寬信用需考慮「服務實體經濟」及「與經濟增速相匹配」兩原則

原標題:寬信用需考慮「服務實體經濟」及「與經濟增速相匹配」兩原則

近期央行公佈9月金融數據:2021年9月份中國新增社融2.9萬億,同比少增5693億,環比少增558億元。9月社會融資規模融資餘額同比增速11.7%,比上月回落0.3個百分點,並創下2019年以來增速新低。與此同時,9月份M2同比增速小幅上行至8.3%,與2019年正常年份相差不大。因此,整體上2021年9月份數據表現出來的是寬貨幣,寬信用暫時缺席。

寬信用首先應該考慮「服務實體經濟」以及「社融增速與經濟增速相匹配」的原則。「十四五」時期中國經濟增速中樞將逐步下移,按照中國央行「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原則,中國社融增速和M2增速預計在「十四五」時期也將有所下降。按照央行多次提及的「保持貨幣供應量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同名義經濟增速基本匹配」的原則,在通脹中性的情形下,未來社融增速將隨著名義GDP增速的下降而下移。總體上「十四五」時期中國經濟增速的中樞將緩慢下移,寬信用的過程將以循序漸進的方式實現。

9月央行金融數據未出現預期的寬信用主要原因在於內需疲弱導致直接融資需求下滑。從兩年平均增速上來看,中國9月社融存量增速為14.2%,較以往增速有較大幅度下降。9月社融數據剔除政府債券後社融增速為9.3%,也處於較低水平。隨著2020年社融高基數影響消退,在利率未出現大幅上行的情形下,預計企業債券和政府債券發行規模和增速將有所回升,社融增速持續走低的局面或有改善。

中國統計局數據顯示,二季度社融和M2同比增速相對於名義GDP增速偏低。8月23日,易綱行長主持召開金融機構貨幣信貸形勢分析座談會,強調加大對實體經濟特別是中小微企業的支持,「增強信貸總量增長的穩定性,保持貨幣供應量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同名義經濟增速基本匹配」。但社融增速的提高還跟經濟內外需有關,尤其是內需比較疲弱的情形下,社融需求也將面臨下行壓力。

部分高槓桿和高負債地產企業違約放大了近期非標融資的風險,非標融資大幅下降。社融數據和新增人民幣貸款具體分項來看:9月份對實體經濟發放人民幣貸款增加1.78萬億,同比少增1397億,環比多增5061億元。但與2019年9月的水平不相上下,表明新增人民幣貸款已經逐漸恢復至常態。非標融資中,環比來看,新增委託貸款、新增信託融資、未貼現承兌匯票環比分別少增199億元、767億元、112億元。由於地產「三道紅線」之後,地產融資需求有所下降,近期地產龍頭企業的違約導致整個行業融資收緊,部分高槓桿和高負債的企業面臨違約風險。9月政府債券同比少增2007億元,財政融資節奏雖有恢復,但基數效應下政府債券仍是社融少增的主要拖累。企業債券融資9月1400億元,環比大幅下降2941億元;境內股票融資772億元,同比和環比均下降。內需走弱導致本月直接融資邊際走弱。

預計廣義社融數據增速相對於名義GDP增速未來將有所提高,寬信用不會缺席。整體上近三個月專項債較上半年明顯提速,預計基建不振的情況今年底到明年初或有緩解。疫情原因,消費尤其是服務消費仍然承壓,但出口繼續超預期向好。劉鶴副總理也提出「要適度超前進行基礎設施建設,優化資源和服務供給」。隨著跨周期措施的逐步生效,社會融資需求或有回升。再次,央行有出台針對中小企業的3000億元再貸款,有利於實體經濟恢復性增長。

《2021年第二季度中國貨幣政策執行報告》指出,穩健的貨幣政策要靈活精準、合理適度,穩字當頭,堅持實施正常的貨幣政策,搞好跨周期政策設計。總體上,中國國內大循環市場潛力大,迴旋的餘地大,經濟韌性強,寬信用具備堅實的基礎。

(作者:吳金鐸 編輯:陸躍玲)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