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500品牌牽手互聯網銀行 供應鏈金融進入數字時代

  原標題:超500品牌牽手互聯網銀行,供應鏈金融進入數字時代

  供應鏈金融在國內發展超過20年,進入數字時代之後,正在發生全新的變化,並湧現出一些數字供應鏈金融的探索者。筆者從多家銀行了解到,當前的戰略布局中,供應鏈金融被置於重要位置,互聯網銀行也是其中的一員。

  10月14日,作為互聯網銀行的代表,由螞蟻集團發起成立的網商銀行對外發布了其數字供應鏈金融解決方案——大雁系統,包括海爾、華為、蒙牛、旺旺等在內的超500家品牌成為首批接入品牌。該行行長馮亮稱,希望通過數字化供應鏈金融的1+N^ 2的服務理念與模式,聯合更多品牌,為更多供應鏈上的小微企業提供金融服務。

  據馮亮介紹,大雁系統是網商銀行基於核心企業和上下游供應商、經銷商及終端門店等小微企業的供應鏈生產關係,開發的一套數字金融綜合解決方案,以解決這些小微企業在供貨回款、採購訂貨、鋪貨收款、加盟、發薪等生產經營全鏈路的信貸需求,以及綜合資金管理的需求。

  供應鏈金融的肥沃土壤

  中國金融市場是以傳統商業銀行貸款為主的結構,商業銀行在滿足企業尤其是大型國有企業的資金需求方面扮演著至關重要的作用。與此同時,數量龐大的小微企業融資難的問題一直困擾和考驗政策和市場的一大難題。

  一方面,供應鏈金融服務實體經濟、針對性解決小微企業融資難的理念,與當前中央政策針對金融行業的期待和定位高度契合。從2020年央行會同八部委聯合發文鼓勵發展,到2021年政府工作報告明確要求創新,供應鏈金融日益受到國家重視。

  另一方面,在金融科技高度發展、產業數字化加速的情況下,市場自發創新供應鏈金融的條件越來越成熟。金融機構在相關領域的投入也十分驚人。

  據銀行披露的數據不完全統計,銀行作為供應鏈金融市場的「主力軍」,近年來在供應鏈金融業務上的創新也是走在前列。2020年,銀行科技資金總投入達2078億元,同比增長超過20%。

  在這一佔據了天時地利的肥沃土壤上,供應鏈金融這棵「老樹」正在結出「新花」。

  供應鏈金融的升級需求:持續下沉

  蒙牛全國經銷商近2萬家,零售門店超過130萬家;旺旺在全國有8000家經銷商,零售門店超過100萬家……品牌的發展離不開供應鏈上的小微企業,離不開一張發達的分銷網路,供應鏈強則銷量強,這幾乎是一條鐵律。

  調查顯示,品牌越大,對經銷商的要求越高,尤其是資金實力,70%以上的經銷商都表示缺錢,有資金周轉需要。經銷商、加盟商、零售商也是小微經營者中,資金需求最旺盛的群體。

  但對於許多品牌來說,供應鏈卻長期貸款難,供血不足。許多品牌也期待,新的數字供應鏈金融可以解決他們的「陳年舊疾」:比如從只有大經銷商能貸款到中小經銷商也能有資格,從要坐飛機去異地貸款到可以足不出戶,從品牌商必須為小微企業擔保到無需擔保等等。

  以蒙牛為例,其早在2009年就引入金融機構為下游經銷商提供融資服務。蒙牛資金管理部高級總監樊東表示,「貸款基本都是服務前30%,銷售額1000萬以上的大經銷商,但是我們進行市場擴張,渠道下沉后,中長尾經銷商和毛細血管這塊就供給不上了。」

  而網商銀行「大雁系統」要做的就是改變頭部效應,讓毛細血管也能得到金融供血。

  據網商銀行行長馮亮表示,根據統計,與網商銀行合作的品牌,下游經銷商及終端門店的經營性貸款可得率平均達到80%。以天能電池為例,用上數字供應鏈金融后,現在10個天能電池經銷商中,有9個都有貸款額度,貸款可得率超過90%,經銷商的資金實力明顯增強。

  經銷商的資金實力,直接反應在進貨能力和銷量上,據蒙牛供應鏈融資平台數據顯示,目前未使用過融資的經銷商,銷售額比去年增長10%,使用網商銀行貸款服務的經銷商,銷售額的增長則達到22%。

  在區域方面同樣如此。供應鏈存在跨區域現象,數字供應鏈金融還解決了異地用信、異地授信、異地貸款問題。以往,核心企業合作供應鏈金融的線下銀行往往需要在實體網點或在品牌總部辦理貸款,而他們的經銷商又分佈在全國各地,跨區域申請極為不便。

  江蘇省如皋市汝城縣的李網一直代理蒙牛的產品,「為了進貨,我常常需要貸款,每年我都要千里迢迢,坐飛機跑到內蒙古總部簽署合同,一次來回就得五六千費用。要不就是在縣裡的銀行抵押房產,但縣城房子不值錢,也抵押不出多少錢。」

