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徐興無:國軒高科堅持三元和鐵鋰兩手抓,原材料價格將好轉

記者:你如何看待磷酸鐵鋰電池和三元鋰電池之間的博弈?

徐興無:首先從提高能量密度上,三元鋰電池有很大的優勢,有一段時間在國家能量密度的政策補貼導向的前提下,大家一哄而上,上的很多都是三元材料,那個時候我們還堅持磷酸鐵鋰的技術路線,很多朋友在質疑,包括媒體、券商也都在問是不是走錯了?事實上我們還是在堅定不移地走我們的技術路線,三元和磷酸鐵鋰兩手抓兩手都要硬。三元材料能量密度高,但在安全性問題不太好解決,特別是811以上的材料體系,大家現在不太敢用了。因為在沒有徹底解決安全問題的情況下,將電池投向市場是要負責任的,所以這是大家比較關注的一個痛點。

還有一個就是材料的問題,現在材料在漲價,鈷也在漲,最高的時候漲到60萬/噸,為什麼呢?鈷資源是有限的,按照目前全世界的規劃,鈷資源估計用不到20年就會枯竭。其實鎳資源也不是很多,大概也就是30-40年。在這種資源限制的情況下去發展一個產業,沒有一個堅實的基礎是很危險的。

磷酸鐵鋰的資源是非常豐富的。鋰資源能用到160年以上,鐵和磷的資源幾百年都沒有問題。最近我們在江西宜春部署鋰礦,這樣心裏就更有了底氣。但磷酸鐵鋰電池的能量密度是我們要重點攻克的難關。

記者:你如何看待鈉離子電池的發展?

徐興無:實際上鈉離子電池上世紀80年代就開始做了。選擇鈉最主要的初衷之一就是這個資源特別豐富。原材料越豐富,成本就越低;還有低溫的充電性能要好一些,成本因素要和鉛酸電池抗衡,這是它的一些優點。當然鈉離子電池也有一些缺點,比如說能量密度等。但條條大路通羅馬,不同的路線可以實現不同的目的。

記者:在你看來,電池產能緊張的問題會持續多長的時間?目前大家都在積極擴產,是否可能會出現產能過剩情況?

徐興無:因為原材料在漲,所以電池的價格適當地也漲了。我的觀點,(明年新能源汽車銷量)大概在400萬輛左右,增長也不少。這些原材料怎麼保證,還有價格會是什麼樣的走勢,我估計可能明年上半年會有所緩解。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張冰 白昊天 編輯 宋鈺婷 校對 柳寶慶

台灣疫情資訊

台灣疫苗接種

相關熱門