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用我們的成見把醫生困在手術室

原標題:不要用我們的成見把醫生困在手術室

    新冠肺炎疫情陰影仍然籠罩世界,人們對醫護人員尤其充滿敬意與依賴。對於醫生,你知道最讓我動容的剪影是什麼嗎?不只是他們在手術室與死神爭分奪秒,也不只是手術后累得癱倒在牆角,還有幾個學霸醫生的一段MV,唱出了專治各種疑難雜症和不服,更唱出這個群體「不屈的信仰」。

    在由新華社「聲在中國」出品的一支MV中,「青光眼樂隊」四個博士醫生聯手友情出鏡的醫生朋友,用他們特有的民謠方式唱出了醫者仁心,唱出了這一代醫生對醫學的熱愛:我要加快速度,釐清千頭萬緒,只為那件純白衣服。視觸叩聽,直擊病因的出處。穿針引線,編織健康的紋路。時刻守護,對抗疾病的反撲。心跳在線,熱淚盈眶。一起戰鬥,托起生命的重量。我有歌,你有病,這個民謠樂隊,以「腰椎間盤突出症」「良性前列腺增生」「全麻」等把病唱給你聽的趣味科普方式,風靡網路,王思斯、曲音音等為醫學吸粉無數。

    這個MV瞬間衝上10萬+,見證了人心的共鳴和公眾對醫師的敬意。聽著MV,好幾次跟著一起哼唱起來。特別喜歡他們的歡快和清新,讓人們看到了醫生作為普通人的一面。他們不只是穿著白大褂,不只是厚厚隔離服后的模糊面孔和給人撫慰的天使。穿上白衣就是戰士,脫下后,也如你我一樣有著各種愛好:追星,狼人殺,迷戀音樂,熱衷吐槽,常說yyds,喜歡追劇,愛美顏。有時逗比,常常拖延,總是愛「乾飯」。這才是醫生的生命世界,這種有血有肉熱氣騰騰的形象,一樣讓我們感到親切。是的,不要用我們的刻板成見把可愛的醫生困在手術室。

    每次看到醫護「全副武裝」疲憊不堪的媒介形象時,都特別心疼。前幾天網上一段視頻,看哭了很多人,我也沒忍住淚水。武漢一處核酸檢測點,穿著厚厚防護服的醫護人員低著頭一聲不吭,排隊的市民以為她在休息,大家都沒去打擾她,想讓她休息一會兒。可她一直低著頭,直到有人過來叫她,才發現她是中暑暈倒了——這種形象在媒體呈現中很有代表性,見證了醫護的偉大。有時特別害怕這種自私的「感動」僅僅是自我感動,會變成一種對他者悲情的消費。應該呼籲讓他們去休息啊,多些保護,而不是在某種歌頌中把他們架在崗位上,困在手術室和隔離服里,只露出一雙眼睛,喘不過氣來。

    這群彈著吉他唱著歌的年輕醫生,包括幾個友情客串者,雖然沒有去武漢抗疫前線,但之前參加過抗擊SARS、汶川地震救災,以及在後方提供強有力的支撐,參加核酸檢測等。脫下白大褂后玩樂隊,這些85后醫學博士以寫歌的方式做醫學科普,唱宮外孕、癌症、精神分裂,讓更多「對疾病如青光眼般模糊」的人了解疾病的真相,尊重生命的過程,也學會理解醫生。這些手術室外的努力,很酷很有趣的音樂形式,讓這個職業跟公眾離得更近。他們用忙於救人的雙手靈巧地玩轉著各種樂器,讓公眾看到一個更飽滿立體的醫生形象。

    輿論呼籲過,不要把騎手困在系統中,不要把大學生困在績點中。其實,人們被困在不同的系統中,比如,媒介和傳播就把醫生形象困在手術室中:手術室和隔離服成了他們的標準媒介形象,只露出一雙眼睛,這種形象成為他們無法卸下的重負。完美人設甚至讓他們受到攻擊,急救車上吃個香蕉、手術室里喝瓶葡萄糖、穿個貴點的羽絨服都會被噴。

    想起年僅27歲的王倬榕醫生,突發腦意外與世長辭,他捐獻的器官挽救了5名危重症患者的生命,讓兩名雙目失明的患者重見光明。媒體標題多如《淚目!27歲清華醫生最後的奉獻!》《這次,是這位清華醫生最後一次救人》。一家媒體的標題是《一個喜歡聽周杰倫的年輕人去世了  27歲清華醫生最後的奉獻》。我的一個學生說,這篇文章尤其讓她感動,因為它揭開了醫生那「閃著魔法光芒的白色戰袍」,讓人看到王倬榕的立體形象——他就像我們身邊的一位老朋友或是好師兄,喜歡追劇,也喜歡讀古詩詞,還是周杰倫的鐵粉。

    醫生其實有很多形象,他們的工作不僅在手術室,無論是拿著手術刀還是彈著吉他,醫生們在不同的崗位治愈、幫助、安慰著患者。不見不散,不放開牽你的手。電話鈴聲響起,一秒就會沖向戰場。都聽聽這首MV吧,在醫生的歌聲心聲中感受這個職業的了不起!

曹林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1年10月15日 05 版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