  對於李網來說,數字金融帶來的變化就是便利,不用「打飛的」去貸款,也不用辦房產抵押,手機點一點,足不出戶就可以拿到資金。

  這一點尤其便利了金融意識和服務相對薄弱的三四五線城市、中西部地區的小微商戶。據了解,目前使用過網商銀行採購貸服務的小微企業中,近半數分佈在中西部地區。

  供應鏈金融模式升級:

  從1+N到1+N^2

  20年前,業界提出「1+N」的供應鏈金融模式,依託核心企業這個「1」,服務圍繞核心企業的上下游的「N」個小微企業;而數字供應鏈金融希望更普惠,把每個N也當作一個中心,一個新的「1」,去探尋和服務他們背後更多的N,服務N^2量級的用戶。

  1+N模式下,風控邏輯並不太看重小微企業的主體信用,而是看重它和核心企業之間的交易關係,債項信用,如果小微企業有100萬的存貨,有核心企業為其擔保,就能對應獲得七八十萬的貸款,這是個簡單的算術題,依賴核心企業的信用和擔保能力。

  1+N^2模式下,風控模式對小微企業的主體信用更為看重,不僅僅關注它進了多少貨,有多少應收應付款,也綜合判斷其歷史交易記錄、履約記錄、生意淡旺季、企業主個人信用習慣等等,預測未來其可能要進100萬貨,甚至旺季要進200萬貨,預測其還款能力和意願,給予他相應的貸款額度,這是一道複雜的概率預測題。

  1+N^2模式試圖以每個「N」為中心,還原圍繞其的一整張上下游網路,「N」的上游可能服務了許多個「1」,「N」下游還鏈接著許多其他小微企業,圍繞「N」的供應網路還原得越完整,其獲得的服務就越充分。

  「數字時代,海量信息可以多維度交叉驗證,可以在金融科技的能力之下被識別和分析,主體信用與債項信用的再平衡,使行業擺脫了『錢變貨、貨變錢』的窠臼,讓核心企業得以告別擔保與否的糾結,讓金融服務因為相知,所以信任,因為信任,所以簡單。」網商銀行董事長金曉龍解釋說。

   供應鏈金融的過去和未來

  供應鏈金融之於服務實體經濟和助力小微企業發展的意義毋庸贅言,任何一個企業,都處在一條或多條供應鏈上,任何一個小微企業都可以在或緊密或鬆散的供應鏈上找到他們的身影。

  從供應鏈金融模式的創新和變遷方向來看,也一直堅持在這條道路上,提供著覆蓋面越來越廣同時也越來越精準的金融服務。

  20年前,供應鏈金融剛剛興起的時候,業界領先者提出「1+N」模式,依託核心企業這個「1」,做圍繞核心企業的上下游「N」,強調貿易融資的自償性,以債項評級部分替代主體評級,因而對核心企業的信用或擔保有所依賴,這在促進供應鏈金融穩健發展的同時,也使傳統供應鏈金融的授信覆蓋面受到很大局限。

  20年後,在經濟、金融數字化已達相當程度的今天,再次審視20年前的供應鏈金融授信理念,網商銀行對供應鏈上小微企業的主體信用尤其是其還款意願更為重視,供應鏈數據、供應鏈交易關係更多地是提供其還款能力的佐證。這種主體信用與債項信用的再平衡,也讓合作的核心企業告別了擔保與否的糾結。

  把「預付、存貨、應收」三條邊圍合的閉環打開,就可以順著其中任何一條邊暢行,最終構築一張網,一張涵蓋所有企業的供應鏈網路。在這張網路之中,每一個企業都是一個節點,都是不可或缺、彌足珍貴的,從每一個節點出發,都可以觸達更多的節點。

  「因此,我們提出,數字時代的供應鏈金融應該是『1+N^2』模式,我們依然重視品牌企業在組織供應鏈運行中的核心價值,但我們不再與品牌企業的信用強行捆綁,我們已經在不對品牌企業做詳細盡調的條件下,批量化地准入了超過1萬條供應鏈。」 網商銀行董事長金曉龍說。

  「我們循著某一條供應鏈找到一家小微企業,但這不是我們的終點,我們還會循著這個小微企業的足跡,繼續服務於他的上下游,他又會成為我們眼中新的『1』。這就是『1+N^2』模式與『1+N』模式的最大不同。」

  產業數字化帶來的不僅是服務工具上的數字化升級,還有理念上的。1+N^2模式讓每個小微企業都能成為一個中心。這帶來了更多平等的可能性,以及更立體的信任關係。數字化的供應鏈金融讓金融機構和小微企業之間實現了因為相知,所以信任;因為信任,所以簡單。

   中信證券 分析師邵子欽認為,現在我們還在強調供應鏈金融能夠觸達更多的小微企業,而未來的供應鏈金融,很可能成為金融的常態。服務供應鏈本身就是在服務小微,供應鏈金融本身也就是小微金融。

加入好友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