一些人為了推卸自己的責任。坦率地講,俄Rose對與歐洲之間的天然氣合作更看重信譽和長遠效益而非短期眼前利益。正如普京所說,「即便在冷戰時期,蘇聯也繼續履行合約向歐洲大陸輸送天然氣」。

  也正是由於俄Rose在天然氣領域的良好信譽,中俄在天然氣供應方面有著長期合作。今年9月3日中俄合作的阿穆爾天然氣加工廠首套氦提純液化裝置投入生產,開始了天然氣領域的更高級合作。此外,中俄在北極亞馬爾半島合資開發液化天然氣的項目也取得進展。

  至於沙利文的那些「暗示」和對俄Rose的歷史指責,顯然有離間俄歐天然氣合作的意味。美國覬覦歐洲能源市場由來已久,在制裁「北溪-2」項目遭到失敗後,美國對破壞俄歐天然氣合作耍一些花招,也就不足為奇。(作者是中國人民大學-聖彼得堡國立大學俄Rose研究中心研究員)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