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資管業風雨十年路(下):下一個新時代已經開啟

原標題:中國資管業風雨十 年路(下):下一個新時代已經開啟

本文選擇規模、資管業務中的通道、資產端配置、報酬及收益率四個角度,將各類資管機構的數據進行綜合對比,試圖勾勒出統一監管兩年後的大資管行業的生態圖譜。

本報告將2012年作為觀察各類資管業務參與主體情況的起點,原因在於:2012年證券公司資產管理業務新管理辦法出台,證監會允許基金公司設立專門子公司,設立專項資產管理計劃開展非標等業務。券商資管和基金子公司這股資管市場的重要力量首次匯入大資管,才構成了今天大資管參與主體多元化的格局。

本文選擇規模、資管業務中的通道、資產端配置、報酬及收益率四個角度,將各類資管機構的數據進行綜合對比,試圖勾勒出統一監管兩年後的大資管行業的生態圖譜。

本文為下篇,更多見《2021中國資產管理髮展趨勢報告》。

三、資產配置情況

圖5:銀行理財(非保本)資產

配置情況

解讀:由於資管新規後銀行多配標品、壓縮非標,近年來銀行理財中債券配置比例明顯提高,2020年這項佔比為64.26%,為近7年來最高。在理財子公司開業之後,為了符合新規「代客理財、盈虧自負」的要求,且適應普通客戶對穩定收益一貫的追求,銀行更傾向於設計「固收+」系列產品,債券打底,加權益類資產或衍生品,因此債券在資產配置的佔比有所提高。另外,隨著債權投資風險點出現,理財產品在2020年的風險偏好上升,AA+及以上的高評級債券規模為11.48萬億元,占信用債總持倉規模83.36%,同比上升2.15個百分點。

非標債權佔比進一步下降,從2018年資管新規剛開始實施的17.23%下降到10.89%,並且較前一年下降了近5個百分點。2019 年10月12日,人民銀行發佈《標準化債權類資產認定規則(徵求意見稿)》,旨在明確標準化與非標準化債權類資產的認定標準及監管安排,在這份文件中,非標認定從嚴,銀行理財為處理這部分未到期資產做出了收益率上很大的讓步。資管新規過渡期延期一年後,銀行們也被延長了非標業務轉型的窗口期,但從數據看來,銀行的這根「弦」並沒有鬆懈。

現金及貨幣基金佔比持續迅速上升。早在2014年,銀行存款的配置比例高達27%,之後一路下滑,2018年,銀行理財對現金及銀行存款配置比例僅為不到6%。但在2019年,作為固收+策略重要的標品配置來源,比重開始回升,2020年此項數據達到9.05%。回升的另一個原因是,2019年末現金管理類產品新規的徵求意見稿出台,要求銀行現金管理類產品參照貨幣基金配置資產。

權益類資產配置比例有所下降,由2018年的9.92%下降到2020年的4.75%。2020年理財子公司在力推「固收+權益」產品的同時,也在與外部基金公司合作或獨立推出權益類產品,比如招銀理財既有獨立推出的「招卓滬港深精選周開一號」,也有聯合基金公司的「睿遠積極(一年持有)」,但目前來看,市場上純權益產品較少,市場認可度並不高,一般還是採取固收打底、權益增厚的模式進行產品研發。

圖6:信託資產配置情況

解讀:2020年信託證券投資全面回暖,這既是金融監管部門鼓勵發展的標準化金融產品,也是上證指數在疫情後反彈之時,信託資金湧向證券市場的自然抉擇。

2020年貸款類信託佔比再次下降,目前已經跌至4.73%,對比此前幾年的數據,2014-2019年貸款類信託佔比分別為26.04%、22.30%、19.71%、17.89%、16.50%、14.59%。

圖7:資金信託投向情況

解讀:從資金投向來看,為響應服務實體經濟的號召,在總規模縮減的情況下,信託投向工商企業的資金佔比不斷提升,2019-2020年持續維持在三成以上;近兩年基礎產業信託規模超越金融機構和證券市場成為資金信託投向的第二大領域,分別為15.72%和15.13%,高於金融機構13.96%和12.17%,也高於證券市場10.92%和13.87%;在「房住不炒」、房地產「三條紅線」(房企剔除預收款後的資產負債率不得大於70%、凈負債率不得大於100%、現金短債比不小於1」)的監管約束下,2020年末,房地產資金信託餘額為2.28萬億元,同比2019年末2.70萬億元下降15.75%,環比三季度末2.38萬億元下降4.19%,2020年末佔比為13.97%,低於2019年末的15.07%。

圖8:券商集合理財資產配置

解讀:2018年券商資管的主動管理類產品和通道類產品的投向情況尚未公開,僅能通過集合理財資產配置窺見一二,推測出其主動管理類別大類資產配置的趨勢。

可以看出,券商集合理財資產投向中股票略微提升,規模佔比從2018年的4.39%提升到2020年的接近9%,債券投資佔比也從2019年的56.6%上升到2020年的59.54%。

四、報酬及收益率

圖9:各類資管機構收入

解讀:受制於資管新規而業務增長停滯,大部分以通道為主的資管業務收入有大幅下降,而以主動管理能力見長的資管機構受到影響較少。去年信託行業雖然體量下降1.11萬億元,但收入基本維持2019年水平。而遇上2020年的牛市行情,公募基金管理費更是有了大幅提升,增幅為47%。

圖10:部分資管產品收益率情況

解讀:2020年A股成為了疫情中的資金避風港,再加上央行並未追隨美聯儲及各國央行「大水漫灌」,海量境內外資金湧向資本市場。反映在公募基金產品的收益率中,股票型基金和混合型基金在2020年的平均收益率均高於2019年;在「股債蹺蹺板」效應下,債市由牛轉熊,無論是債券型基金還是短期理財債基平均收益率都低於2019年同期水平。

2020年信託產品平均收益率為7.18%,低於208-2019年水平。由於宏觀貨幣政策保持寬鬆狀態,疊加疫情影響,央行定向降准,固收類資產收益持續下行,以存款、債券等固收類資產為主要投資標的的貨幣基金、信託類、銀行理財產品收益率均呈持續下行態勢。

券商資管僅統計集合理財的市值增長情況。2020年整體市值增長率為7.39%,這是2017年以來的最好水平。

銀行理財當中,2020年封閉式產品的兌付收益率為4.05%,高於2019年(4.01%)水平,但仍低於2018年之前的水平。

(作者:周炎炎 編輯:馬春園)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